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鐘明晒龔如心世紀爭產案

City 13:04 2015/05/18

分享:

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的830億元遺產案,歷經多年的訴訟後塵埃落定,終審法院今天(18日)頒下判詞,裁定華懋慈善基金只是遺產信託人,而不是受益人。

換言之,律政司將參與制定如何使用遺產的指引,並為基金成立董事局,董事局成員不再限於龔家或華懋的成員,董事局須定期向律政司提交報告。

830億元遺產案曾三度引發世紀爭產案,擾攘接近20年。一場又一場官司,法庭上控辯雙方的一字一句,將龔如心的傳奇一生巨細無遺刻畫出來。

TOPick小編帶大家重溫:

1. 王德輝被綁架失蹤

華懋集團830億遺產案的導火綫,源於龔如心丈夫王德輝被綁架失蹤開始。龔如心與王德輝自幼青梅竹馬,二人在龔19歲生日當天結婚,人前人後愛得痴纏。

王德輝在60年代自立門戶成立華懋置業,夫婦共同打拼,後來成功轉型為地產發展商行列,晉身超級富豪行列。

二人發跡後生活作風低調,卻引起綁匪注意。1983年4月13日王德輝首次被綁架,龔如心在5日內繳付1,100萬美元贖金後,王德輝平安獲釋。

不過,王德輝到1990年4月10日於跑馬地賽馬會會所打壁球後,回家途中再度被綁架,案件中的綁匪先後落網服刑,但王德輝至今杳無音訊。

王德輝失蹤後,龔如心開始獨立經營華懋集團。不過,深愛丈夫的龔如心堅信王德輝仍然在生,用盡各種途徑尋夫,結果卻為陳振聰爭產案埋下伏筆。

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2. 與家翁王廷歆對簿公堂

王德輝被綁架失蹤後,王父王廷歆在1997年5月入稟高院指王德輝已經死亡,要求法庭確認王德輝在1968年所立以他為遺產受益人的遺囑有效。

1999年9月,法庭宣布王德輝在法律上死亡,龔如心出示4頁紙的1990年遺囑,指自己才是王德輝遺產受益人,為世紀爭產案揭開了序幕。

王廷歆與龔如心為爭奪王德輝名下400億遺產,翁媳對簿公堂,關係破裂。雙方經過5年搜集證據,案件在2001年8月展開官司,爭產案審訊歷時172日,開創本港司法史上民事審訊案最長聆訊時間紀錄。

官司聆訊期間,王廷歆與龔如心的爭論,由遺囑上的簽名是否屬實,延至互揭對方的不是。王廷歆在法庭上大爆王德輝因腎病不育,本已立下遺囑將財產平分給他及龔如心,但他發現龔如心有外遇,更聘請私家偵探,拍下龔如心與一名林姓男子在大會堂等地點私會的照片,王德輝得悉後怒改遺囑,將財產全數留給老父。

龔如心在法庭上大反擊,力指王廷歆玩女人及吸食鴉片,並指他經營生意不善,令華懋蝕了大筆金錢。

案件初審及上訴階段王廷歆均獲勝訴,直至案件交由終審法院處理,龔如心才反敗為勝,王廷歆則須支付數以億元的訟費。

王廷歆敗訴後,曾高調揚言「善惡到頭終有報」,勸勉龔如心「回頭是岸,改過自新,好好對我,更要履行照顧兩老的承諾」。

龔如心贏了官司,成為了亞洲女首富,但卻身患重疾,早王廷歆一步離開人世,翁媳的恩怨正式劃上句號。

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3. 陳振聰「空降」爭產

龔如心遺產案中另一個主角要數商人陳振聰。陳振聰自稱手持一份龔如心於2006年簽署的遺囑,卻被華懋慈善基金指控遺囑是偽造,同時又指在華懋旗下的物業發現80多個風水洞,指陳振聰是風水師,為龔如心挖窿「種生基」後分3次,每次收受巨款6.88億元。

華懋慈善基金又指,龔如心是受陳振聰誤導以為簽署遺囑在風水學上可藉此活得更長壽,實際上沒有意圖將全部遺產贈予陳振聰。根據審訊公開的資料,陳振聰多年來接受了龔如心約30億元款項。

不過,陳振聰卻自稱與龔如心相戀14載,挖洞是他與龔「兩公婆的遊戲」。

他在審訊過程中自爆與龔如心相識翌日便上門為龔如心按摩紓頭痛,後來二人更發展成為情侶關係,龔如心會稱呼陳為「老公豬」及「老公公」,但為避免讓人知道二人關係,陳振聰稱龔如心在別人面前會稱他為「契爺」及風水師。

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為力證二人的情侶關係,陳振聰於審訊期間更公開他與龔如心的合照、多段影片及聲帶。在其中一段西貢郊遊影片中龔應陳要求扮賣車廣告,陳則邊拍邊說「錫晒,錫晒,錫到燶燶,珠珠珠」,龔一度欲脫去小外套,陳即大為緊張說:「唔准除呀,唔准除呀,除咗就好sexy架勒,呢個珠珠。」其後二人更法式濕吻達30秒,陳亦不停撫摸龔的臉頰及臀部。

另一段影片則是93年時龔如心身穿紅白色小鳳仙裝及黑色長裙,陳則不斷讚龔「好靚,好靚,唔,好靚,好靚呀,唔,好靚,真係好靚」。

商人陳振聰於涉偽造龔如心遺囑一案中,被法庭裁定偽造及使用虛假文書罪被判囚12年,後來提出上訴,聆訊已排期今年9月17日,預計審訊5天。

陳振聰現時則在獄中服刑,於2010年被稅局追討欠稅3.47億元物業稅及利得稅,陳曾提出反對但於2013年被判敗訴,由於陳當時已將2.34億元存放於法庭或稅局,故只需交出1.05億元支付欠款。

4. 830億遺產花落誰家?

華懋慈善基金在與陳振聰的爭產案中獲得勝訴後,香港律政司2012年5月以遺產守護人身份入稟法院,要求法庭解釋遺囑的條文,包括確認華懋基金為受益人還是信託人。

龔如心2002年的遺囑意願主要有四點,

一是將全部遺產撥歸華懋基金;

二是把基金交給由聯合國秘書長、中國總理和香港特首組成的管理機構監管,未來設立中國的類似諾貝爾獎的具有世界性意義的獎金和基金;

三是必須維護與擴大華懋集團和龔如心夫婦的所有事業,確保華懋不斷壯大,並以其部分盈利將慈善事業不斷發展達至永遠;

四是必須供養王氏家族的長輩,負責家人醫療及後輩深造等,並給予華懋集團的同事及其子女以關懷和幫助。

律政司指出,華懋慈善基金只是奉命行事的受託人,必須依據遺囑把遺產用作行善,並受到監管機構和法庭的雙重監管。

華懋慈善基金一方堅持基金是遺產的唯一受益人,而以龔仁心為首的基金董事局則有權決定如何執行遺囑,而遺囑本身僅屬「指引」,基金有權「彈性」使用遺產。

香港特區高等法院2013年裁定,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在2002年遺囑的意願是成立慈善基金,並委任華懋慈善基金作為信託人,按照她在遺囑中的指示,將其830億元巨額遺產全部用作慈善;華懋基金不服提起上訴。

隨着終審法院的裁定,華懋慈善基金只是遺產的信託人,終為爭產20年的官司劃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