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室老闆徐汶緯:冰室不做就會消失

City 12:24 2015/10/19

分享: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不少創業年輕人是屢敗屢戰,才種出成功的果實,

若不能接受失敗,我建議還是不要創業好了。

由「逃學威龍」變冰室「白武士」的徐汶緯(Ray),算是財爺口中經得起創業風浪的青年。

他曾經是中三也未畢業的車房仔,創業4年已賺過百萬元,但又不消1年蝕到銀行戶口剩不足1,000元。

由老闆打回原形做個小侍應,他悟出做老闆之道切忌不聽人言,強將想法加諸下屬身上,最終只會失敗收場。3年後他又一條好漢,現在是兩間冰室和一間火鍋專門店的老闆。

50、60年代興起的冰室不敵時代巨輪而沒落,但80後青年徐汶緯卻反其道而行,化身「白武士」重開兩間懷舊冰室,包括原有40、50年歷史的金記冰室和南龍冰室,兩個品牌分別以6位數的金額購入。

他10多歲時從柴灣搬去筲箕灣居住,2012年時得悉金記冰室因加租而被迫結業,

本身是單純覺得可惜,想食多幾餐,緬懷一下。

但他發現冰室並非沒有生意,只是因租貴而無力經營,遂與老闆陳伯商量,終承繼冰室,翌年重開。

同年他在筲箕灣置業,地產經紀指同區南龍冰室也結業,叫他試試看。南龍老闆吳伯指自己年紀大,子女又不想承繼,冀有人能承繼他。他幾經考慮下,決定接手,同年開業。

中三輟學 長輩一席話覺醒

現年35歲的徐汶緯出身基層,中學時不愛讀書,經常做「逃學威龍」,「最後老師要求他退學,所以中三都未畢業」。

輟學後輾轉做過不同職業的學徒,包括印刷、裝修、清潔、車房等。

不過徐汶緯四叔的一席話,改變了他的命運,

四叔見我蹉跎歲月,又擔心我一事無成,同我講,一係重返校園,一係搵一個專長可以養活自己同家庭。

四叔當時建議他從事飲食業,

反正包食,每日只是帶車錢返工就得!

他經中學同學介紹到印尼餐廳做水吧工作。

返工第3日,老闆娘就叫我打理個水吧,包括切水果、沖咖啡等。

做了一年可以打理整個水吧,覺得自己天下無敵!

兩年後,他向姑姐借10萬元與友人在筲箕灣租300呎舖開串燒店,生意愈做愈旺,月入數萬元,4年間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少年得志令他決定再創業,聽從朋友建議到中環開鐵板燒,但開業後一直虧蝕,曾改做茶餐廳,並減價促銷,最終一年間蝕掉全副身家,銀行戶口由7位數字變剩不足1,000元。

首賺錢感無敵 不需聽人講

他回想,年輕時自以為是、倔強、不聽人意見,

第一次創業就賺錢,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不需要聽人講!

不過中環店開業第一個月已開始蝕錢,

生意差就捽員工數、要超時工作等,曾經試過搞到廚房罷工,開唔到門。

徐說,以前做生意只憑經驗和感覺做事,認為自己200分投入,同事亦要200分投入,結果失敗收場。

現在當然不會要求員工同自己一樣投入,反而多了雙向溝通,決策前後會聽員工意見,多顧及員工感受……老闆不是『大晒』的。

中環店結業後,徐曾跑去連鎖茶餐廳做分店主任,但不足3個月便辭職,原因是「上司太蠢」,

我覺得他的想法蠢過我9萬倍,例如他叫我去拿杯水,點解要那樣拿,我覺得這樣拿的方法效率高些,對個客又好些。

他強調,

老闆叫我做一件事,我覺得不對的,但我都執行,那我豈不是比他更蠢?

打工兩年後,徐汶緯2012年又重踏創業路,當時遇上深水埗一個偏靜舖位急找人頂手,價錢偏低,

最初想做粵菜,但出名的粵菜師傅難請和成本高,想到做火鍋,只需請人揀新鮮食材和煲湯底就可。

結果生意不俗,他亦陸續投資其他飲食生意。但他去年2月在銅鑼灣開ICE POP分子雪糕專門店,受佔中影響,最終結業收場。

徐汶緯說未來會研究可否開冰室連鎖店,

冰室不做就會消失,未必是一件好事;而且香港很奇怪,這些傳統冰室不是沒生意,而是因為有生意,業主加租才做不起,其實是違反自然定律。

他希望能傳承冰室文化,留給下一代。

相片來源:香港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