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意義:香港人血液內的基因

City 06:02 2015/04/23

分享:

(相片來源:YouTube 影片截圖)

凡經典,必定有一個條件:經得起時間考驗!大牛南下,股海翻騰,香港人又懷念起《大時代》,這意味原來 20 多年來,沒有任何創作在把握當下脈搏和潛在精神面貌中,可與它媲美!

久不久便碰到韋家輝,有時聊起在大台的歲月,他說自己屬「磨爛蓆」,蹺想完又想、改完又改,拍攝和出街時間之緊貼、觀眾反應等,令他多了許多靈感,認為總會想到好一點、貼市一點的蹺。

坊間說來說去都是「丁蟹效應」,純屬聊博一粲,只因沒有人認真分析過《大時代》。它的獨到處,不止是掟仔落街、個別出位人物或金句,而是寫出了兩種世界觀的博弈:丁蟹和方展博,在恩怨情仇中,皆偏執地信自己,但運氣才是主導!人只是載浮載沉的棋子,順則昌,逆則亡。

骨子裏其實是韋家輝的宿命思維,人與命運對賭,股市就是這個大賭場,兩個只能活一個。既一下子指出了香港人賭性背後的機會主義,亦點出了香港人的虛無。人生無常,究竟該聽天由命?抑或拼命一搏?充滿了後九七的迷思。

(相片來源:YouTube 影片截圖)

這種思維乃韋家輝創作觀的核心價值,萬變不離其宗。他加入銀河映像後,沒有正式重拍過《大時代》式戲種,但宿命、運氣、選擇等命題一直沒離開過。最貼近又輕鬆的《嚦咕嚦咕新年財》,麻雀大俠開庫借運興旺,將麻雀視為老友,人品好牌品好,就是方展博另一版本;《大隻佬》和《辣手回春》都是命運和因果的博弈;他自己執導的《再生號》,劉青雲飾演盲人,面對厄運,選擇再選擇,生生死死,loop 完再 loop,是方展博的不同走向,自己跟命運對賭。

韋家輝聽後,常常只是輕輕一笑,然後說自己創作基因,一直貫穿不同的作品,自覺或不自覺地總有些聯繫,這是面對粉絲很得體的回應。但他的創作態度,以及對選擇、偏執和命運的互動,卻是一直不變。無論你喜不喜歡《高海拔之戀 II》、兩集《單身男女》,你都可找到《大時代》的影子,悲喜同源,禍福難料,因為香港人的血液裏,永遠都有跟命運對賭的基因。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專欄「隨心睇戲」,作者馬斯,標題經TOPick 編輯修改,原題為《大時代的意義:香港人血液內的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