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廉唧成花?80後港女教正宗韓式唧花

休閒 12:28 2016/02/12

分享:

送情人一束花,甜蜜一時,鮮花終凋謝。用奶油忌廉唧出片片精緻花瓣,與情人分享親手造的韓式唧花蛋糕,浪漫得來,不失驚喜。

80後Cherrie Wong赴韓學習唧花後,回港開班教授正宗韓式唧花,堂堂爆滿,更獲邀飛往台灣、杜拜授課。

韓式唧花像真度十分高。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韓式唧花像真度高

唧花蛋糕源自美國,七彩鮮豔,爭豔鬥麗;後來傳到韓國,顏色轉偏柔和自然,像真度高。Cherrie表示,正宗韓式唧花,除著重自然調色,唧嘴、牛油都要用「韓國貨」。

韓國唧嘴薄身,唧出來的花瓣會更自然,buttercream(奶油忌廉)所用的牛油都要專程去韓國入貨。

香港賣的牛油是黃色,韓國賣的是白色,為取最佳調色效果,她堅持用韓國牛油。

成本最貴的就是牛油,香港10多元有一塊,韓國牛油要近90元,還要飛去買。

唧花的工具在烘焙店可買到。(陳偉能攝)

初學者唧靚花要練3小時

從早上10時上課至下午5時,學生挽著製成品離去,導師Cherrie還來不及清潔課室,就歡迎記者內進,即場示範唧花。

先將白色的奶油忌廉調色、攪拌。(陳偉能攝)

先將白色的奶油忌廉調色、攪拌。(陳偉能攝)

奶油忌廉放進唧袋。(陳偉能攝)

右手握緊唧袋,左手拿起小托盤。(陳偉能攝)

右一唧,左一轉,唧出片片花瓣。不消一分鐘,一朵紫紅色小牡丹呈現眼前。

Cherrie自言最喜歡牡丹的花形。(陳偉能攝)

Cherrie建議,初學者可先學較易上手的玫瑰。而要唧出一朵「靚」花,沒有捷徑,只有耐心練習、練習、再練習。

初學唧一個蛋糕10朵花,要花5小時,首2.5小時通常都不行,踏進第3小時就可能成功唧到第一朵花。

她笑言,自己當初也下過苦工,才換來今天的輕鬆。

她曾先後兩次飛到韓國學習唧花,朝9晚8密集式上課,為期兩星期,回港還要「交功課」。

我學完回來,老師要求我每天每款花要唧50朵給她看,我唧了一個月才上手。

30多款花,每款50朵,屈指一算,豈不每天要唧1500朵?想一想,也覺手軟。

上班族轉行 全職賣蛋糕

接觸甜品蛋糕以前,Cherrie本是銀行上班族,至2010年末,因工作太勞累而辭工。

那時興Macaron(馬卡龍),我上網找食譜焗,朋友反應不錯,自己愈整愈多,開始賣給人。

9個月後,她決定自立門戶賣蛋糕,後來又想,何不試試開班教授?2012年起,她就在自家品牌Momo Momo Bakery開班,教授製作糖霜(Royal icing)吊線、翻糖蛋糕(Fondant Cakes)的技術。

Cherrie指,將會開班教用全天然豆蓉代替buttercream做唧花。(陳偉能攝)

時裝有潮流,甜品亦有。韓式唧花在甜品界冒起,蛋糕上朵朵花兒幾可亂真,Cherrie一見傾心。

在Instagram看到照片,勁靚!立刻問對方可否學。

赴韓學有所成之後,她即回港授課,一星期5堂,每堂10人。學費動輒上千元,至今仍堂堂爆滿。

韓式唧花初班每堂費用為1500元,Cherrie會教唧玫瑰。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她表示,學生主要分3類:平日早上時段為家庭主婦;放工時間以上班族為主;假日則多為行家(甜品師傅)。

相比從前賣蛋糕,Cherrie更享受現在當導師,負擔較輕,收入更增逾一倍。

遠赴台灣杜拜授課

韓式唧花熱潮絲毫未退,更湧至台灣,甚至杜拜。

Cherrie早前已5次到台灣授課,現更合伙在台灣開教室,港台兩邊走。(陳偉能攝)

芸芸學生中,最深刻的一個來自台灣。

有一個學生,上了2堂都對我不瞅不睬,完全不理我,我有點惱,一問之下才得知原來他是聾啞人士!

在台灣,有難忘誤會一場;在杜拜,也有「蝦碌」事一樁。

Cherrie指,杜拜女人平時出街都會戴黑頭巾,只露眼睛不露相。來上課的全是當地主婦,進到課室,她們就會脫下頭巾,埋首唧花。

有一次,課室冷氣壞了,Cherrie請一個男技工進來修理,

他一進課室,學生就很驚慌說『男人不可以進來!』,又紛紛搶回頭巾遮擋。我一想,才記起當地的禁忌。

甜品起家不嗜甜

女人愛甜品,看似理所當然,可Cherrie卻「耍手擰頭」:

我不吃甜品!

不嗜甜的她,就連甜品事業之始—馬卡龍,也沒吃過一口。

 做給朋友,我願意,但給自己,我寧願落街買。

她笑著說。

原來,出自這雙巧手的精緻甜點,除了授課,從來只為朋友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