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琪:義遊給我的快樂時光

休閒 19:07 2015/11/09

分享:

長洲島上唯一一家尼泊爾雜貨店,老闆是尼泊爾人,賣的是尼泊爾貨,顧店的卻是身穿鮮艷民族服、留黑長髮的李慧琪(Pink)。

她在香港土生土長,7年間,她遊遍南美、歐洲、印度、尼泊爾等地,在各國各地孤兒院與孩子一同嘻笑玩耍,Pink顯出的自在、隨和、開朗,和城市人的倦容可真不一樣。

長洲上的尼泊爾雜貨店。林宇翔攝

西藏醒覺 蒙古義遊

2004年,Pink剛從中大新聞系畢業,當上財經記者,出入豪華酒店,嚐盡珍饈百味,可奢華在她眼中卻只是浮雲一片,

原來當你不用付錢,山珍海味和街邊魚蛋沒分別,不外如是。

兩年後,Pink決定要放個長假期,第一次揹着背包隻身往西藏出發,

那次是我的醒覺之旅,一落機就哭,西藏這地方太感動我了。

旅程中,她認識了一個上海背包客,那人說了一句話:

如果你緊握拳頭,你擁有的只是一點點,如果你放開拳頭,你擁有的是全世界。

簡直是當頭棒喝,原來我一直所做的,不是心中的夢,那時很想放開所有,看看這個世界。

就這樣,Pink在心裡下了決定,要儲錢環遊世界。

西藏之旅使她覺醒,與孤兒院的緣分,則是始於07年的蒙古義遊。

Pink坦言,選擇到當地孤兒院做義工,純粹想添一重意義,

那時想去幫人,卻發現其實是自幫,一切都是為自己開心。

如今憶起蒙古之行,感動依然。Pink說道,孤兒院的小孩都習慣了義工到訪,通通都說不會哭,但她和義工團隊真要離開時,小孩卻大哭起來,

上車了,他們還會在窗外捉住你的手,車開了,還要跟著跑,跑到追不上才放手。

無邊草原上,蒙古孩子目送遠去的那一幕,畢生難忘。

環遊世界 找尋快樂

儲夠了錢,Pink果真撇下所有,隨心闖蕩。本預算一年的旅遊,闖着蕩着,結果遊了2年零3個月。

Pink的環遊世界路線。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可想不到,旅遊都會有厭倦的一天。Pink遊玩到哥倫比亞時,忽感身心疲憊,

當一個不規則的旅行變成規則的日常生活,會好厭,每天看旅遊書跑景點、找旅舍,我覺得要停下來。

Pink在旅遊時拍下很多照片。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她想起在蒙古孤兒院做義工的快樂時光,便在當地找了一家孤兒院又當起義工來。

我當時backpack(背包旅遊)了一年,發覺那種快樂等於吃了一杯雪糕、買了個名牌袋,是會空虛的。

為了找快樂,Pink開始改變旅遊方式,直到後來在印度做義工、學打坐、瑜珈,她找到答案。

在印度時,有些朋友有剃頭,說很爽,加上自己亦想學習放下,所以決定剃頭。

身邊的西班牙友人隨手拿起小剪刀,胡亂剪、胡亂剃,煩惱絲散落一地,Pink和朋友卻笑得開懷。

2009年,Pink剛剃頭。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旅遊中學會徹底放下

6年前剃頭,今天一把秀髮已長過腰,Pink笑言之後再沒剪過。頭髮長回來不要緊,要學會的記在心裡就足夠。

她自言,旅居中學會了「徹底let go(放下)」,再沒有物品牽拌,自由得好像會飛。

你可以繼續享受人生,住大屋、買衣服、吃好東西,關鍵在於你可否離開它們。

Pink認為,旅遊就是學習的捷徑,

出去一年學習到的,等於在香港10年,『learning curve』很斜。

旅遊使Pink變得更成熟。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旅居兩年後,她回到報館,發覺財經世界沒變、報館沒變,但自己徹底變了。

很多人都會去旅行,但去完還是改變不了現狀,要回到舊世界,過頹廢、自己不喜歡的生活。我很幸運,可以行到自己喜歡行的路。

Pink直言,旅行不需要意義,只需跟著心走,觀察、反思、醒覺,自然會成長。

Pink常到訪的尼泊爾孤兒院。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脫離上班族,Pink過着逍遙自在的生活,不時帶義遊團到尼泊爾孤兒院,又會到各地分享遊歷見聞。問她錢從何來?她說是靠撰寫文章、帶義遊團、教瑜珈,

其實秘密就是不要想錢,越怕無錢就越無錢,雖然我無錢無樓無狗,但我覺得自己甚麼都有!

心繫尼泊爾 義賣賑災

地震後,尼泊爾面目全非。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今年5月,尼泊爾發生7.8級大地震,Pink當時身在當地,幸好安然無恙。尼泊爾一直是她最愛的地方之一,眼見這地陷入困境,她決定創立非牟利組織「Light On燭動」,為尼泊爾賑災。

地震後,Pink帶了一些咖啡豆和茶回港作義賣,想不到長洲的尼泊爾老闆一口答應借出雜貨店。她表示,正計劃協助尼泊爾重建學校,目前籌了40萬,目標是80萬。

學校倒了,孩子只可以在樹林上課。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Pink心繫尼泊爾,尤其是她常到訪的孤兒院孩子,

我以前很討厭小朋友,城市的小朋友很恐怖、是怪獸,出到去才發覺真正的小朋友原來是很可愛的。

常擁抱孩子的Pink,小時候卻從來沒感受過擁抱的溫暖。

旅程中走出童年陰影

家裡有個暴躁爸爸,終日對家人又打又罵,Pink 3歲的時候,媽媽消失無蹤,剩下她和姐姐繼續受苦。姐姐長大了一點,受不了又離家出走,剩下Pink獨自忍受爸爸虐打。直到大學畢業,才終可脫離魔掌。

多年過去,Pink再沒與家人相見,而心中的鬱結,在旅程中漸散,

多謝爸爸,因為他讓我學懂了很多事,磨練我。如果我不是這樣長大,可能現在和一般人的生活無分別。

能如此豁然,實在不容易。

Pink自言不強求再見家人,一切隨緣。林宇翔攝

如果再見到爸爸,會做甚麼?

給他一個擁抱,可能他覺得我癡線!

說罷,Pink哈哈大笑,一笑泯恩仇。

 

從他們身上學到更多,請讚好「 TOPick 新聞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