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波裡的咖啡

City 17:10 2014/11/27

分享:

一聽到「龍華軒」,以為是海鮮酒家,實情是旺角一間樓上café,點心欠奉,咖啡倒有一杯。

Café是兩位男子的心血,一位叫阿龍,一位藝名叫求其,又稱阿華,「龍」和「華」一店「軒」,「早陣子我在澳洲working holiday(工作假期)兩年,在那裡做bar tender (調酒師),學過做咖啡。回來做了一陣子bar tender後,阿華跟我傾,不如開一間樓上café。」

跟阿龍因年少時跳街舞認識 的阿華,初中畢業後做過廚房,開café前在速遞公司做,「那可算是一個微型社會,郵包有大有細,年資老的可以自己揀郵包,剩下最重的就留給新仔,沒有一個公平的制度去分派。」於是兩人租了一個三百多呎的空間做café,也順道做了兩位的收藏品展示空間,舊式菲林相機、CD、結他⋯⋯都是舊東西,「舊的東西不會過時,因為本身已經過時了。」還有更多九唔搭八的擺設 - 牆上有柯德莉夏萍的畫像,對面貼了張「忍」字的金句海報,上面卻「供奉」著周星馳的肖像相,「這裡有很多九唔搭八的擺設,有時連菜式名字也奇怪,有次推出了一個『伊拉克豚肉餃子』,客人問是什麼來的,我說都只不過是個名字罷了。」

門口位置貼了張七一遊行貼紙,阿龍說他開始留意時事,都是這一兩年的事情,「見有朋友談論東北發展的事情時,都臉紅耳赤。我就覺得很奇怪,開始留意這件事,然後覺得好離譜,明明有一個哥爾夫球場可以用,偏不去用,就偏要用其他不該用的地方。」

對東北發展一事他侃侃而談,甚至連上年政府就四川地震捐款一事,他也拿起計算機自己計,「我們平均每位市民要捐十多元,但北京政府就此事的人均捐款,只不過是幾毫子。不是算到盡,但不要差那麼遠吧?」

今年七一遊行後,511人預演佔中,他是其中一人,「不是熱衷政治,而是很多東西該由自己親身參與,不能人云亦云。要不是我參與了,都不知道議員醜陋的一面。朋友說,有一位議員當日坐車到黃竹坑警校,下了車後,待記者準備好,才施施然穿上西裝褸,整理好儀容,拉開橫額,叫記者拍照。然後喊幾下口號,就坐車離開。」自此更明白,有些事情不能假手於人。一連串運動展開後,他閒時也早一點關店,看看旺角的集會情況,「我的想法是,旺角是『招呼』了不少立心不良的人。如果這班人到了金鐘,可不是學生應付到的場面。」

前幾天,有一位醉漢突然衝過去集會現場,令本來已經杯弓蛇影的集會人士,大為驚慌,「我衝過去拉開他,他應該沒惡意的,但大家已經起哄,後來他自己也跑走了。」他說如果是學生遇到這場面,都不知如何應付,「有些事情,應該要成年人才能冷靜處理。」

問他佔據活動對生活影響,他神情輕鬆,「總有點影響。不過我相信樓下的事情,是爭取長遠的利益。我沒所謂。」

龍華軒
旺角登打士街36恆威商業中心17樓
2651 8033
周日至五 2pm-2am, 周六 3:30pm-2am

原文刊於啡白facebook。 

撰文 : 啡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