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造人」難 點止土地問題咁簡單

親子 18:02 2016/02/19

分享:

相片來源:YouTube截圖

政府剛剛公布2015年出生人口數目再度下降,對比2014年,足足下跌4%,唔怪得家計會鼓勵各位爸媽生夠「半打」!

今早聽到同事們七咀八舌討論徐濠縈懷有第二胎的花邊新聞,好事之徒還加多句:

徐濠縈都算高齡產婦,佢都有勇氣生,嫻姐你仲好後生,幾時生多個?

事實上,家中的四大長老間中都會暗示嫻姐追多個皇帝女,湊一個「好」字。可惜,嫻姐兩公婆為口奔馳,加上香港「土地供應問題」嚴重,在香港地「造人」談可容易呢?

1. 居住環境狹窄

嫻姐有個疏堂表妹自細很喜歡小朋友,她為了儘快儲夠首期上車,早年不顧長輩反對「裸婚」,婚後更與翁姑、丈夫的三兄弟同住在500呎公屋,其中大伯已娶妻並育有兩女,過上一家八口四姓人的生活。

可惜未做到媽媽,表妹已經與丈夫離婚收場。嫻姐後來從三姑六婆口中八卦到,原來表妹兩公婆與叔仔同住一房,中間以木板隔開,稍有聲音便會驚擾到對方,夫妻生活並不如意,加上家中人多是非多等種種因素,總之現實總是殘酷的!

2. 土地供應問題

香港酒店業蓬勃,嫻姐「做女果陣」單是九龍塘已有30間左右的時鐘酒店,身邊不少情慾男女紛紛到九龍塘尋「理想」。

時至今日,初踏入社會的年青男女,半份人工作家用,扣除日常生活費後已所餘無幾。況且時鐘酒店已轉型做自由行生意,付費「爆房」已成奢侈品,尋找一遍樂土與「打令」纏綿一番可謂難事。

於是,公園﹑殘廁﹑後樓梯﹑巴士後座﹑地鐵月台,甚至馬路旁也紛紛成為情侶約會地……

情侶連「煙韌」的地方也沒有,試問夫婦又哪有地方「造人」呢?連製作過程都遇上重重困難,無怪乎香港的出生率節節下降!

3. 生活逼人

嫻姐婚後租住私樓,土地問題尚算得以解決,然而閨房問題亦如普羅已婚打工仔般嚴峻。

嫻姐兩公婆都是全職人士,每天應付朝九晚五,甚至朝九晚九的繁重工作,放工後已經身心俱疲。回家後,嫻姐負責買菜煮飯,老公則負責陪皇帝仔溫書做功課,躺上床的時候往往已經是晚上12時,想起翌日要7點起身返工,眼皮不自然地在5秒內迅速入睡。

想當年嫻姐間中都會煮燭光晚餐、換套性感睡衣醖釀下情趣,依家連睡覺的時間都欠缺,更何談抽時間「濕平」添置性感小背心?

日日為口奔馳,性感小野馬亦終有一天變老馬!

還記得剛過去的情人節,皇帝仔到表哥家中打機,嫻姐難得跟老公「二人世界」,怎料吃過晚飯後,老公卻冷冷拋下一句,

今日行到好攰呀!早D訓啦!

4. 殘障教育政策

推行國教科、普教中、於小學推行學習繁簡二體、TSA等接二連三荒謬的教育政策,加上風雨飄搖的動盪社局,實在令嫻姐十分擔心皇帝仔的將來。

懷胎十月的時侯擔心小朋友的健康,小朋友出生後又擔心他的將來,

試想想,自己的心肝寶貝將會在殘障教育制度下長大,每天為繁重功課、操練TSA和考試而勞累,你還願意把他帶到世上嗎?

恐怕政府要解決以上種種問題,才能令香港出生率下降的問題找到出路!

都市嫻情

嫻姐,80後職場師奶,兼職返工,正職做「阿四」,陪皇帝仔吃喝玩樂,最叻計婆仔數,平日嗜好就是捐窿捐罅搵著數,有着數記得預埋我!

撰文 : 都市嫻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