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出遊300天遊歷28國 是旅程也是修行

休閒 08:00 2015/06/08

分享:

分享:

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生活不應只有營營役役,也並非只得吃喝玩樂。人生踏入 30 歲,是投身社會一段時間,不斷受現實打殘,但同時對將來仍有憧憬的階段。

80 後的添仔(曹樂添)與甘仔(甘文瀚)便辭工,於去年 7 月在不乘搭飛機的原則下,從智利起程,由南美洲經陸路及水路往北美洲、歐洲、亞洲,歷時 300 天後回港。這次既是一趟旅程,也是修行。

千里之行,這次 long way home 旅程的構想,在添仔與甘仔心中已蘊釀多時。二人份屬大學同學兼老友,6 年前畢業後,前者加入電影公司負責市場宣傳、後者在公營機構任行政工作。

兩個「旅行精」素喜出遊,曾同遊斐濟、尼泊爾、蒙古等地,但仍未夠喉,他們某次戲言:「下次試下不乘飛機返香港。」此意念一直植根在心。

2012 年,甘仔毅然辭職往智利遊學,在當地邊打散工邊學西班牙語,一留便近兩年,預先購下的回程機票亦已過期。另一邊廂,在香港的添仔有感工作遇上樽頸位,決定辭工往南美與老友會合。在 2014 年 7 月 1 日以智利為起點,展開當日說好了的非常之旅。

應慳則慳一路向北

路綫以他們感興趣或可順道探親友的地區為依歸,本曾計劃往巴西乘船去非洲,添仔說:

可是上網查資料,船期不能太確定,於是打消念頭。

最終定下一路向北,從南美洲西岸經陸路到中美,繼而到美國轉船往英國,再循陸路從歐入亞,經俄羅斯往中國乘火車返港。

交通工具除必不選擇飛機外,住宿亦以 couchsurfing(借宿交流)為先決,如果無法借宿便露營;如果情況不容許便選擇住 hostel,迫不得已才住酒店,旅程時間則沒規限。

這次當然不是豪華遊。但也不是苦行之旅,總之是應花則花的節儉遊。出發前,預計整個旅程每人總費 8 萬港元,結果埋單還低於預算,負責記賬的甘仔說:

每人預算每天花 200 港元,今次去了 300 天,每人花了 6.5 萬元左右。這 budget 不算太緊,住 hostel 也不過幾十元而已;食方面多數自己煮,主要消費在交通,佔最大支出,如坐長途巴士平均也約 400 港元一程。

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不止甚至不在於觀光,是次旅程遊歷近 30 個國家,看過無數名城古迹、江河大川、崇山峻嶺,令兩個遊子銘記的絕非風景,而是人情。甘仔說:

人,可令你愛上一個地方。去過那麼多國家,很喜歡曾長時間生活的智利,因為人民都很友善,所以有人常說南美危險,我很替南美不值。


如多數人提到哥倫比亞只想到毒梟,是險中之險,但整個旅程我最喜歡就是那裏,當地其實不危險,couchsurfing 時與當地一家人生活,一齊煮飯、聊天,很開心。

二人在哥倫比亞受到當地人的熱情款待。(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至於添仔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卻是洪都拉斯。

因為真的很危險,店舖在晚上 7 點左右紛紛關門,超市有荷槍實彈的保安守着,KFC 連負責收舖的都佩槍。最震撼我的是,感覺到這處很沒將來,couchsurfing 的屋主是在當地國際學校教書的美國人,他帶我們當 guest speaker,與學生傾談得知他們大多數打算將來離開這國家。


他們已是社會上較富裕、具教育水平的一群,屬於未來最有能力幫助這國家的人,但竟都打算離去,令人感到很灰。

沒退路就是最好的出路

人情最重要,包括旅遊夥伴。近 10 個月的旅程,整體很順利,唯一的困境卻差點破壞整個行程。到了差不多第 200 天、抵達土耳其後,原本計劃取道巴基斯坦往印度、尼泊爾,可是因巴基斯坦局勢不穩,須改變路綫。

接壤歐亞的土耳其有很多路綫可選擇,二人都持有 BNO 及特區護照,可是用前者申請往大多數國家的簽證收費頗昂貴,而且不保證一定獲發簽證,以後者作為通關證件則較方便,不巧甘仔的護照到期,於是在當地停滯不前。

很多中國大使館不知道有責任替港人辦理特區護照,早在塞爾維亞時已向中國大使館提出續領,但遭一口拒絕,稱旅客申請不受理。


直到在土耳其與住在德國的朋友相會,他稱在柏林也是經領事館續領護照,這是權利,於是我們便向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中國大使館死纏爛打。

擾攘一段時間,當地領事終願意幫忙聯絡香港入境處辦手續,但溝通及文件往來需時,非幾個星期便可完成,茫然不知結果的他們進退兩難。前路未明,彼此拗撬也漸增,添仔形容這段日子是整趟旅程的危機:

除護照外,心態都有問題。連續旅程令人感覺很累,即使多天留在 hostel 休息也覺沒精打采,對任何事提不起勁。


覺得勉強行落去也不是辦法,曾嚴肅討論不如放棄,甚至認為我獨自繼續行下去也可以。有天一個人去了伊斯坦堡旅行,甚麼都唔諗,想找回旅行的感覺,因之前似生活多些,每天不斷在解決問題。

在秘魯馬丘比丘古城入口碰上到當地旅遊的蔡瀾,「他鄉遇故知」倍感親切。(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甘仔則坦言:

當聽到他說一個人行落去時,感到很失望,覺得點解可以冇咗我?很多時已不是討論,而是互罵。我的脾氣一向很差,只是添仔一直在接受罷了,我卻 take it for granted。


這趟令我學懂其實對任何人,哪怕是老友或親人也不應太自我。心態很重要,暴躁吵架要解決問題、開心又係要解決,何不開開心心面對?為何要影響人?

輾轉花了個半月,證件續領終獲批並送到土耳其,由茫然不知方向轉為看到目標,兩人放下心頭大石,重燃鬥志。甘仔說:

當望到前路,預計到大概何時回香港,便會珍惜旅程。長期旅行一定有低潮,人生根本也是如此,這次令我學習到如何面對逆境。

添仔補充:

在烏克蘭時曾有人問,我們這次旅程有何得着,答案是:『學懂所有事都可以很 easy,唔好咁執着。』冇嘢解決唔到,沒退路就是最好的出路,很多事總會自然地便解開。


小事如冇熱水沖涼?便用凍水沖,沖快些;沒叉吃麵,用湯匙吧。一切都是心態的調節,如現在我想搬出來住,可是買不起樓,但覺得總有辦法解決。

300 天的旅程中,沒正式到過髮廊,兩人便互相為對方修剪頭髮。(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下一次騎電單車旅遊

歷時 300 天的旅程,他們於今年 4 月底回港,皆是家中孻仔的他們聲稱,當日出發時家人頗有微言,現在回來後亦被問及「玩夠未」。添仔直言對此感失望:

父母是大力反對今次的旅行,出發前須 debate。他們認為我工作了 6 年,繼續做有望升職加薪,現在放棄之前建立的 network 很不智。


但我不想某日臨死前回想一生做過甚麼是最 proud of 的事時,竟然係冇。當然這旅程也非甚麼豐功偉績,但我可以大聲向人講今次的經歷,我覺得這是值得。

甘仔更是辭職往智利生活,兼進修西班牙語。

當日家人已問:『學西班牙文做咩?』之前的工作,人工無疑不俗,卻不足以買起我的夢想。本身很喜歡語言,日後也想做有關西班牙語的事,這等如有人的目標是買樓沒分別。


一切都在乎各人本身意願,反之我也不會嘲笑別人目標是買樓,就是戇居、很『香港』。


只要你願意為所追求的付出成本,去達到目的便行,所以我們 give up 香港的工作去旅行。在父母眼中,我們是去玩,但我卻認為這與上 lesson 交學費、考 master 無異。

去年年底爆發雨傘運動,他們在旅程中常遇外國人問及香港事情。心繫我城的二人在危地馬拉時寫下標語,呼籲外國人上網看有關新聞。(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回港沒多久,他們又蠢蠢欲動,添仔說:

有目標去追一個夢想,所產生的能量,是大於完成了一個夢想。所以我們又有另一目標,就是 10 年後騎電單車旅遊,行程未定,或者由香港去智利,不過 in the near furture 的目標是騎電單車去上海,要保持住一份 passion。

人生就是一次大旅程,這旅程需要心中保持一團火。

香港仔看香港

香港仔身在外地回望香港,另有體會。

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甘仔說:

儘管不喜歡香港的生活節奏甚至天氣等,但覺得在香港生活是幸運的一群,世上太多地方比這裏更慘。無疑香港的生活物價貴,如月薪萬二也不算高,但如果每個月儲 2,000 元,一年也夠去一次旅行。


可是在東歐、南美,很多人的月薪只約 3,000 港元,但當地物價不比香港低很多,他們工作只可以是為生存,能在公餘時發展其他興趣的可能性比我們低。

添仔指:

雖然自我介紹時常說『I'm come from Hong Kong』,也反對一黨專政,但不知為何,看了不同國家的歷史後,愈覺得中國與香港不可分割。


在波斯尼亞參加 city walking tour 時,當地人說他們去年打入世界盃決賽周,全國人民都很激動,開心至落淚,但為何我從來沒試過這種感受?很羨慕別人對國家有這種歸屬感,我都很想有。

28 國行程

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羅馬尼亞→摩爾多瓦→烏克蘭→俄羅斯→中國

相片來源:Long Way Home By Any Means

原文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