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小店發起人龐一鳴:改變社區從小事做起

City 16:50 2016/02/05

分享:

不知何時開始,某間小店突然宣布結業,唏噓過後,市民繼續習以為常;不知何時開始,香港愈來愈似倒模城市,吃喝玩樂,來來去去離不開大財團。面對刻板生活,有人視而不見,依然故我,龐一鳴卻選擇身體力行,提出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為對抗地產霸權,龐一鳴提出了「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拒絕光顧連鎖商店及餐廳;他發起「港嘢」,支持本地農業及其他產品,希望給大眾多個選擇的平台;面對某些不做事的政治團體,他參選過上屆立法會及2015年區議會,希望改變政局,惜兩次均告落敗。

時至今日,他繼續向大財團說不,拒絕光顧連鎖商店及餐廳,出入亦盡量以單車代步。旁人可能會認為他傻,覺得他的行動無補於事,龐一嗚仍堅守信念,

因為放棄就等於接受現實,件事不會改變。

別人笑我太瘋癲?

日復日,年復年,龐一鳴以單車代步,平時會為自己發起的組織「港嘢」的到會服務運送食物,並到港島區的學校教授戲劇。普通市民坐地鐵過海,最多亦可能只是20分鐘的車程,但他踩單車加上搭渡輪,車程卻長達2至3個小時。

香港是個講求速度及效率的社會,龐一鳴的生活習慣,的確令人匪夷所思。龐一鳴坦言,自己開始以單車代步經常遇到阻滯,

開頭一定不方便,因為不熟悉道路時會緊張。而且每日都會遇到不友善對待,例如馬路上的車;出入市政大廈時亦會遇上保安阻撓,因為單車不能入內,但慢慢和他們溝通多了,大家一人讓一步,就開始讓我在樓下泊單車,所以只要多溝通就會有改變。

龐一鳴的堅持,開始打動他人效法,他最近和香港單車同盟合作,推廣單車代步,吸引20多人參與,當中不乏中環灣仔上班族。他會為對方設計好騎車路線,甚至陪對方踩一次,以實際行動鼓勵對方,踏出改變生活習慣的第一步。

龐一鳴平日慣以單車代步,如要過海的話就會到觀塘碼頭坐街渡。(陳偉英攝)

自己堅持光顧小店,如何與朋友相處呢?龐一鳴指,初時約朋友吃飯時少不免會遇過困難,最重要大家慢慢溝通。

我多數會在選地方時主動提出,大家去得多習慣了就會ok。其實情況就和有朋友食素很相似,當初好似大家都要就你,但耐了大家又會發現其實這樣也不錯,慢慢大家觀念就會有轉變。

不少家庭長輩總以收入去衡量成就高低,幸運的是,龐一鳴的家人總給予他支持。

他們由尊重,到覺得你做的事幾好,最後自己都有改變,開始幫襯小店。

唯一例外的,是嫲嫲仍然對他萬般不放心。

嫲嫲會講搵份較穩定的正職,到現在都會擔心。唯有向她解釋現在這一代已和上一代不同,及向她解釋自己是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有時會比訪問的相給她看,讓她明白更多。

改變從消費習慣開始

種種堅持,全因龐一鳴深信,要令社區改變,需從生活小事做起。他發起消費者運動,在社區中推動本地生產及環保理念,希望為社會帶來新貌,

當培養到一班不同的消費者,然後就可以想像爭取一個不同的社會。

人們每天都在消費,但卻沒有人反思消費背後的意義。事實上,購物就像一張選票,人們平日生活中每一次消費,就是為希望過哪一種生活方式投票。龐一鳴認為,

一般市民不是不支持環保及本地生產,而是平時缺乏機會接觸,不知道自己原來有選擇。當他們收到禮物,知道有這一種選擇之後,就會繼續用下去。好多人都是需要第一步。

他又舉例,自己會送環保廁紙給母親、送不鏽鋼飲管給姐姐,因為簡單的一份禮物,亦可用作和家人分享更好的生活。

如今發起拒絕地產商的運動已經5年,他怎樣看待今日的成果呢?龐一鳴認為,撐小店的文化已漸入民心,他舉例指,有人買散水餅,會透過他們的平台去找合適的小店;亦有人在出發到外國工作假期或交流前,選擇購買小店產品作手信,因為知道是本地生產,送給外國人時會更具代表性。

再者,對比起冰冷、機械化的連鎖店,小店的人情味亦是為人稱道的地方。他分享自己的見聞,

試過見到一間售賣本地健康食材的店舖,會幫客人切好食材,讓他們下班來到拿取後可以盡快烹煮,毋須再花多一重功夫,就好似整湯包。這些舉動令我好窩心,因為增加了社區意義。你行過間舖頭都會想入去,不是來買野也好,可能只是路過都會想入去探下對方。

他不時在區內的茶餐廳流連,因為比大集團的連鎖食肆更有人情味。(陳偉英攝)

盼香港真正命運自主

不過這些人情小店卻淹沒在發展洪流中,社區只剩下一式一樣的連鎖店。龐一鳴認為,病源是令人卻步的高樓價,

房屋貴是所有問題的核心,然後再延伸到其他行業,租金受到影響;再加上這個問題亦影響其他細微地方,例如商店入貨時要揀大路的貨品,一些小眾的東西都不敢入,因為不知賣不賣得出,點交租呢?所以千絲萬縷的影響都是源於此。

大集團的龐大影響力是另一原因,

大財團壟斷晒所有行業,可以做到「水平式」影響,因為牽涉了生活各個部分,例如巴士,車廂上的廣告;而居住地點方面亦可以和交通工具結龍,落車就去商場,再行回家,可以透過佢有的空間去影響你。

龐一鳴認為,如果只是被動地等待社會改變是不切實際,真正重要的是大眾改變習慣,從而影響社會。發起不幫襯地產商前,龐一鳴曾在南美闖蕩一年,這個旅程,亦是啟發他日後發起不同行動的開端。南美國家不時爆發示威衝突,對龐一鳴來說,南美是他心目中的革命之鄉。走過這些國土,最令他感嘆的是,

其實不公平、壟斷的事全世界都有,不過南美的人一定會企出來爭取,香港人就不是個個都會這樣做。

眼看南美人一直追求「命運自主」,反觀香港,人民卻一直被豢養。

你又願意「命運自主」,從自己開始做起,一步步為社會帶來改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