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等「六四」歷史還一個公道的人

City 18:49 2015/06/03

分享:

「六四」紀念活動第26周年,每年這個時候,你的腦海會否湧起點點燭光,抑或會浮現什麼人的樣子?

任憑歲月流逝,有些事、有些人在歷史上的烙印,也不會輕易被抹掉。當今年燭光再現,你會記起哪幾個「六四人」?當中有多少歷史仍欠下他們一個答案?

1. 趙紫陽——骨灰何時安葬?

他曾經凝聚中國一代人對民主和法制的期望,同時也承載了「六四」慘痛記憶。趙紫陽1980年開始擔任中國國務院總理,1987年任中共中央總書記,1989年4月因胡耀邦去世引發的民主運動中,趙紫陽反對武力鎮壓學生,之後被免黨內外全部職務,軟禁在北京富強衚衕的四合院家中,言行受監控,2005年1月17日去世。

他去世時,新華社僅以54個字報道,

趙紫陽同志長期患呼吸系統和心血管系統的多種疾病,多次住院治療,近日病情惡化,經搶救無效,於一月十七日在北京逝世,終年八十五歲。

儘管已逝世10年,他的骨灰沒有被安放到八寶山公墓,至今仍安放在北京富強衚衕家中。趙紫陽兒子趙二軍昨日(2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指出,中央組織部曾陪同家屬視察公墓,並推薦其中兩個公墓,因未能解決安葬規格和選址監控安排等問題,安葬無期。

輿論對趙紫陽的評價不一,趙紫陽去世至今,官方沒有舉行過紀念活動,民間自發的紀念活動受監控及阻止,有人因參加紀念活動入獄。

英國BBC中文網曾引述評論稱,

中國之大,沒有一處可公開紀念去世的中國人自己的總理、中國共產黨自己的總書記,這是趙紫陽的悲哀,還是國家的和黨的悲哀?

2. 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何時歸還他手上?

劉曉波,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首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公民。諾貝爾評審委員會表揚他長期以非暴力手法,在中國爭取基本人權。

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的會場,領獎台上放置一張空椅子,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Thorbjorn Jagland宣布,以空椅代表遭中國監禁的劉曉波,會保留獎狀和獎金,等候劉曉波領取,當時全場掌聲不斷。

(相片來源:法新社)

六四運動期間,劉曉波參與絕食聲援學生,是「絕食四君子」之一,後來被當局以「反革命罪」判刑,關押於秦城監獄,直至1991年1月獲釋。

出獄後從事自由寫作,呼籲平反「六四」、要求保障人權,代表作有反腐敗建議書—致八屆人大三次全會」、「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治進程—『六四』六週年呼籲書」等,結果換來一次又一次牢獄之災。

第三次入獄是2009年12月,劉曉波因發起並參與起草「中國的人權宣言」《零八憲章》,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目前仍囚禁在遼寧省錦州監獄。

其妻子劉霞表示,劉曉波得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脫口而出說「這個獎(諾貝爾和平獎)首先是給六四亡靈的」,忍不住流下男兒淚。

劉霞長期被被軟禁家中,與外界失去聯繫,探望劉曉波的父母也要得到當局批准。距離劉曉波出獄的日子至少還有6年,諾貝爾和平獎會有一日回到他手上嗎?要待歷史給予答案。

3. 丁子霖——何時能自由拜祭兒子?

「天安門母親」的眼淚已流了26年。78歲的「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是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其兒子蔣捷連於1989年6月3日在木樨地附近喪生,年僅17歲。6月2日是蔣捷連的生日,6月3日卻是死忌。

丁子霖後來與同樣在六四學運中失去兒子的張先玲等人組織發起天安門母親運動,每年去信全國人大要求當局公開事件真相,追究六四責任人及賠償等。

經過多年的抗爭,丁子霖首次獲准於2007年6月3日前往兒子雲遇難的木樨地拜祭,隨後又在2008年和2010年,兩度允許於6月3日晚出門祭拜親人,灑一杯酒,獻一束花表達哀思。之後卻又再被禁止六四前夕出門拜祭。

丁子霖昨日接受《經濟日報》訪問時表示,門外幾日前已有公安「設崗」監控,阻止她去兒子蔣捷連遇難的木樨地祭奠,她只能留在家中了。

今年六四前夕,「天安門母親」按照慣例發出公開信,指監控轉入「新常態」,以前是竊聽電話,現在把竊聽器置入家中並遭到威嚇。信中指:

欠債總是要還的,既躲不過,也賴不掉。

4. 王丹——何時可回中國國土?

王丹1987年考入北京大學後從事學運活動,是六四學運領袖之一,學運結束後,他的名字在通緝21名學生領袖名單上名列第一。

他當年沒有逃亡海外,後來在北京被捕,在獄中度過了3年7個月。1996年以「陰謀顛覆政府罪」被中國政府判刑11年,被關押在遼寧省錦州監獄,後來保外就醫,流亡美國,在美國哈佛大學先後取得碩士、博士學位。

王丹目前在台灣生活,在大學任助理教授,父母則仍在北京居住。王丹一直沒有申請入美國籍,中國護照自2003年有效期滿後未獲發新護照。王丹也多次提及,願與北京當局談判回國的條件。

六四事件後,不少民運人士流亡海外,部分無法見親人最後一面,有人更客死異鄉。自兩岸開通自由行後,王丹的父母差不多每年均往台灣探望兒子一次 ,當局並無阻撓,他已年屆80歲的母親王凌雲近日接受本港傳媒訪問時表示,期望當局以人道立場,重新發出護照予兒子,讓他回國探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