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戰勝中年危機 不為別人眼光而活

娛樂 13:26 2017/05/05

分享:

黃秋生貴為視帝、影帝,演技屬大師級,他回顧人生,自覺無論事業、健康至心境,經歷過如過山車大起大跌,更一度想過尋死,人生走了千百回,現階段方領略人最基本活在當下的道理。

秋生近日為電影《失眠》作宣傳,娓娓道來入行以來度過的不同關口。坦言當年拍了很多讓自己後悔的戲,帶來很多後遺。

那年代很多戲沒有劇本,簽了約就要拍,不少女演員也是去到現場才知要暴露,弄到情緒出問題,亦很長時間被定型只演變態佬。可是人生很奇怪,你後悔的事卻帶給你成就;但以為是好的,但又未必正面。

秋生再演變態血腥的《失眠》,已經不再擔心被人標籤。(《失眠》劇照)

90年代《人肉叉燒包》令黃秋生成為第13屆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同時又使他長時間陷於困惑。

人人說你是影帝,但又如何?我一樣要拍很多垃圾片。獎座在家十分礙眼,我好幾次把它丟了,總是母親替我拾回來。
 

當然,很多年之後明白到,這個獎只不過是一塊爛銅,再過多十年甚至不值錢。獎在不在,根本不能影響我,或我曾經演過的作品,懂我的人就會懂,不知道的再講亦沒意思。

人生低潮時,秋生坦言日日都想過死。

(導演)邱禮濤勸我今日不死,明天可能更開心,於是我常常浮游於想死和開心的過山車狀態。
 

慶幸當年陸續有工開,令我專心工作,若放在今天,可能已經癲了,所以人真要有了某些經歷,才懂得面對日後更多的困難。

憑《人肉叉燒包》和《野獸刑警》兩奪金像影帝,背後卻迎來人生的難關。(經濟日報圖片)

提升心境面對逆境

走過事業的焦慮,秋生40歲前患了甲狀腺疾病,迎來健康上另一難關。

此病要服用類固醇,這是『開心藥』,令人變得很亢奮,多少幫到我變得開朗,此藥服用一年後仍有效力,卻有後遺,如變胖、脫髮。
 

去泰國拍《走投有路》,其他演員玩滑水、笨豬跳,我就做不到,明明大家年紀差不多,好像我特別老,決心不要放棄自己,積極跑步減肥。

秋生形容《無間道》的整整十年,是事業上的第二階段,而近年則又到了另一個關口。

拍完《葉問:終極一戰》,卻沒有名沒有利,最後領悟到,完成一個作品要等人欣賞,真是好辛苦,加上這幾年風風雨雨,看到很多勢利眼光,令我更不想以後為別人眼光而活。

過去五年,自覺心境提升至新境界。

我已不再care,套戲『爆』,有人欣賞,當然開心,否則也不會影響我,別人愛看就看,不看只是你損失。

2005年拍《頭文字D》,秋生形容是自己最瘦的時候。(電影劇照)

不再please任何人

面對病痛,並非人人如秋生般修為,所以他建議有事一定要看醫生。

有些人想不通,可能導致酗酒、抑鬱。我的經驗未必適合別人,正所謂一花一世界,每個人領悟的能力都不同,如真有病痛困擾,最好方法一定是看醫生。

問秋生內心是否已無憤怒?他說當然不是。

我生活一樣有壓力,也會被欺負,但已不會將之帶到演戲,因近年演出機會不多,就像我有很多食材,但沒廚房去弄,既然沒人想食,只能把食材丟掉。

秋生本身也有失眠困擾,只好入睡前少看點書,及多做運動。(湯炳強攝)

那如何化解積壓的情緒?秋生答:

靠看書、寫字、打太極、煮食、看山看水,均可平衡心態,現在是若即若離,若有若無,吃飯時吃飯,睡覺時睡覺,該做甚麼便甚麼,讓生命自然流動就可。

黃秋生稱這不是化境,僅屬平常心。

現在我是型到一個地步,不會再please任何人。

【延伸閱讀】54歲「中佬」張兆輝Keep fit之道 開工不食飯

【延伸閱讀】孫耀威陳美詩的中大情緣 愛的故事結局篇

【延伸閱讀】躁鬱抑鬱大不同  薛凱琪從抑鬱低谷走出來

撰文 : 陳家昌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