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志全被罵 看上一代科技文盲的一群

City 13:44 2015/06/01

分享:

近日陳志全議員在地鐵被一群中年人士被辱罵,以其性取向作為攻擊,當中內容之低俗、下流與無品,從他們的說話完全表露無遺。

這些行徑在不少藍絲在其眼中其實是認為痛快和「正常」,看看臉書的平時所謂標榜香港正面新聞內容的「時聞香港」還將視作為精選內容,可見這種所謂的新聞組織的操守是如何低等。

不過在此我們並不是討論這班阿太和阿叔如何品格低劣或者媒體操守,而是討論他們的行徑其實是代表著這群人物在現代科技生活頻繁和科技融合生活中的行為下,他們仍然是一批嚴重的科技文盲。

如果從視頻當中,那位阿太其實是基本是懂得使用日新月異的科技產品,智能手機,但正是捉錯用神,他們以為自己向對方拍照、拍片,有証據以便日後有什麼後果可以有所支持。

但是他們只能夠理解到現今科技的表面功能,而不知道現今科技背後其實是有真實的文化底蘊去支持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原因,就是透過互聯網及其文化展現出資訊無遠弗屆以及資訊自由的重要性,只要一段片在網上,事情永遠有底,而且不能回頭重新來過,所以自己所做過的行為,便要為自己負責。

這才是互聯網文化下能夠監察社會制度的無形力量。

當阿太以為自己很聰明地使用手機錄下片段時,懂得使用科技來「傍身」,從外觀上他們並不是科技盲,因為已知道使用手機的功能,但其實另一方面自己的行徑同樣被錄下,他們的後果從今天各大網站、媒體、社交網站等瘋傳後,被人起底的後果是怎樣,現在他們當然知道後果和苦果。

當天以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其實自己的壞事今天正正報應身上,自己受的果,自己的臉書要關,家人的資料即時被人起底。

作為傳統華人社會的關係下,他們的行徑好顯然是一件家醜外傳,心想自己父母居然如此無賴及低裝品格,以低俗語言來攻擊別人,這種家醜不只是傳千里,而且是永留烙印。

有人會走出來說不要如此欺凌一班老人家,但是有沒有想過陳志全議員同樣在大庭廣眾一樣被欺凌,被無理責罵,我強調是無理是因為那位阿太在鬧陳議員時全程只罵其性取向,並用粗賤語言來毀人家聲譽,是嚴重的人身攻擊。

倘若你是以政治取態來指罵還可以用有理由以及所謂的言論自由作為借口,但是他們行徑好明顯一點都沒有。

坊間時常說八十後九十後無上進心又懶,從這些行徑,同樣可以說以偏概全地說這些上一輩的所謂老屎忽沒有家教,不懂尊重別人,只懂謾罵和發洩態度來攻事別人,全無理性可言。

這又是不是上一輩的特性呢?

(個人而言認為當然不是,只是一少撮人群是如此無知和無賴)。

但是其中一個重點是上一輩人確實仍然未理解現今科技的應用手法,只懂皮毛,他們只知圍來的傳閱內容,而不知道互聯網真正世界是怎樣。

他們用的只是「互圍網」,互相圍圍喂的網絡行徑。

他們接觸的資訊只限於他們自己身邊的資訊來源,而沒有找圈以外的東西,所以圍內的紛圍下便影響了他們的行徑,當然近朱者赤以及物以類聚也是其理由,怎樣的人格便會有怎樣的朋友,從這段視頻看,就更加明顯。

上一輩在罵後生時,其實也請自己檢視下自身,而不是常以長者就是大晒,以為一定是正確的偽概念來指三道四。

 

人是不斷學習與改進,不論你是那年代的人。

原文刊於鹿米館,獲作者Terence Yun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