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Sir 用自己方式撑廣東話【有片】

休閒 17:02 2016/07/22

分享:

Ben Sir 歐陽偉豪博士,正職是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副業」在電視台扮鬼扮馬教中文,正確嚟講係示範廣東話嘅生鬼活潑,他指在電視節目中開壇教粗口,是踩界試底綫。今年書展他出版《Ben Sir粗口小講堂》,繼續撑硬廣東話!去片睇他講解

粗口的力量

早在2012年,他已經著有《撑廣東話》,當時社會對捍衛母語的意識,還沒有如現在般強烈。至於出一本教廣東話粗口的書,Ben Sir形容為「去得幾盡」,內容演變自他在大台節目《男人食堂》中主持的環節《粗口學堂》。

今年書展期間推出《Ben Sir粗口小講堂》。

此書收錄他的文字外,配以本地插畫師的作品,不太學術,務求輕鬆惹笑,讓讀者在現實中找抒發渠道。Ben Sir都同意,有些說話比粗口更難聽。

當然啦,有些唔係粗口都可以冒犯人,分分鐘更到肉,例如在一個是非黑白顛倒的時代,一個人無故在高位被人拉落嚟,然後要辭職,跟住佢啲同事又辭職。現在社會好多呢啲謎團,無人知,惟有爆句X啦!

上電視也好,出書也好,他用不同方法衝擊語言禁區,再借題發揮,講香港社會時事。

粗口是用來宣洩人類情緒最高漲的部分,古今中外、由始至終都係。人係要宣洩,近幾年社會氣氛令我們冇嘢捉得緊、冇嘢守得住。如何吐苦水?小市民冇牙冇力冇槍冇炮、讀書人手無縛雞之力,惟有用母語那幾個粗口字,先至有番少少力量。

【延伸閱讀】馬家輝香港三部曲之《龍頭鳳尾》 粗口爛舌說故事

Ben Sir都有睇黃霑、林振強等香港第一二代鬼才的書,加上吳昊、彭志銘的出版物︰「大家未必成為一線,但在某些點上重疊,大家都在探索、創作、尋找新的表現手法,也算是承接,令廣東話、本土文化持續下去。」(攝影:湯炳強)

搞笑講師

他在大台節目講解粗口文化、典故、運用法則,生動鬼馬,自編自演,叻在一個粗口字都不說,大家已心領神會,大叫長知識了!

要畀credit大台,係佢夠膽,對方邀請我時,我考慮了59秒,唔使1分鐘就話好。你大台夠膽玩敏感嘢,我又唔會太辛苦,大學通識科有『追蹤粵語』,一直有講開。難在喺電視機前,對住不同立場的人講,我就要更小心,要令人看得過癮之餘,唔會踩到大家底綫。

Ben Sir表示從來沒包袱,最大考慮是好不好笑,因為由大學講台到電視台,他都深明搞笑有收視的道理。

3年前開始拍《學是學非》,知道『好笑』對觀眾很重要,否則我就似傻佬!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得意在粗口人人都識,但我以一個學者身份、以學術角度去講粗口文法和道理,而且用咁嘅方式,大家好似未見過,好似講了他們內心的話、或者講了些他們不敢講的東西,觀眾想看我如何包裝敏感話題、看我踩鋼綫。

在《男人食堂》中主持的環節《粗口學堂》,深入淺出、生鬼抵死,道出廣東話粗口之歷史與文化價值。

話說回來,他在10年前已經現身《最緊要正字》,當年正襟危坐解說,如今改為喜劇式演繹。

我都估唔到我會變成咁!是社會氣氛迫成吧,自己都喜歡扮嘢,『1加1等於2』有一百種演繹方式;平時教書也傾向搞笑。第一年在中大教中文,好嚴肅、好勁咁,但我張『成績表』唔係咁好,原來學生幾貪心,要你有料有心教外,仲要唔悶,所以轉型搞笑。近年電子科技發達,人被影像衝擊太大,所以少少悶都頂唔順。

Ben Sir最初並非教中文,中七畢業後唸教育學院、教小學體育,95年得中大文學士學位,主修英文,再摘哲學碩士。在科大讀博士學位,跟隨張洪年教授,才真正培養出對中文的愛。

至於教語文的樂趣是甚麼?他笑言是「自己講自己笑」,而為師表其中一個樂趣是「收兵」,跟學生合作出書、講talk,教授中文通識。

見到學生有成長,語文水平高到可以為某個界別創造價值,令人覺得有用有趣味。

Ben Sir早在10年前已經現身電視節目教中文,當年正襟危坐解說,如今作喜劇式演釋。(攝影:湯炳強)

【延伸閱讀】《美人魚》配音導演周恩恩:有冇珍惜廣東話?

開拓幽默感

學者做電視節目,算是跨界;將不同學科crossover,是Ben Sir的興趣,比如講「中英大不同」,兩三年前又曾和另一位老師出版《中文數學交叉點》:

我的博士論文已經將中文和數學相提並論,原來做到喎,1加1可以等於3!

未來,這語言學家想開拓幽默感這片荒地,課程範圍可以是如何學習幽默感?CEO如何提升語言層次?

我們需要幽默感,而且這是語言一個幾高的層次,講嘢好笑是優點。我懷疑(幽默感)是可以教,在黃子華的棟篤笑中,都可以抽出一個pattern。但就算背到,並唔代表可以引人笑,最緊要口齒伶俐和講求timing。幽默,是內容加演繹加自己特質加反應,應該是可以教。

場地︰金雀餐廳

【延伸閱讀】金雀餐廳重開 《花樣年華》套餐收幾錢?

撰文 : 方晴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