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只剩下樹根

City 04:03 2015/08/11

分享:

般咸道四棵石牆樹,一夜之間被路政署以安全為由斬首,昔日的林蔭大道,只剩一牆孤寂的樹根;數十年的老樹,無人憐惜,說斬就斬。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有沒有可能把樹再修剪,減輕負重?可否建支架支撑?石牆有裂痕為何不加固?

操刀斬樹前,有否徵詢居民的感受?有沒有問過樹木專家?是否真的緊急至此,要四樹齊斬?若非十萬火急,可否有一兩天預斬期,讓附近的街坊懷緬追憶一番,才施以極刑?

我明白,大樹若不穩,倒下來會壓死人,生命誠可貴,到時又有很多人大興問罪之師,追究官僚責任。

大樹倒塌,原來是一些原始部落意外死亡的最大風險,人類學家戴雅蒙在《昨日世界》一書中憶述他在新畿內亞考察的經驗,當地人在山林中露營,必會避開在大樹下紮營,就是因為積累了世世代代的經驗。

不過,那是原始部落時代的事了,現代生活,到處都是風險。炎夏行山會中暑,我們就不郊遊了?消暑游水可能溺斃,我們就避開水池與大海?在美國,意外死亡的「殺手」,依次序是車禍、酒精、槍械與做手術,難道我們就應該全面禁止汽車、全面禁飲酒、永不做手術?

原文刊於《晴報》

撰文 : 區家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