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我是一朵崖上的花 在嚴峻處境最能盛放

City 13:39 2015/05/22

分享:

在音樂路上,她是一朵行小眾音樂的花;在平權路上,她是一朵敢愛敢言的花;在社運路上,她是一朵不枯也不散的雨傘花。

走在社運最前綫的何韻詩,是首位因公民抗命而被捕的藝人。佔中後,無奈與十年情的唱片公司和平「分手」,轉做獨立歌手。失去了最強後台之外,還被內地封殺,香港也鮮有人敢找她商演或拍廣告,工作量比起雨傘運動前的搵錢黃金期,大減八九成。

做歌手唱一場可能已無憂,沒有了這些可觀的「奪命金」,長此下去難以生存。不過,剛過生日踏入38歲的何韻詩,依然故我,沒有因為要討好某個市場而說話有所忌諱,有性格有內涵的形象,再次吸引本地及海外品牌邀拍廣告。

香港有700幾萬人,香港都有市場,不可因Serve某一個市場而削走自己特性。

正如何韻詩形容自己,她是一朵崖上的花,每每在最嚴峻處境最能盛放。

相片來源:iMoney 智富雜誌

由強大後台 到自食其力

自雨傘運動結束之後,何韻詩的演藝事業像沉寂下來,3月的某天,她在報章專欄上發表獨立宣言,與合作多年的寰亞和平分手不再續約,正式從主流歌手變為獨立歌手。

其實(當時)有少少唔到我揀,因為好明顯狀態係,(雨傘運動後的)工作量明顯少好多,作為一個歌手,接Job、商演、出Event幾乎係零,就算有都係香港,中國大陸係無。我之前兩三年做好多大陸的,八成收入來自那個市場,現在見到好明顯的分別。

一場雨傘運動令香港經歷變化,也令曾參與社運的歌手不得不重新思考已變化的位置,究竟繼續照舊方式生存?抑或要改變?

走在社運最前綫的何韻詩,是首位因公民抗民而被捕的藝人。(相片來源:本報資料室)

離開安全區 激發新想法

入行19年的何韻詩,經歷不同變化後學懂磨練,開始慢慢學識「Go with the flow」。

點解無咗一個市場就死梗呢?我不是說做那個市場唔啱,我過去兩三年都在內地發展一段時間,也不是錯。

 

但不可因Serve某一個Market,削走晒自己的特性。香港有700幾萬人,香港都有市場,香港人的競爭力有係度㗎嘛。

訪問何韻詩,感覺她那份率性真誠,沒有要為討好某個市場而說話有所忌諱。曾有唱片公司老闆這樣跟何韻詩說︰

你都試咗幾年(自己想做的)啦,既然你入咗嚟(新公司),以後我同你講的方法,你就照跟做啦。

何韻詩當然知道跟指示做,可以開拓很多市場,可以賺好多錢,但她內心卻很清晰︰「那個不是自己想要的」。

以前做歌手真係好易賺錢,去唱幾首歌嗰舊錢就落袋,但當道門閂埋,就要搵新方法。對我係好事,因原有的舒適有啲嘢開始腐化。

今次的獨立,沒令她感覺徬徨,反而覺得是「整定」。

沒有人搵我做嘢,自己就要生啲嘢出來,現在工作會想能否做些關乎社會的事,如搞市集推動本地創意,覺得呢個係新趨勢。

何韻詩口中的新機會,是要靠創意、靠原有資源去突圍。

由小眾出發 賺大眾認同

從社交網站追蹤何韻詩動向,會發現她轉做獨立歌手後,諗頭比以前更多,如自資50萬元開台灣個唱,又發展歌手以外範疇,與nomad nomad合辦創意市集,讓捱不起貴租的年輕人,有機會開地攤小檔做生意;又著手搞個人生活品牌「Hall1c shop」,甚至計劃在港找地方開咖啡店等等。

我係一個不甘於跟規矩去行的人,成日想打破大家覺得好理所當然的方法。我既死穴係,唔好同我講唔得,我一定死到俾你睇,正如點解咁多年來簽大公司,我比較用小眾方法去試,如2005年做《梁祝》,沒有主流歌手會做一個舞台劇去配合一隻碟,最後好彩無(令公司)蝕錢,打個和。

何韻詩的任性加理性,令她行得比別人快,但小眾的嘗試,未必令人人高興,或大眾接受,幸而她有一班死忠粉絲願意追隨。

雨傘運動後何韻詩再次唱上舞台,台下觀眾處處和應,是對她的音樂實加力的一個肯定。(相片來源:HOCC fb)

不過,轉做獨立歌手以後,大小事務都要親力親為。

獨立發展辛苦好多,雖然有朋友幫手,也要落手落腳。(以前)做歌手好容易賺,唱一場可能已無憂,現要花多好多精神。又例如以前當副業的個人品牌,今天即使要做張廚房巾,也要自己Source布、跟過程,但好好玩!

何韻詩曾在專欄上如斯說︰

自己生命力頑強,像長在崖上的花,每每在最嚴峻的處境,才最能盛放。

自認是硬骨頭,永遠揀最難行的路走,而遇到困難難關,更能激發自己。

品牌愛內涵 續邀拍廣告

翻查資料,由2001年起,何韻詩每年差不多都有接拍廣告,有時一年拍兩個,高峰期更試過一年拍4個廣告,全屬大品牌。但高調參與佔中後的她被內地封殺,這大半年來令不少本港品牌卻步,不敢起用她代言廣告。

幸而,近期似乎有新轉機,她再次成為品牌邀請出席Event及拍廣告的人選,當中既有外國大品牌,也有本地上市公司。

其中一個原來是愛提攜年青員工的創意老闆黃銳林的bauhaus(包浩斯(00483))旗下TOUGH品牌,除何韻詩及黃耀明外,還找來予人敢言形象的黃秋生。品牌是因三人各有個人風格,與品牌形象非常配合而找三人代言。

品牌TOUGH 再次邀請何韻詩、黃耀明及黃秋生三人拍廣告。(相片來源:iMoney 智富雜誌)

廣告一推出,已獲不少網民留言力撐品牌︰「呢個牌子我依家另眼相看」、「會用行動話俾品牌知係值得支持」等等,認定這個是「良心品牌」,不會因為政治氣候而打砸別人飯碗。事實上,bauhaus去年也曾找三人拍廣告。

由活動出發 不問政治

去年5月,曾邀請何韻詩拍廣告的國際知名牌Yves Saint Laurent(YSL),今個月初再度邀請何韻詩為慈善活動「POP UP YOUR LIPS」拍攝一幀唇妝硬照。

對於何為會邀請何韻詩代言?有否考慮其政治立場?YSL助理公關經理Wendy Tang接受訪問時坦言,今次邀請19位名人參與活動,背後的湊合是由YSL、策展公司AllRightsReserved及公關公司三方「每人貢獻名單出來的」。她強調,作為品牌沒有任何政治立場,在政治議題上是完全中立,而在決定人選時,也是純為活動出發。

而負責策展的AllRightsReserved創意總監SK Lam則指,

今次Campaign係揀網絡上的人,好似王宗堯、周嘉儀,都係好Social Media。

基於這個原因,他有份推薦何韻詩。

入立會未必適合我

自雨傘運動開始,何韻詩拋開歌手身份,經常留守金鐘佔領區,到運動結束後,她曾公開表示「會認真考慮參選立法會」問題。曾有人質疑,由出櫃一刻,到後來成立「大愛同盟」及「文化監暴」,以及高調地公民抗命,並成為立場新聞董事,何韻詩是一早鋪定從政之路。

由2012年決定出櫃一刻,係一個變化,我將最後一層保護網或面紗揭開後,我無咩好驚,當日我唔行呢一步,可能好多做唔到。

 

曾經覺得無必要話俾人聽,係我好個人的事,但當你意識到不只是自己的事,想社會有些進化,就要自己要犧牲,才換來變化。

在金鐘佔領運動期間,何韻詩經常留守陣營。(相片來源:HOCC fb)肖

香港從政路 削弱人意志

訪問時,沒想到何韻詩主動再次說及出櫃的事,她豁出去是因看到不公義的新聞,如同志平權議案被否決,所以決定勇敢地行出來發聲。

雖然雨傘運動停了,但何韻詩卻沒有停止監察變化中的社會,現時當看見不公義的事,便會在報章專欄及社交網站論政。不過,她說並非一早鋪定從政之路。

在香港從政無好處,認識政界人做得好辛苦,成個環境削弱人意志。

在後佔中時代,何韻詩的確說過要認真思考從政問題,現時她似乎有了答案︰

究竟係咪入去立法會,我就可以發揮到功能呢?暫時到呢一刻我覺得未必係,我的個性唔適合從政,因為自己太誠實太坦白,會好危險。我是需要用好多創意激發自己的一個人來的,所以做創作人最能夠發揮到我的影響力。

何韻詩認為,做人不可以太過單一,如只得一個空間,一個身份,慢慢會被成個環境磨蝕。

(節錄)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雜誌》395期(收費閲讀)。

iMoney智富雜誌facebook

標題經TOPick 編輯修改,原題為〈何韻詩 創意宣言〉

撰文 : iMoney 智富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