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設計師張濟仁:望字能知劇集感覺

休閒 12:34 2015/09/20

分享:

張濟仁多年來為tvb劇集設計字體。(相片來源:經濟日報資料室)

若你是一名字幕迷——就算近年少看電視劇,只要隨便挑出一套無綫的劇集,看至最後一粒字,不難發現任何節目也見到一個名字——字體設計師:張濟仁。原來,還有這一門設計範疇;唯獨一人,22 年來包辨電視台所有字體設計的工作。

劇集字體設計,同屬字體排印學(Typography),香港人有多注重字體設計?不知道。不過,由街頭巷尾的舊式招牌,以至港鐵站名的公共字體,甚至你手機用的字款……你懂得發現,然後欣賞,甚或批評,也可說是對字體有美感要求的開始……

你對字體可有要求?電視台相信是最多需要為字設計的地方,能夠在電視台默默耕耘 22 載,獨當一面做字體設計師,又是何許人?

人過留字

張濟仁,91年從內地移居香港,93 年加入無綫電視,早年已退休,當年也是從廣告得悉聘請字體設計師而入行,現自組公司與無綫以合約形式延續合作關係,每個月最多做過 120 個項目,已數不清迄今設計過幾多字。

全香港有哪家公司像 TVB 有那麼多 logo 字設計?

年逾 60 歲,隨着早年入行的字體設計師陸續退休,近 10 年電視台也只有他一位字體設計師。

如果不入 TVB,相信沒有這樣大的空間,可以這樣設計字體。

他在國內修讀中文、美術專科,亦曾讀過廣告、會計。訪問隨時引經據典,是他那代人的學養。

造中文字,文學底子相當重要。中文字怎樣來?就是象形文字。

他有 Ig 戶口,知道有不少年輕人賣「墨寶」,早前有 PA 便請他模仿這種流行字體。

我模仿很易,不過,若他們想做字體設計師,最基本要先學習不同書法體,有底子再創作。

他熟練每種書法字體,不當書法家,是他不想囿於某種框架。

睇過便算,不會影響自己的工作。過去的事,了解便可,不要成為自己的包袱,永遠困住自己,不可解放。只稍為變了字體,便不成書法家……我不是這樣的人。

昔時曾當舞台設計,同時兼任字體設計師,當時機會多,報刊、雜誌的封面設計、店舖的招牌,他早練就寫大字的本領。

馬上在牆上、地下寫,不用間尺間字,練練吓,便愈寫愈好……我師傅跟我說,人一定要有絕活,搵食便不艱難。

由小學讀美術學院出身的老師啟蒙,他從小學已開始設計字體、書刊標題。

他常常講的一句:潮打空城寂寞回:在一個繁華的地方,你跟潮流,只追風,追到,卻人去樓空,落得寂寞而返轉頭——藝術就是這樣。我一世都記得。

以前的歷史?忘記它,再重新來過……所以,就算我這年紀,做的都很新潮,不會將舊的保留,常常回顧,這句說話給我人生的方向。

他揀字體設計,為電視劇,留下一代美麗的字。

隨遇而安

沒有電腦的年代,美術設計字體,需用間尺「界刂」字,用針筆勾出字形,再填黑;有電腦,開始用 Freehand 製圖,時至今日,他都會先起草字形,再掃描載入電腦,然期才用軟件做設計,修飾筆劃,再調整各字體比例、排筆劃粗幼等,帶出字體美感。

書法是一筆過、一個動作寫出來;美術字,並不是一下子寫畢整個字,都是一筆一劃寫出來,再在電腦排筆劃粗幼等。

為設計劇集名稱字體,將寥寥數字組合排出,顯出美感,張濟仁基於以下原則:帶出劇集「味道」,望字能知劇集感覺。字的位置,怎樣排列,有和諧、統一,亦可不協調,予人「特異」感覺。

平常我們排字,會有秩序。特異,便是破壞秩序,將當中的字弄得突出,引人注意,卻不可太過分。還有巧妙,要在字與字之間,搵到一些巧妙(像插入一些圖案)。

不少字形用書法描出,難再在電腦執,否則便失去筆觸。以書法配合設計,像用行書寫出新劇《梟雄》兩字:

以標準來說,橫那一筆不會太長,行書不可太誇張。不過基本用了行書體,某部位『特異』,破壞秩序,卻不可以太多……在腦海已先設計了字形,再寫出來。

他從不用電腦字款,所有字體都是親筆起草。「我是真正設計字,(設計)全都在我腦入面……」

監製會從他提供數款設計中揀選,叫他最深刻,是《宮心計》的監製梅小青,分別從他不同設計,各挑選一個字,組合成最後的版本:

旁人是不會覺得不統一,只有我知……我都鍾意,她玩『特異』。

不是破壞你的和諧嗎?

很多監製都鍾意這樣做,我覺得不錯,其實高招……你會麻木,旁觀者校一校,咦,又不錯啊!我尊重每個人的想法。

還有戚其義監製的《天與地》:

那套講的是『特異』,個天字寫得古古怪怪……美術字不好,毛筆字,正正經經又不好,終於寫了個『怪體』的毛筆字——如果你沒有書法根底,思維過於簡單,只愛打機,便不會有這些(念頭)。

張濟仁為電視劇,留下一代美麗的字。(相片來源:經濟日報)

繁簡之間

文字源流最早由簡單開始,鐘鼎文、石鼓文,像符號;慢慢變得複雜,有篆書、隸書、楷書:「最後的草書,更簡單。電腦字盛行,所有筆劃不會少,正正經經,不會有偷筆;不過,就有簡筆(劃),形成簡體字……古人都可以慢慢從小變多,再多變少,為甚麼到我們這代,會對簡體字反感?

最早的大篆、小篆、鐘鼎文也是簡化字,祖宗也是用簡化字……凡事不可一概而論,你喜歡用哪一種便用,不存在你一定要用那種。大陸為了寫字快些便用簡體字,缺點?中國文化是少了一些……

他正是經歷內地由正體字轉為簡體字的大時代,到來港復用繁體字,

我喜歡寫行書都是用簡體字,因為快。繁體字都美,不過,好些字太繁複,很多筆劃,一筆過便可,卻要用三點(水)。

繁、簡於他,字形各具美態:

我設計字,沒有成見,並不存在用甚麼字便設計得好,哪些又做不好,大陸都是簡體字,也設計得不錯……我是從技術上來說,沒有偏見,乃從開放態度。

往事如煙

人到中年來港,能在大台與不同人周旋,獨他一人掌握字體天地,做人少一點圓通,恐怕不能。

訪問時談笑風生、和氣的前輩,屈指一算也知他走過火紅年代,經歷種種,他不允記者在報道透露半句 - 那凌厲眼神,是迥然不同的兩張臉:

有關字的,我可以談更多,其他不必說……我覺得人,很像一隻螞蟻,像沙石,在世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過去的事便算,悲痛也好,輸掉所有的錢都好,不開心的事不要再提,新一天開開心心便足夠。

即席書上「境由心造,事在人為」,是其做人之道:

我是一個體,環境啱便繼續做,唔啱一早便走……人的忍耐可伸縮,可以很寬,過得到便算,過不到就調頭,愉快面對人生。

他在無綫生存之道,可放諸四方 —— 可以謙卑,絕不卑微的生活態度,記者當下受教即是。

張濟仁是美術學院出身。(相片來源:經濟日報)

Profile

姓名:張濟仁

籍貫:上海

學歷:修讀中文及美術專科

職業:無綫電視字體設計師,合作 22 年至今,另自組公司名「濟仁創意綫」,閒時教學生書畫。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