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特技化粧師進軍荷里活 鏡頭1分鐘幕後半個月功【有片】

休閒 18:33 2017/03/31

分享:

「黑寡婦」施嘉莉祖安遜(Scarlett Johansson)主演電影《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大量場景在香港拍攝,影片並聘請了本地特技化粧師參與。

平時大家看電影,一些角色的臉上或身上的刀疤、假皮、腐肉,或者外星人、喪屍的皮膚等,未必是CG(Computer Graphics),而是靠特技化粧師一雙巧手塑造而成。

參與是次《攻殼機動隊》的香港師特技化粧師,有Ryan Li、KtinCarrie、Alex Yiu、Gary Chan、KiKi Tam 5位,他們主要為片中150至180名臨時演員化粧。

(左起)KtinCarrie(廖嘉瑜)、Ryan Li李穎陽)、Alex Yiu(姚俊偉) 、Gary Chan(陳嘉偉)(陳偉能 攝)

TOPick訪問當中的Ryan(李穎陽)、KtinCarrie(廖嘉瑜)、Alex(姚俊偉)、Gary(陳嘉偉)。他們各自或合作參與過香港電影、MV等製作,比如《維多利亞壹號》、《踏血尋梅》、《救殭清道夫》等。

在《攻殼機動隊》內,黑幫刀疤、和尚紋身、路人身上的電子輸入器、主角入遇上的「黑客」等,都是由他們上粧。

Ryan Li、KtinCarrie主要黐假皮;Alex與Gary較主責紋身,想知他們在荷里活製作的點滴,去片睇

Ryan覺得,香港與荷李活製作最大分別是前期的準備:

在香港,臨時演員來到現場,工作人員給他們戲服,我們問要化甚麼粧。但荷李活就算只是過鏡的臨時演員,也會先試做造型、影相記錄。

由此,每個臨時演員都有編號,5位特技化妝師就按事前準備好材料,依編號在拍攝現場為演員化粧。Alex說:

這片很多關於紋身的東西,我們不停去畫。最深刻是每天畫都重複畫回同一類紋身,很少電影是那麼長時間要求我們每天畫同一樣圖案,幾好玩。

片中「人肉伺服器」身上紋身出自香港團隊的手筆。

觀眾未必留意,只在鏡頭前一閃而過,或站在遠處的臨時演員,特技化粧也不會「偷雞」,一樣做到足,Gary說:

大製作,就是要不論多微細的事都不馬虎。相信不只因為這片製作費多,也是導演要求高。但相信在香港,如果製作費夠,很多導演也想所有東西都做得細緻。

有些東西卻非純粹用金錢衡量,KtinCarrie稱每天開工都很開心,因團體製造出愉快氣氛。例如辛勞了一天,他們與眾臨時演員回到化粧間,荷里活團隊每次都會一起鼓掌以示歡迎。

很感動,感受到他們真的尊重你是個人、認為你是團隊的一份子,不是:『走啦!明天等出糧。』這份尊重不是用錢買回來。

香港人在片場總是很惡,有時是工作趕令氣氛緊張,但荷里活團隊也趕,可是他們的尊重令人很舒服,使你自發想把工作做得更好些,不是因為責罵,而令你想做得好一些。

街上行人,就是由香港特技化粧師負責化粧。

特技化粧工序不簡單

Ryan、KtinCarrie、Gary、Alex前3者分別在不同年份,於美國專門的學校讀特技化粧回港,Alex就由彩粧師慢慢轉為特技化粧師。

他們各自入行年份由07年至14年不等,因這專業行業比較特殊,他們入行途徑都是跟熟人輾轉介紹入行。

他們認為,在香港有不少人「玩」特技化粧,但真正投入這行卻不多。雖然如此,Gary說:

但supply(特技化粧)多過demand(電影製作),製片未必懂選擇合適的特技化粧師,這也合理,因不是這行,而他們最後判斷決定的依據多是製作費。

每個人都想用少預算、最快時間達目標,我們要用耐性與他們溝通,我們有責任告訴他們,要預算多些、時間長些,做出好的東西出來。

事實,上一個粧最快可以幾分鐘完成,最長可能要1至2小時,並要在場隨時候命補粧。拍攝完,通常卸粧時間比上粧更長。

況且特技化粧不是只拿一支粧筆就可以,在場為演員上粧外,還包括要做臉部造型、雕塑、注膜等,工序在到拍攝現場前就要準備,所以KtinCarrie說:

有時片方臨時有一些要求,Ryan他們就半夜就趕工。特技化粧不是即場的工夫,有些工作是之前要一個月甚至個半月時間做準備,但在片中的鏡頭可能只出1、2分鐘而已,特技化粧就是一項這樣的工作。

KtinCarrie約07年入行,曾參與《維多利亞壹號》、鄧麗欣MV《戒心》等。(受訪者提供)

Ryan約於11年入行,曾參與製作《使徒行者》、《救殭清道夫》等。(受訪者提供)

Gary於14年入行,曾參與製作《踏血尋梅》、《救殭清道夫》等。(受訪者提供)

Alex約09年入行,由彩粧師漸轉為特技化粧師,其噴鎗化粧技術在行內數一數二。(受訪者提供)

【其他熱話】想離開香港?一圖睇晒投資移民門檻

【其他熱話】香港新「第一家庭」 林鄭背後的3個男人

【其他熱話】特首選舉大批梳化用完即棄 選舉事務處被斥浪費公帑

撰文 : 鄧龍傑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