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自選返工時間地點 絕世筍工出現?

City 08:00 2015/09/29

分享:

圖為HotelQuickly創辦人Christian Mischler在斐濟一邊享受陽光海灘,一邊辦公。(圖片來源:Christian Mischler's Instagram)

人人嫌返工困身欠自由,一間訂房App公司就讓員工上班時間自選、地點任揀,唯一條件是工作成績達標,獲讚絕世好工。科技讓新的工作模式變可行,但一切自由了,就是最筍?

港人返工,每日朝九晚六在辦公室,無論工作日數、時間與地點均通通固定,若然有一間公司,可讓員工自己全部話事,肯定是好老闆吧?想不到正有這樣的公司,且還是在香港註冊、在港設有辦公室!

這間在2012年創立的訂酒店房App公司「HotelQuickly」,其瑞士籍創辦人Christian Mischler近日接受澳洲傳媒訪問,講述該公司全球過百名員工的工作模式,自由度之大,羨煞不少打工仔。

筍工有多自由?該公司的模式,就是一切以工作達標為本,只要員工交得出成績、達到表現要求,其餘事情可由自己決定。例如上班既可在辦公室,也可以是家裏,甚至在沙灘一邊曬太陽,一邊工作亦可;時間也不限制,若員工認為凌晨工作最高效率,大可深夜在電腦前工作;更甚的是,就連工作日數也不限制,若然手腳快,三、四天已做好工作,該周餘下日子可以乾脆放假。

據Mischler稱,此舉的好處,就是可讓員工選擇在狀態最佳的日子、時間工作,有助提高效率。他又指推廣這種結合工作(work)與假期(vacation)的「workcation」文化,可以讓員工更加放鬆,他以自己為例,指最近到了新西蘭,早上到處旅行,下午至黃昏則工作,毋須請假,但也可享旅遊樂。

如此「以成績為本、無固定工時地點」的自由模式,肯定叫不少港人拍爛手掌?可以自選返工地點,大大節省交通時間;沒有了工時限制,若突然有事想提早下班,也自由得多,更甚是想去個短途旅行,邊旅行邊工作,一樣可實現。

在過往工廠年代,工作依附着生產綫,自由的工作模式難以實現,但來到了互聯網年代,限制一一打破,只要能上網,何時何地也可工作,讓新模式有了實現本錢。尤其科技公司,倚重員工的腦力而非勞動力,只要交得出功課,對企業來說,員工在哪裏上班、工時多長,是否還重要?

此外,推行自由的工作模式,不但有助企業作為招聘賣點搶人才,亦是提升效率之法。事實上,就連過往崇尚工作狂文化的日本,文化亦漸改,當地政府擬推動名為「白領免時限」制度,鼓勵金融企業引進,不再着重員工的工時,而是以員工的勞動成果決定工資,就是希望減少不必要加班、提高效率。

當全球轉向創意經濟,類似「筍工」或將陸續有來,甚至被視為讓企業與員工雙贏的得益局面,固然此模式可讓員工更享彈性、更能令他們達到工作與生活平衡,但真的如此完美,無可挑剔?事實卻又不然。

對公司而言,員工經常不在辦公室,與其他員工的溝通交流減少,如何讓員工合作更好、建立辦公室文化,亦是考驗。美國電子產品連鎖店Best Buy就曾嘗試多讓員工享自由,可以彈性安排工時、地點,條件亦是只要做好工作就可,但之後該公司發現,還是需要員工面對面交流協作、開會,才可改善生意效率,最終於2013年放棄政策。

更甚的是,自選工作時間與地點,對大多打工仔來說,有好亦可能無壞。不過企業總不會派免費午餐,給出最大自由度、放棄對工時等的要求,自會對員工所交的成績,不斷要求更多,一如現今推銷員的「跑Quota」制度,既要員工達到業績要求,然後今年達到了,下年就再提升目標,且今次做得愈好,下次訂出的目標就愈高,沒完沒了。

當工作要求愈來愈高,就算沒有了工時規限、地點限制,但是否代表工作會變輕鬆?過往朝九晚六的工作,放工後就是休息、不再理會公司事務,但在新模式下,以成績為本的特點,隨時亦變成人在何時何地,也難以擺脫工作事務,令工作與放假的界綫也變模糊。

更甚的是,員工是否敢減自己工時亦是疑問。2013年美國有大學研究發現,即使實施彈性工作制度,不少上司仍會以工時作為下屬對工作投入程度的指標,影響員工在職場的發展。當上司對新模式的接受程度未夠高,員工還是否敢大減工時?

人人求筍工,希望活得輕鬆,但企業豈會不問回報,反而會想法子施予壓力,讓員工更投入工作。當員工擺脫了長工時、毋須長期在辦公室工作,但心理所受的壓力,只怕仍難以減少。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