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魚行「窮校長」梁紀昌:窮都要有骨氣

City 15:02 2015/04/10

分享:

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鮮魚行學校校長梁紀昌將於今年8月退休告別校園,他以自身經歷寄語學生「窮都要有骨氣」,提醒年輕一代,要穩打穩紮、要付出,凡事計算風險,勿急求一步到位。

「視錢如命」 昔日靠勤奮脫貧

梁紀昌生於50年代貧苦家庭,父親當苦力,作為長兄的他,自幼已要收集舊報紙、穿膠花幫補家計,變得「視錢如命」;他苦笑說:

試過被木板凳撞到痛哭,但後來母親把5塊錢塞進我的手裏,即刻收聲。

以前肯捱就得,每日工作企足8小時,一日只賺7元都照做。

中三時,他做暑期工已嘗到賺錢的辛酸;中五時更因為家貧而放棄地區名校的取錄,更要停學一年靠洗廁所和打地蠟賺錢儲學費,才能繼續升學。

邊讀邊捱,苦日子漸過,終升讀師範學院,畢業後執起教鞭,先後任教兩間小學。

省吃儉用『談』戀愛

除了吃得苦,省吃儉用是梁紀昌「捱出頭」的契機。1976年,初為人師的他月薪僅1,640元,每日限自己最多用10元,堅持帶飯上班,再兼職替學童補習;他更笑說:

就算與女朋友拍拖,都只能『談』戀愛,局限於行山逛街這類低消費活動。

「為兩餐乜都肯制」的他,6年後終與太太結婚,二人將死慳死抵儲得的6萬元,合力購買當時價值25萬元的400呎單位。同年,他入職教育署,憑兩夫婦合力打拼,多年來細樓換大樓,成功改寫貧窮的前半生。

原本正享安逸生活的梁紀昌,卻在此時悟出是時候貢獻社會,放下官職,毅然到鮮魚行學校擔任「平民校長」。

初到校如廢墟 翻新提升形象

梁紀昌形容,13年前的鮮魚行學校,儼如廢墟,走廊是水泥地、橫樑已爆裂,全校只有兩台電腦,傳真機仍停留在每分鐘只可列印8張紙的速度,音樂室無冷氣,直至聖誕節前,學生都要在天台上音樂課。

上任兩個月,他散盡學校30萬元的儲備來裝冷氣、電腦等。不少電腦是來自城大及理工的舊電腦捐贈;課室及教員室的教師用枱,來自不同寫字樓,每張都不一樣;擺放大型畫紙的櫃架,是測量師行捐出;文件夾則來自跨國金融機構;演藝學院學生捐贈古箏;連教員休息室的雪櫃亦來自大學宿舍。

鮮魚行的故事,甚至感動遠至西安的中學,運送一個大型平板電腦到校。學校在各方捐助下得以「完整」,惟至今仍缺一個操場。

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退休在即」 千萬儲備留學校

梁入主學校兩年後,學校被頒殺校令;或許是捱慣苦頭,梁紀昌不介意放下身段向政府的封殺令示威,率領師生到街市籌款、上街遊行,令收生不足的學校變得聲名大噪。他認為,贏位在於「拋頭露面」。

曝光率激增,梁紀昌為保基層學生的心,振奮了社會各界,他拍心口說:

所謂『得道者多助』,可能外間有人覺得我『博出位』,但我堅持幫小朋友,而非校譽,最終感動到各方捐錢支持學校。

13年間,學校累積收到2,800萬元的巨額捐款,退休在即,仍有1,300萬元的捐款及6萬多元校長基金為鮮魚行將來鋪路。

退休後3年內不干預校政

梁將於8月退休,他學生的相處日子已進入倒數階段。至於鮮魚行的將來,梁紀昌聲言3年內不干預校政,新校長遴選時亦只當列席秘書而已;3年後學校如有需要,他則可擔任顧問角色。 但他呼籲大家要對新任校長有信心,亦寄語:

要一顆扶持基層的心,打造值得生存的鮮魚行學校。

呼籲年輕人不要睇死自己

60年過去,梁紀昌如今人事兩得意,全因志氣不窮。對於現今年輕一代,他直言眼見不少急求一步到位,

畢業不久便渴望月薪有3、4萬,5年後升上管理層……買不到樓的爭相申請公屋……

他卻認為,不要太重視樓,並以朋友作例子,早已在加拿大生活及工作的友人原本發展不錯,早年卻因當局通知要收回公屋單位,選擇放棄一切回港,自此事業由零開始,至今仍為生活奔波;全因一層樓,犧牲了更好的未來。他苦口勸言:

合理的要求是訓練,無理的要求是磨練,時下年輕人未有能力買樓都不要睇死自己。

(節錄)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閲讀)。標題經TOPick編輯修改,原題為「得道者多助 窮校長變富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