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聾人父母離世頓失重心陷抑鬱 咖啡導師學習say no不怕示弱重整人生

休閒消費 10:52 2022/12/08

分享:

分享:

在剖析自己的途上,Piano感激父母的關愛,培養出她懂得欣賞他人優點和強項的特性。

在已發展地區,患上抑鬱症的人士愈來愈普遍,世界衛生組織預計在未來十多二十年,抑鬱症將會成為全球第二大重症,僅次於心臟病。這天在思健學院開班教咖啡課程的導師Piano,正樂於跟同學分享心得、鑽研沖泡之道,但她卻是一名抑鬱症患者。

在90年代,Piano自設工作室,從事電子產品設計,作品曾拿下香港設計師公會銀獎,受到不少賞識。賺錢又時間彈性的自由身工作,確實令人羨慕不已,其實出發點只是為了方便照顧父母。

成為失聰父母耳朵

身為獨女的Piano,父母俱為失聰人士,至今她仍清楚記得,在幾歲大時已被親友告知「以後爸媽要靠你」。「失聰人士最大困擾是跟別人的溝通,我是他們跟外面世界的溝通橋樑,甚麼都關我事。」她自小便肩負起照顧父母的責任,自覺成為家人的支柱,養成堅強獨立的個性。

「聾人的注視是一種壓力。爸媽聽不到聲音,會好注視你,對表情反應好敏感,些微變化都看得出來。為免他們亂想和擔心,我有事無事都記得要微笑,慢慢就成了習慣。」微笑已變成了Piano的面具,甚至當確診抑鬱症時,她仍然掛着一臉笑意,她稱之為「微笑抑鬱」。

抑鬱症患者Piano多得心理學家的引領,讓她真正了解自己,解開心結。(被訪者提供)

抑鬱症是常見的情緒病症,會出現持續的情緒低落,對喜愛的事物失去興趣或動力、思想變得負面等,對患者生活構成影響,嚴重時更可能會有自殺的風險。抑鬱症的成因眾多,可能是先天上對抑鬱症的生理傾向,或是外來壓力等造成。

剖析自己勇敢面對

在2011年,Piano經歷了父親過世,愛犬不久亦重病離世,加上感情、經濟一連串問題湧現。她漸漸變得不想見人,朋友找她也不回應。「看完電影後會突然大哭;半夜四、五點會醒來,無原因地哭,一直哭到10點多,累了再睡;出街坐車也會突然流眼淚。情緒完全破壞生活,工作全都要暫停。」

在抑鬱症患者中,Piano是少有自覺情緒不妥、懂得求助的人,她親自叩門向醫生求救,更慶幸遇上出色的心理學家。在治療期間就像將自己解剖一樣,將成長中種種細節、事件等抽絲剝繭,尋出讓自己留下沉重情緒負擔的源頭,鼓起勇氣面對再克服。

「由細到大習慣照顧爸媽,當他們都不在時,並不是鬆一口氣,我跟世界好像失去了聯繫,反而是突然沒了重心和依靠,我可以為誰付出。」Piano原以為是父親離世造成的打擊而引起抑鬱症,卻在心理學家的引導下,發現和解開身上潛藏的不少心事和謎團。

Piano成為思健學院朋輩導師,開班分享咖啡之道。(被訪者提供)

解開心結 學說「唔得」

爸媽的失聰是Piano的心結之一。「以前覺得由細到大都無得揀,但心理學家話我知,我已經選擇了,選了負起照顧家人的責任,那刻我突然明白自己更多。」她笑說現時正在努力學習「唔得」。「我的字典裏從來沒有『唔得』兩個字,因為無論如何都要為爸媽做到。現在要將重心放回自己身上,這是終身學習的過程,我是可以『唔得』,容許自己有『唔得』的空間。」同時別忘記要關顧自己的情緒,Piano直說以往幾乎不會哭,更不懂哭。「現在要學習哭,懂得去表達,不要怕示弱,不開心就要哭出來。」

在剖析自己的途上,Piano感激父母的關愛,培養出她懂得欣賞他人優點和強項的特性。「某些言語和文字會影響人的思想行為,但爸媽識的字有限又聽不到,他們的世界好簡單,亦可說是天真,想法會較直接,凡事總會以樂觀看待,原來我都感染了這種正面和直率。」

這讓她鼓起勇氣走出陰暗,尋找感興趣的東西和人生目標,更成了思健學院朋輩導師,開設笑心咖啡班。「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去支援其他有精神健康需要或復元人士,作為同行者以生命影響生命,在課堂上教導學員透過興趣認識自己,重整人生。」

    點擊圖片放大
    +7
    +6

儲起彈藥 應對情緒

別以為從此告別抑鬱,Piano直言:「抑鬱症好難完全康復,跟肝病、腎病一樣,患者要學會跟病共處,知道在何狀態下要去尋求支援,更加要記得在好的狀態時儲起能量。」每日生活上的大小事都可以是美好回憶,喝一杯合心水的美味咖啡,也是值得記下的小確幸。

人生考驗總是不時來襲,Piano早幾年有一隻眼睛受傷,幾近失去對色彩的辨識能力。「物件的綫條看來歪歪斜斜,白色會變藍色,藍又會變黃。當一隻眼睛有問題時,跟正常視覺眼睛的畫面會不斷交替,閃來閃去,精神會好疲倦。醫生已講明無得醫,無盲已經很好。」這無疑是對設計師職業生涯的致命打擊,她只能暫別擅長的產品設計工作。

「在起伏中學會成長,人生總有高高低低,在低裏面經歷過之後,怎樣幫自己成長,不要集中在跌的時候。即使在高高低低之中,我都在慢慢上緊,仍然有希望。」Piano認為不應該將抑鬱症無限放大,生活之中還有很多事情值得體會,如今她鑽研咖啡、中醫美容、畫國畫、返教會,建立自己的社交網絡和圈子,學會享受人生的趣味。

記者:劉妙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