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桿族】身兼設計師+花藝師+紮肚師 90後Slasher:學嘢成癮化興趣為事業

休閒消費 11:03 2023/02/22

分享:

分享:

Kiki 去年成功獲選參加青協舉辦的「Slash Point」市集,以 Slasher 身份做檔主介紹服務。(受訪者提供)

有人追求穩定,自然有人嚮往自由、彈性。90後斜槓族Kiki是設計師、花藝師兼紮肚師,遊走在3種性質截然不同的工作中,讓人驚歎新世代的可能性。過去斜槓一詞後必定配上青年,但事實上這種自由工作模式,不一定是年輕人專利。Kiki亦認為比起年輕,更重要的是態度。

做Slasher最重要是自律,因為沒有上司、制度去督促、監管,自己就是自己的上司,要自我管理。

喜歡美麗事物,對美感自有一套的Kiki,中學畢業後原想進入設計科系,卻又不想僅止如此。「一開始想讀Design,但又覺得網頁設計、Animation很好玩,便選了Multimedia,因為這科更多東西學,像是拍片、剪片,同時也有設計。」Kiki很早就懂得多元增值,多媒體設計之前,她已接觸過美術排版,為自己開拓更多機會。「然後就找到一份報紙排版的工作,那是我第一份全職。」

Kiki花藝作品(受訪者提供)

本地紙媒行業從多年前就被嘲為「夕陽行業」,初出茅廬的她倒未有太多偏見,見職務與自己適合,便一腳踏進這個領域,沒料到後來收穫之多,遠超想像。「你問我的話,我都幾喜歡做報紙排版,因為可以自己設計的地方不少。本身在本地新聞和國際組,所以會接觸到港聞和國際版,那已經是兩種不同的風格。」

Kiki解釋,新聞性強的,排版則需要清晰簡潔;反之像一些軟性新聞的版面,便可以加入不少設計元素。這箇中樂趣,對喜愛創作、設計的她而言,是金錢以外的滿足。Kiki坦言,原想在這家公司累積更多經驗,卻遇上停報結業。「當時上司給我的機會非常多,讓我借調到娛樂組、體育組,學到不同的設計風格、排版技巧,得到不少鍛練機會。如果不是它停刊,我想至少多待幾年。」

Kiki 坦言一開始要找朋友充當模特兒練習,現在以網上平台和舊客互相介紹接生意。(受訪者提供)

公司結業成新機遇

意外離職,加上年輕,未來是接着向設計行業發展,抑或嘗試其他可能,那刻的她未有細想。「我讀書時有實習經驗,不一定是固定的,更多是以項目的形式進行,時間不長,每次主題、性質都各有不同。那時已經覺得自己更喜歡這種自由、彈性的工作模式。」

因為剛畢業,也會受到社會既定規範影響:人是需要有一份固定的全職工作。

違背本性的妥協難以長久,新工作又沒有從前的滿足感,很快地Kiki開始「心野」。「接觸花藝真是很偶然,但好像又有點注定。」她笑指一切緣起只是因為在某個工作天感到無聊。「想做一些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便思考自己可以做甚麼、喜歡甚麼。」自言興趣是烹飪和插花的她,最後選擇了後者。「一開始是找學花藝的地方,同時也找有沒有相關的工作,沒想到就從那時一直做到現在。」

家人懷孕而促成 Kiki 參加紮肚催乳班,將個人事業種類進一步擴闊。(受訪者提供)

Kiki笑言自己相當幸運:「那時剛好快到情人節,很多花店在招兼職,我亦不介意不是全職,畢竟自己沒有相關經驗。」結果她選了一家專賣保鮮花的店,在那裏當雜工,處理花材,做些基本紮花、包鐵枝等的工序。本來一份短期兼職,卻得到老闆欣賞獲邀留下長做。「當然開心喇,十幾個part-time中他揀了我,被人讚又可以有『學嘢』機會。」Kiki想像中的「學嘢」,是通過工作去增加對保鮮花的認識,偷師別人的搭配等,沒想到機會接踵而來。「半年後,老闆開始讓我學做一些基本花藝,見我OK,慢慢愈教愈多,這樣差不多兩年多後,他問我要不要試試教人,自己也有興趣,便開始教興趣班。」

花店兼職變教班導師

由兼職晉升至教班導師,除了機遇,更多的是個人努力。Kiki沒有只安於公司的培訓,自己亦在外報班,增進技巧、鞏固基礎的同時,也學習別人的指導方法,希望做個稱職的導師。「這份工作的滿足感又和設計不同,因為設計很多時都要按客戶或上司要求去做;花藝則有很多空間可以發揮,雖然也有一些潮流要跟隨,但整體上的自主性大得多。」眨眼幾年,Kiki已修讀不少國際花藝證書課程,教的班涵蓋興趣班至證書課,更開始創作個人作品放售、接單製作客訂產品。

Kiki為自己的斜槓事業設計了一張可愛卡片,分別印有設計、花藝、紮肚催乳,組合之跳脫令人驚訝。

會接觸紮肚是因為姐姐有了BB,她生完後有找紮肚師,那時我才第一次聽說。看到紮肚師的手法後覺得很有意思,知道有地方可以學便走去報名。

行動派的Kiki聽起來有點「學嘢學上癮」,她笑言的確是因為當時感覺自己的花藝工作已相當穩定,便心思思想學新事物,紮肚剛好在那時候出現,便順理成章地發生。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湊 B 經驗助紮肚事業

90後且未婚的她跑去學紮肚催乳,意外地得到不少人讚好支持。「我身邊的朋友都覺得好,他們沒有覺得一定要是上了年紀、有仔女的女人才可以學。不過陪月就真的不適合我,始終自己未生過,覺得別人也未必放心將初生BB交給我照顧。」

紮肚師和客人的關係有點像髮型師與客人,兩者提供服務時,大多會與客人閒聊。訪問中健談開朗的她,這些「待客技巧」想必能勝任。「我本來就喜歡和人聊天,加上我一直有幫姐姐照顧她的小朋友,可以說是半個保母。所以和媽媽客人就很有話題,可以一起分享照顧小朋友的趣事、困難,氣氛輕鬆得多,也更得客人信任。」Kiki解釋:「畢竟紮肚要連紮10天或以上,不是見一次就完,大家相處舒服很重要。而且媽媽們都會互相分享情報,所以若一個客人滿意,就可能會帶來其他潛在客人。」

花藝、紮肚、設計三者,既是Kiki的工作,也是她的興趣。常有人勸說別將興趣變成工作,否則只會喪失樂趣。Kiki卻反其道而行,將有興趣的事統統變成工作,除是勇敢、幸運,也賴以努力,缺一不可。

記者: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