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港人Benson Tsang:香港人該為香港做一些事

City 11:29 2016/01/26

分享:

典型香港人,上班下班,營營役役,過着典型「香港式」生活。平等分享行動發起人Benson Tsang(曾志浩)本業是室內設計師,他自言醒覺之前,自己就是典型香港人。

以前我是工作狂,一日做十幾個鐘,不問世事,只顧工作。

從前在中環上班,客戶全是富裕人家,Benson不諱言自己的工作就是「幫人洗錢,洗到不眨眼」。

醒覺以後 走進社區

直到2010年,反高鐵運動使他醒覺,漸漸看見社會不公義的事,開始自我反思。

我是社會既得利益者,當我知道原來每賺1元,其中有5毫是在弱勢社群剝削回來,我真的很憤怒!

藉着街頭拍照,他留意到許多露宿者和拾荒者,正瑟縮於社會邊緣,掙扎求存。

Benson常拿起相機在街頭角落拍下拾荒者的身影。(曾耀輝攝)

政府於2011年向全港市民派發6000元現金,Benson靈機一觸,與10個朋友合作透過網絡籌集善款,買物資送到社區有需要人士手上。

「一旦開始,就不忍心停下」,他與一班戰友以「街坊」身份,向社區中的露宿、拾荒者分享飯盒、鞋子、外衣、超市券,也就是無組織、不定時舉辦的「平等分享行動」。

許多人看見Benson與戰友在網上發布的行動,會留言寫下4個字—「好人好事」。不過Benson直言每次的回應都一樣:

只有該做的事,沒有好人好事。

「每個真正的香港人,都該為香港做一些事」,他就是真正的香港人。

分享給有需要人士的各種現金劵。(曾耀輝攝)

土生土長 紮根香港

Benson的一雙手,曾為奢華大宅設計裝潢,亦曾經翻過上百個垃圾桶,體驗拾荒者找汽水罐的辛酸。「香港好極端」,是他真真確確的感受。

香港是富裕階層的天堂,相反,也是窮困人的地獄。

可是貧與富,始終愈離愈遠,無法跨越的,只好默默承受。

從政治到民生,香港的紛爭問題天天加增,有人選擇沉默,有人選擇離開,Benson卻堅決道:

我是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在香港活了這麼多年,這個地方屬於我,我為何要走?我不會走。

他自言,太太曾勸他續領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以防萬一,但自己即時拒絕。

年青未必「廢」

問他覺得新一代年青人是「廢青」嗎?他想了一想,認真說:

每個年紀、年代的人,都有廢和不廢。

他沒有解釋太多,說了一個故事。

早陣子,Benson收到別人寄來的超市券,裡面夾了一張紙,寫上寄出的因由。寄件人是一名大學生,替人補習賺了點錢,決定拿出來,讓老人有一餐溫飽。他最後一句話是:

我地班大學生食多幾餐「頹飯」,又有咩所謂呢?

大學生的親筆信件。(相片來源:Benson Tsang的fb)

Benson看畢,呆了。

我對年青人很有盼望,社會未來屬於他們,年青人應該好好掌管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