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葒 : 讓座的折磨

City 11:45 2015/09/06

分享:

年輕人,當你走進港鐵車廂,面前有空位,身邊無別人,不坐下你會像個傻佬,一坐下你很快就會變成癲佬。

因為每隔兩分鐘車就會到站,然後車停門開人進,然後你就要不斷觀察是否有比你需要座位的人站在你的附近,有就要馬上站起來讓座,否則總會有一部相機或手機在附近對着你,然後你會在面書或報紙上看到自己端坐的尊容。

有時需要座位的人,還不是那麼容易判斷的。左前方那個男人應該是老人家吧?他一頭白髮一臉皺紋,但他腰身挺直馬步穩固,兩邊太陽穴還微微鼓起,極可能是因練內功而白髮的壯漢,應該讓嗎?

正前方的那個女人是孕婦嗎?她那個快要撑破連身裙的大肚子正對着你,但她的耳機中正傳出 K-Pop 勁歌,她的小腿正隨着強勁節拍快速抖動,很可能是個會一字馬的肥胖女 dancer,應該讓嗎?

那個媽媽抱着小孩很辛苦,但你細看那個小孩都六、七歲了,比你更精神活躍,根本不必人抱,應該讓嗎?

這些不容易的判斷你還必須在三秒鐘之內決定。如果你猶豫不決,坐在你旁邊的那個人比你先站了起來,那你就會以沒道德不讓座的廢青而在網絡、報章走紅了。

就算這一站沒有人需要你讓,但下一站很快就會到,你馬上又要重複上述的觀察判斷和決定。也就是說,這種讓座的心理折磨,只要你有座位,就會每兩、三分鐘經歷一次。

這一趟車你還沒到站,年輕人,你已經癲了。

原文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 

撰文 : 陳葒 補習社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