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學校校長小雨:教育不止一條路

City 16:15 2015/10/26

分享:

距離屯門市中心不遠處,百多級樓梯之上,鄉師自然學校屹立在翠綠山林間。閉上眼,吵鬧歡笑聲清澈響亮;張開眼,白色外牆柱子畫滿塗鴉。

是孩子,為這片山頭注入靈魂。而竭力守護這90個純真靈魂的是12位老師,包括校長小雨(本名李靄儀)。

自然學校主校舍高兩層,外牆油漆有些剝落,非常簡樸。主流學校必備的華麗禮堂、電腦教學、外籍老師,這兒沒有,甚至連校服、測驗、課程規限都沒有。因校方認為,孩子應在自然中成長,在玩樂中學習。

TOPick 編輯到訪時,正值下午小息時間,孩子們在操場追逐喧嘩,在後花園跟蟲子說話,躺在原木椅上發白日夢。稱呼他們為「孩子」,是因看不出半分「學生」的模樣,沒有校服,沒有拘束。

師生平等零距離

一個男孩從老遠大叫:

小雨!

小雨走到身旁,他一臉苦惱說,有昆蟲鑽進衣服裡去。身型嬌小的小雨一把拉着男孩蹦跳,「跳一下牠就出來了」,男孩笑嘻嘻跟著跳。

小雨和同學一起蹦跳。(張永康攝)

看到剛才一幕,禁不住問小雨:

同學都是這樣叫你的嗎?不用叫校長?

對啊,叫老師都一樣,直接叫『小雨』、『火星』,但上課前都會叫早晨,我們會教基本禮貌。

在這兒,每人都有一個專屬的自然名。平等的稱呼,似乎拉近了師生距離。小雨表示,自然學校的學生大多很主動、富有好奇心,亦比較了解自己,

如有同學犯規,老師會和他一起了解為何會這樣做,讓同學有機會探討『自己』是個怎樣的人。

以溝通代替責罵,師生關係自然更親近,小雨笑說,同學時常會抱住老師,又會直呼其「自然名」。但自由自主不代表放任,她認真道:

曾經有一個學生每次都叫我『死小雨』,甚麼都加個『死』字,我就很嚴肅對他說:一,我不是姓『死』;二,我可以跟你玩,但我不喜歡你這樣叫我。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所學校竟然沒有校規?小雨指,校規是為學生而設,但我們的『生活公約』是老師和同學都要遵守。

她以用打電話作例子,校內設電話區,「生活公約」規定無論大人、小孩,都只可在區內用電話。

學校氣氛很自由。(張永康攝)

讓大自然成為老師

說到辦學理念,小雨吐出簡潔6個字:自然、人本、自主。同樣是兩個字,「理念」很簡單,「學習」可複雜得多。

學習是體驗:

年紀愈小,愈應給孩子真實體驗,例如要教蘋果,就給他一個真實的蘋果,而不是蘋果圖案。

學習是對話:

就像語文,單教語文知識、死記硬背不是一個整全做法。反而透過與同學對話,聽他表達自己,或是寫下生活經歷,就能知道他掌握多少。

老師帶著幾個同學,在操場上席地而坐。(張永康攝)

自然學校,顧名思義強調自然,小雨認為大自然本來就有豐富的學習素材。與小雨訪談期間,正好有個同學走來,問小雨借放大鏡,原來是要用放大鏡聚焦陽光,燃燒拾來的枯葉,真真正正「和陽光玩遊戲」。

男孩子很喜歡的原始玩意。(張永康攝)

然而,感受大自然也不一定是享受。小雨笑說,在炎炎夏日,學校的冷氣只會為機器而開,從不為人開。

開冷氣是因為人覺得熱、不想流汗,但其實熱和流汗都是很自然的事,流汗更可幫助排出身體毒素,亦是在感受大自然。

課室一年四季都不會開冷氣。(張永康攝)

小雨希望,享受大自然能成為孩子一生的美好回憶,又說很多家長讓孩子來讀書,是因記得自己小時候「通山跑」好快樂,希望自己的孩子感受同樣的快樂。

同學的功課。(張永康攝)

可是,在沉重的教育制度下,父母望子成龍,催谷子女考入名校,「怪獸家長」應運而生。小雨卻認為,上學不是比賽,是要培養責任心和自理能力,功課的作用就是讓孩子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我們有否問過小孩想怎樣?在大人眼中,連玩耍都要有意義、要認真,為何就不能讓小孩純粹玩耍?

學習與玩樂,缺一不可,是時候還孩子一個健康愉快的童年。

對於外界質疑自然學校的畢業生能否與主流中學接軌,小雨坦言,過去幾年學校的畢業生,大多數都是升往Band2、3學校,只有少數人升讀Band1中學,但大部分學生都能適應主流學校生活,另有部分學生後來轉讀創意書院等另類學校,尋求適合自己的方式繼續學習。

盼教育更多元廣闊

校舍近50年歷史,不時要維修。(張永康攝)

2007年至今,自然學校在這山頭經歷了8個寒暑。從一開始只有14名學生、4名老師,到現在全校近百人,近年入學申請爆滿,一切得來不易。小雨本為社工,

有時看書見到別人感謝老師,會覺得成為這樣的老師,好像是一件很浪漫、很美麗的事。

碰巧因參與自然協會活動結識一班教師朋友,當時大家有個共同願望,想要辦一間非主流實體學校。後來一起到台灣考察,小雨大開眼界,

原來學校可以是這樣的嗎?學生可以這樣自在的嗎?

她心想,既然台灣可以,香港都能做到。然後,他們一直堅持到今天。

課室裡,讓同學休息玩耍的的角落,牆壁畫有漂亮塗鴉。(李海藍攝)

去年接替海星成為新任校長,小雨表示,小一面試中,最看重家長對教學理念的認同,其次是學生自己意願,絕不是以能力挑選。

至於學校的目標,她明言希望1、2年內可正式開辦中學,現正在做各方面準備,包括籌錢改建、做課程實驗、老師培訓等,期望作充份預備再向教育局遞交申請。

辦學夢成,有否懷更大夢想,改變香港教育風氣?小雨笑一笑,

我們只是想繼續堅持做我們覺得好的事,不是叫其他學校照抄。

若自然學校能為教育界帶來思想衝擊,她倒樂見學校多交流,教育變得多元化,

我相信教育不止一條路。

通往自然學校的路,是被大自然環繞的長長樓梯。(張永康攝)

學校拒絕應考TSA

最近在教育界鬧得熱烘烘的,離不開3個英文字: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小雨坦言局方曾發邀請,但學校拒絕,因此同學從不用考TSA。她澄清不是反對考試,亦明白TSA的目的,

現在問題不是出於『考』,是出於『操』。

她認為,或可參考學者建議,如抽籤考試,避免學校強迫學生操練。

考試的目的,是要思考的問題。

另附學校基本資料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