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飛啦!」旅遊編輯 捐窿捐罅揾着數

City 15:46 2015/11/17

分享:

相片來源:香港經濟日報

「又飛啦!Fly again!」相信這句對熱愛旅遊的你一定不會陌生。本身愛旅行的周錦基在4年前創立旅遊網站「又飛啦!」(Flyagain.la),吸引了愛旅行的人加入,令興趣變成工作。

周錦基本身熱愛旅行,冰島和挪威是至愛。2011年,他忽發奇想,

不如開一個網站,將所有便宜機票和酒店的資訊集合一起,成為一個信息中心。

「又飛啦!」(Flyagain.la)應運而生,專門搜羅和發布平價機票和酒店住宿資訊,「惠及」無數熱愛旅行的香港網民。

一定要用『.la』

周錦基指,成立「又飛啦!」時的投資額極低:

唯一支出是域名登記費,『.la』是老撾的域名,貴一點的,但我死都要用『.la』,因為要配合『又飛啦!』這個chinglish名字。

他續說:

叫『又飛啦!』,就是想人們真的『飛』,去看看這個世界別人過得如何。

起初周錦基一邊返正職,一邊營運網站。直至13年左右,眼見網站人氣漸高,香港人對旅遊資訊的需求與日俱增,他於是辭掉正職,專心營運「又飛啦!」和旅行,試過臨上飛機前仍在測試搜尋得到的平機票和寫文準備發帖,

當飛機駛往跑道準備起飛時我仍在寫,終於趕及在飛機飛上天前一刻寫好和發布。

吸引航空公司合作

「又飛啦!」成立以來,其Facebook專頁有超過38萬讚好人數,平均每天增加千多名「粉絲」,人氣極強。甚至吸引航空公司、旅行社以至機票預訂網站等合作。

例如8月「又飛啦!」就跟酷航(Scoot)合作,適值新加坡50周年國慶,雙方來個「即日來回新加坡之旅」,「又飛啦!」派員登上早上7時許香港出發的酷航班機,清晨回到香港,途中全程直擊航班情況和新加坡食玩買熱點:

當然跟企業合作做企劃時要小心處理,否則粉絲會鬧我們收錢賣廣告。

能如此受歡迎,其實有賴「又飛啦!」團隊不停搜羅平價機票資訊,吸引粉絲關注。

平機票從何來?

到底為何會出現2,000、3,000元香港飛歐洲之類平得不合理的機票?周錦基也坦言不知原因,

有些(平機票)一小時後已從系統上消失,有些卻可賣足3個月,航空公司總會有其原因。我們沒有犯規,總之大家開心地找到平機票就算。

「又飛啦!」的平機票的資訊均是由編輯團隊自己搜尋回來,也有部分是粉絲主動報料。

周錦基指一指不遠處的幾位年輕同事:

他們都是全職編輯,每天上班就是『捐窿捐罅』搵平價機票和酒店,都將興趣變成工作。

編輯團隊中有本身從事網絡營銷者,也有網絡工作經驗稍遜、但很熟悉航空的同事,

漏洞價、古怪的機票,他也有辦法找到出來。

例如早前的「台港歐」等機票,只要訂購香港來回歐洲機票再另加一張香港往台灣或日本的單程機票,機票連稅價可低至3,000、4,000元,比普通一張來回香港及歐洲機票平足數千。

但要測試出這些平機票的配搭和訂票方法既複雜而且需時,試出至抵價後發帖通告天下前,又要經周錦基過目和微調多次,因此一段只得數百字的帖文,背後隨時寫足兩天。

我們想香港人的旅遊眼界放大點,計劃行程時不止搜尋最普通的來回機票。

編輯「工作困身」

所以,招聘廣告上的第一項工作說明是「工作困身」,

就算放了工,仍繼續搜尋資訊和回答粉絲問題,有時會做到凌晨,早上9點半開始再上班。

另一項是「人工低」,

是指他們會花光人工——他們是第一個知道平機票,當然會自己先買。

但香港打工仔哪有這麼多假期去旅行?

公司第三項特點是:人工不算高,但假期卻超多。我們有20天大假。員工就算放無薪假去旅行,我也照批。

設群組助交流

除了專頁,「又飛啦!」網站年初更增設「又飛啦!旅行團」群組,供粉絲交流旅遊心得,短短數月已有逾7萬成員,平均每星期有1,400名新成員加入。

人氣超強,可是罵戰卻不時上演,

我的心態是有人氣才有財氣,人多就易亂,因此要好好監管,確保大家開開心心。

周錦基於是新增「小編」崗位,不需找機票,卻專司管理群組。

年輕人要督促?

「又飛啦!」團隊成員不少是80、90後年輕人,周錦基表示有好處亦有壞處:

年輕有好處,但易不專心工作。以前(一人生意),我沒心情大不了關掉電腦去旅行,現在有了團隊我卻不能停下來,因為我一停他們也會停。

 

就算我在挪威旅行,到挪威深夜,員工在香港開始返工時我要用WhatsApp和電郵督促他們工作、改文和回客戶電郵等,完成工作小睡兩小時便再出動。

新推旅遊主持

現時香港的平機票網站市場處於三強鼎立局面,周錦基坦言,若只集中於搜羅平價機票和酒店資訊,發展將現瓶頸,必須要引入新元素豐富內容,包括發展Flyagain.tv,製作旅遊資訊節目。

Flyagain.tv 近日已推出數條beta短片,90後主持人「阿拉」進行街訪,問途人「批不批准伴侶跟異性單獨去旅行」、「阿媽和情人都想跟你去旅行,你會點揀」等。

「阿拉」本身於香港電視(HKTV)工作,亦有自家YouTube頻道。他在Flyagain.tv既要出鏡做節目主持,亦參與剪接和後期製作。大學時主修護理學的他,坦言喜歡影片製作多於護士工作,「有機會滿足旅行和拍片的願望,當然要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