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子會》:堅離地俱樂部

觀點 17:12 2015/01/28

分享:

相片來源:The Riot Club

有很多人為了不被孤立而參與不同大熱組織,同樣有些人為了別樹一格而加入某些組織。在普世的眼中,牛津已是極之了不起的身分證明,但對某些人來說,牛津只是一張入場券。

他們需要的不只是這個舉世知名的名牌,而是更加特別的best of the best,驕子會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只有最聰明、擁有最佳出身的人才有入會的資格,其他的一律拒諸門外。

驕子會會員個個自命不凡,牛津有兩萬人,驕子會成員卻只有十個,加上篩選嚴格,很多人趨之若鶩。

這群人聚在一起,飲酒嗑藥,荒淫逸樂,大家能想像的他們全部都做。

以為這樣的人,隨時斷送他們的人生?不會,他們了解自己的career path,因著家勢,畢業之後一定平步青雲,成為社會的上流、大眾的關注,所以他們知道大學是最後一處放肆的場地。

相片來源:The Riot Club

Alistair(Sam Claflin)與Miles(Max Irons)剛入牛津,一個是驕子會前會長的弟弟,一個出身顯赫,一同被邀加入驕子會。

他們早在學校有所不和,進入驕子會後,互相競爭,尤是一直生活在哥哥影子下的Alistair,更視驕子會為一個實現自己的組織;相反,性格相對溫純的Miles,因好奇而加入驕子會,經歷了一個他無法想像的世界。

相片來源:The Riot Club

《驕子會》改編自舞台劇《Posh》,電影最長的一幕發生在那所鄉郊的小餐館。在酒精和藥物之下,他們潛藏的想法赤裸裸地暴露於人前。

Alistair的獸性完全展現。他們與餐館老闆的相處營造了張力,是有錢人與小康的對立,是客人與老闆的對立,是兒子與爸爸的對立。

起初,老闆為著金錢而啞忍,後來按捺不住教訓了他們,結果驕子會沉不住氣,闖了大禍。

那一晚之後,驕子會落在瓦解的邊緣,從一開始說「驕子會是無分彼此」,後來大難臨頭各自飛,誰都不願為大禍而負上責任,甚至不斷推舉他人背起罪名。

Miles決定誠實面對自己,離開了驕子會,而Alistair因著警方的偵查,準備被落案起訴。

正當各人以為Alistair為所做的負責,被牛津退學之餘,又面臨刑責,從此玩完,就會發現事情不是如此簡單──驕子會或者沒有真實的意義,但當中有的卻是人脈。

電影沒有表明Alistair的結局,但從他離開時的笑容,他想通了,他再荒唐也不會有事,背後總有人為他解決問題。

就算問題不被解決,他一樣可以靠著人脈,走到社會的高處。這是令人髮指,又是很多無法理解的事。

相片來源:The Riot Club

一邊看《驕子會》,一邊讓人心寒,因為導演Lone Scherfig成功以最華麗的場景,最當時得令的演員,演活了屬於上流社會的生態。

這班人或者有最令人羨慕的名牌大學沙紙,順利憑藉家勢最終走到社會、政府的高位,然而他們非但不了解所謂的民間疾苦,心底裡因著自己的出身而對出身不好的人嗤之以鼻。

在他們眼中,覺得大眾討厭他們,只因無法做到他們,往往以無法理解的態度了解大眾,自以為了不起,結果為人處事往往偏激,成為堅離地的一分子。

我們以為這種人很遠,香港的大學沒有這種組織(富二代都在外國讀大學),對不起,當你回望一下社會,就會發現雖然驕子會或者不曾出現,他們的成員卻無處不在。

原文刊於《評台》、作者網誌《僞文誌》及fb專頁,獲作者授權轉載。

撰文 : 程思傳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