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ely Planet 中文作者阿翔:人生不只一個劇本

休閒 15:45 2016/04/08

分享:

夢想與麵包,能兩者並存?生活和生存,真的是兩碼子事?自2005年畢業到西歐旅行,鄭翎軒(阿翔)購入人生中第一本的《Lonely Planet》,之後每到一個地方旅行總會買一本。沒想到昔日一個愛旅行的讀者,今日卻成了《Lonely Planet》的中文作者。

2010年《Lonely Planet》公開招募及培訓華人作者,並於2011年首次出版由華人取材和撰寫的《孤獨星球》中文版。2015年第一次有港澳台的參加者在招募中獲選,當中包括兩位香港人,80後背包客阿翔便是其中之一。

相片來源:程志遠 攝

孤獨星球之旅

加入《Lonely Planet》後,阿翔分別到北海道和台灣新竹、宜蘭等地展開調研之旅。能夠邊去旅行邊賺錢, 驟眼看似是一份優差,然而工作過程其實十分艱辛,「膽大心細面皮厚」,一樣都不能夠少!

《Lonely Planet》於讀者而言是一本工具書,但於作者而言是我們的遊記。

阿翔笑言在北京參與培訓營時,曾到王府井小吃街嘗蝎子串﹑海馬串和海星串,「而家咩蛇蟲鼠蟻都唔怕」!亦曾經因要在2日內要試住5至6間酒店的住宿,故此厚着面皮於一天內到訪幾間酒店扮作入住,「好似睇樓咁」東摸摸西看看之後離開,為的就是要「捐隆捐罅」為讀者寫下不同的住宿體驗。

因《Lonely Planet》中所介紹的住宿介紹全出自作者的親身體驗,絕對「靠得住」!這亦是阿翔當初購入第一本《Lonely Planet》的原因。

相片來源:受訪者網誌《世界旅圖》

回憶起北海道之旅的難忘事,莫過於冬季「賞花景」,誠然變化莫測的天氣對旅行者來說是最大的挑戰。出差到北海道富良野之時正值冬季,整個北海道被冰雪所包圍,卻偏偏要把北海道的花海記入書中。雖然未能親眼目睹花海之美,阿翔說,

但原來親身經歷過是不一樣的,起碼你會知道花田大概有多大,不同的位置會種植甚麼東西,加上問問當地人,大概就知道花田是甚麼樣子。攝影師會幫忙在花朵盛開之時來拍照,所以不用擔心書中的內容會『很假』。

相片來源:程志遠 攝

《Lonely Planet》作者乃自由業工作者,薪酬只包括調研費用和稿費。阿翔坦言第一次到北海道出差,因經費控制不好,連機票錢也要自己出,他認為不能把《Lonely Planet》作者當成是一份受薪工作,只可以說《Lonely Planet》資助自己去旅行,省吃儉用的話才會稍為有賺。

工作收入不穩,旅行和生活的開支所需只靠在迪士尼打工賺回來。阿翔誠言這是一份無法維持生活的工作,可是做得開心。

還記得有個牧師在教會聚會中講到,『不是因為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所以有希望。』我想自己就是有一份很蠢的勇氣才可堅持下去。

走出第一步

加入Lonely Planet前,阿翔已走遍東歐﹑西歐﹑夏威夷﹑摩洛哥和西撒哈拉沙漠,更擔任日本311地震和坦桑尼亞孤兒院的義工。隻身走過浮華大地,澳洲工作假期的回憶成了他走下去的力量。

阿翔於2005年中大畢業後加入迪士尼樂園擔任表演人員,入職幾個月便升為組長,此時他卻選擇辭職到澳洲工作假期。

他在網誌中提到,

我的澳洲之旅,奠定了我今天的旅行態度、造就了今天我對旅行的執著、打開了我邁向大世界的大門,可說是旅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阿翔(中)與室友在澳洲的啤梨園一同工作。(相片來源:受訪者網誌《世界旅圖》)

於澳洲工作一年,阿翔試過受傷住院﹑被炒魷魚﹑撞車。回想當初辭掉工作出走是希望藉此從工作中脫逃,但沒想到獨自旅行令人面對更多的困難,幸好困難會令人變得強大。

旅行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

2011年日本東北3月11日發生9級地震引發福島核災難,這天亦是阿翔於迪士尼樂園工作的最後一天。曾經在日本遊學一年的他已視日本為半個家,從電視上目睹災難現場滿目瘡痍,心中百感交集的想着自己可以做甚麼幫助災民。

不知道這是不是上天給我一個機會運用自身的天賦,我懂得日文,亦善於創作和繪畫,剛好又在地震發生同一天last day,心頭一熱便到了日本當4個月義工。

日本311地震義工之旅,阿翔(左二)跟其他義工合照。(相片來源:受訪者網誌《世界旅圖》)

離開迪士尼樂園後,阿翔加入日本官方臨時義工中心的義工團,為災民按摩和搬運家當,更不時和他們聊天和送贈畫作給災民。

我希望自己的創作如:歌曲﹑文字和畫作能夠影響別人,令人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意義。

就在去年,阿翔再到坦桑尼亞孤兒院遊歷和擔任義工,發現得到的比施予更多。每天在跟孩子們玩耍和繪畫,他們沒有父母﹑沒有手機和電腦,但臉上卻泛着都市人難得一見的燦爛笑容。

阿翔向坦桑尼亞孤兒院兒童送出禮物。(相片來源:受訪者網誌《世界旅圖》)

短短一星期的孤兒院探訪活動,令阿翔對幸福的定義有另一番體會。他在網誌中記下第一天到訪孤兒院的情景,「我在袋中拿出迪士尼同事捐贈的小禮物,那一刻就像在蟻窩旁拿出蜜糖,孩子馬上蜂擁前來搶,他們不懂排隊,爭相在我手上搶走禮物,對他們來說,這些小小的禮物比錢更難得一見、更珍貴吧。」都市人在工作中尋快樂,旅人卻在天岸海角中尋找其快樂。

阿翔續說,

非洲是否只剩下貧窮和飢餓,小朋友們瘦得像骷髏骨頭?其實埃塞俄比亞都有城市﹑草原,有其美麗的一面,世界不是那麼簡單的。

假若單靠媒體去認識某個地方,其實所知的並不全面,正如阿翔所說的,

沒有親自踏足過不同地方,其實我們不認識這個世界。

阿翔和孤兒院兒童合照(相片來源:受訪者網誌《世界旅圖》)

人生只有一個劇本嗎?

從日本歸來後,阿翔曾想過找份安定的工作定下來,亂槍打鳥到金融公司工作,

在一個早餐會上,老細走過來問我們這些新人,『你們為甚麼要進來這間公司呢?』,『我想賺多點錢!』﹑『我想賺好多錢!』,老細聽後非常開心,我聽罷卻不禁心中發毛。

香港人賺錢﹑買樓﹑打份工的想法都是被社會逼出來,很少人會覺得有其他路可行。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夢想和想做的事情,不是社會告訴你賺錢是王道,你就去賺錢。我去旅行都需要錢,但我並不想自己的人生只為錢而活。我想人生並不只有買樓﹑結婚﹑生子這個劇本。

阿翔將於今年5月到非洲展開為期一年的單車之旅,目前正在計劃行程中。世界那麼大,你又有沒有去看看的勇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