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活了26小時的小生命 張崇德夫婦撰文憶念孩子

健康 13:28 2017/05/18

分享:

生命不貴在長短,哪怕只有一天,在父母眼中都是生命。藝人張崇德、劉美娟一直期待第一個BB出生的日子,豈知BB出生後一聲哭聲也沒有,再次看見他時,已因施行心外壓滿身瘀痕、插滿喉,最終僅活了26小時便離世。他們早前在善寧會《生死兩相安》圖文集中撰文憶念孩子:

當大家在出生登記處為活著的兒子領取出世紙,我卻趕著為已離世的兒子領取出生證明,有人問這張出生紙的作用? 我會說因為我想讓人知道天藍曾經在這世上出現過,並堅強地生存過;而只有這樣才可以為他拿到一個墓位。

現時已經證實是醫生專業失德所致的醫療失誤死亡個案,但他們對兒子的愛和思念是不會停止的,因為「擁有失去也是愛」。

以下是全文:

雖然這件事已發生了很久,但每次重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和美娟婚後過了兩年多的二人世界後,便開始生BB的計劃。我們經常一起買BB的東西,並將工作間改建成 BB 房,佈置BB的房間,還自己親手砌了一張BB 床,期待著BB的出生。

當BB出生後,雖然他很肥很白很壯健, 但他一聲哭聲也沒有,醫生說:

BB 出生不一定會哭的。

之後,情況愈來愈差,我覺得醫院有事隱瞞,但當情況差到掌握不到時,他們請我轉送BB到另一間醫院。BB在送院途中情況急速轉壞,我在急症室的走廊等了兩個多小時,然後有人走出來跟我說:

張生,你個BB其實送來那刻已不行了,我們搶救了兩個多小時, 現在情況暫時 穩定了!

那刻,是晴天霹靂,期待了多月的小生命,但出來的情況完全不是我所想像。那刻,我可以做些什麼? 過了數個小時, 情況也越來越差。我跟太太美娟說:

妳準備好接受兒子會離開我們沒有?

她說:「沒有。」 但當我們再次看見天藍時,他因施行心外壓已滿身瘀痕、插滿滿佈血跡的喉。

做父母的好難過,我們既保護不了他,也不知可以做些什麼。我跟上帝祈禱說:

我不知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但如果他的離開是好的話,請祢快點帶他走, 讓他不用再受痛苦。

在祈禱不久後,天藍便離開了。 在我人生中,我從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天藍是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九日出生的,在出生二十六小時後懷疑因醫療失誤而死亡(編按:後來經醫務委員會調查,醫生終被判專業失德)。

很多人認為,出生一天的BB算不上是一個生命,但我並不認同。

當大家在出生登記處為活著的兒子領取出世紙,我卻趕著為已離世的兒子領取出生證明,有人問這張出生紙的作用? 我會說因為我想讓人知道天藍曾經在這世上出現過,並堅強地生存過;而只有這樣才可以為他拿到一個墓位。

我們經常想起《聖經》 裡的一句:「行過死蔭的幽谷」,我知道,神會帶領我們行過最難行的路。而天藍死後一年,我忽然醒悟,覺得人生應該繼續向前,上帝讓我能夠面對天藍離世的陰影,並有勇氣再次生育。

二零零七年,兒子日希誕生,如天使般帶來歡樂,給予我們倆夫婦 希望 ── 每「日」都有新「希」望。二零零八年,女兒日晴也出生了,喻意每「日」都是「晴」天。雖然我們曾擁有過,也失去過,但曾見真愛, 而我們也永遠「擁有」 「失去」天藍的這個經歷。

編按:善寧會於2007年開始與常霂法師合作,出版了二輯《生死兩相安》圖文集,結集了多位社會名人、經歷生死的過來人,分享他們對生死的個人體會和感受。善寧會即將於今年6月出版第三冊。TOPick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死亡總是來得太痛 搶救是拯救還是不願放手?

【延伸閱讀】患罕見遺傳病立志成大體老師:盼跟我一樣的人不再受苦

【延伸閱讀】像他這樣觸碰死亡的人 遺體防腐師:活好當下的生命

撰文 : 張崇德
劉美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