【上訴得直】販毒案獲批終止聆訊 終院指法官犯錯侵犯陪審團職能撤銷決定

社會 16:37 2022/11/14

分享:

分享:

終院裁定高院法官終止販毒案聆訊犯錯,律政司上訴得直。資料圖片

68歲外籍男抵港後,於機場被海關從行李中搜出毒品可卡因,被控販毒罪。控辯雙方於案件開審前,均同意將涉案人手機的whatsapp訊息呈堂,惟法官提出以「案中案」處理,最終以調查人員處理不當為由拒絕呈堂,涉案人基於審訊不公,申請終止聆訊獲批。法官於律政司表明將上訴至終院後,仍批准涉案人保釋。律政司早前向終院提出訴,質疑法官處理方式,終院今(14日)下判詞,裁定原審法官處理證據呈堂性時,侵犯陪審團的職能,錯誤批准終止聆訊及保釋,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撤銷決定,將案交由另一法官處理。

上訴人律政司司長,答辯人Milne John。

68歲答辯人於2019年9月10日,從巴西經瑞士蘇黎世抵港,於機場被海關人員從行李中搜出逾3公斤毒品可卡因,被控1項販毒罪,被告警誡下稱有人於巴西將行李篋交給他帶到香港,再於酒店與聯絡人交收,他並相信所攜帶的是機密文件。

終於於判詞指,本案主要爭議答辯人對涉案毒品是否知情。案件於2021年10月在高院進行案件管理聆訊時,控辯雙方均同意將答辯人手機內的WhatsApp訊息呈堂,原審法官金貝理卻質疑當中的認可性,遂展開「案中案」程序,最終以答辯人的手機遭調查人員不當處理為由,裁定不接納WhatsApp證據作為呈堂證據。答辯人基於WhatsApp證據不能呈堂,認為無法獲得公平審訊,遂申請終止聆訊,並獲法官批准。控方即已向法官表明,擬就此決定向終院提出上訴,原審法官仍批准答辯人保釋外出,並准許他離港,答辯人終於2022年3月離港。

終院認為,原審法官就WhatsApp證據呈堂性判決犯錯,她錯誤地假設控辯雙方提出該證據的目的,旨在證明內容是真確,故涉及普通法排除傳聞證據的原則。終院指出,雙方依賴該WhatsApp證據,只爲顯示答辯人已接獲有關訊息,因此原審法官提及的傳聞證據原則,與本案並不相關。

終院續指出,原審法官將WhatsApp證據可接納性及比重混淆,該證據與答辯人是否知道曾攜帶毒品或機密文件的爭議相關。控辯雙方從沒爭議真確性,故此該等證據應獲呈堂。原審法官就可給予該等證據的比重和可靠性作出決定,是侵犯了陪審團的職權。終院裁定,由於終止聆訊之決定建基於原審法官於「案中案」之錯誤判決,因而錯誤地行使其酌情權。

另外,終院裁定原審法官批准可能引致答辯人不在香港的重大風險的條件下保釋外出,是不當的做法,因答辯人不在本港,將令控方上訴得直時,無法繼續進行起訴。終院遂一致裁定上訴得直,撤銷終止聆訊決定及保釋命令,並批准控方將本案轉交另1名法官跟進,向法庭尋求適當的命令,以便對答辯人繼續進行起訴。

HKETAPP健康台更多都市疾病影片:https://bit.ly/3cNFwr7

hketApp已全面升級,TOPick為大家推出一系列親子、健康、娛樂、港聞及休閒生活資訊及Video。立即下載:https://bit.ly/34FTtW9

記者:林育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