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峰再遇黃秋生 20年後「搞大電影」【有片】

休閒 11:55 2017/07/03

分享:

《誤人子弟》的黃秋生與林海峰再碰頭,但不是春風化雨也不是辦天文學會,而是合演舞台劇《搞大電影》。秋生X林公子=舞台劇?究竟係咩玩法。(不知演出當日徐子淇會否成坐上客?)

黃:黃秋生  林:林海峰 記:記者

97年由葉偉信執導的《誤人子弟》,是千億新抱徐子淇的處女演出作,片中笑料滿到瀉,可惜上映時沒太多人識寶,未引起很大迴響。

可是隨時間洗禮,大家才後知後覺,成我們近20年來最回味的港片之一。想知黃Sir與林Sir拍《誤人子弟》的點滴,以及二人講彼此眼中的對方,去片睇

黃:當時如鬼上身,史力加般走來走去,不知自己在做甚麼。(當時秋生因甲狀腺出問題,長期服類固醇藥物致身體浮腫)只記得去那間學校拍攝時,心想:「將來兒子長大了,就到這處讀書。」

林:結果你兒子?

黃:結果?原來現在我的助手阿Moon,當時原來是該校學生,當天回校找林海峰簽名,但找他不到卻見到我,結果現在她做了我的助手。

林:當時很開心,在現場看拍戲,可以觀摩,拍電影這一向是我所希望,這是樂園,只是一直沒辦法進入這樂園。最深刻印象是知道秋生當時的健康狀態比較...

黃:比較嚇人。

林:是,但在此狀態下,他也可以打到場波,真是很離譜,這是最深刻印象。

1997年的《誤人子弟》由《葉問》系列葉偉信執演,現已成不少人心中的經典。

再合作緣起

記:據說今次合作,是去年《是但噏廣東話》邀秋生拍短片(該片就是重現《誤人子弟》場面)時,林海峰提出合作建議說:「第日如果有好嘢記得預我。」

林:我提出很優厚的條件,就是我很得閒,演出酬金可以很平,所以他不計較我的資質,准許參與這次舞台劇。

黃:他當日說合作便一直「紀錄在案」,因為也要各方面配合,比如劇本、時間,甚至價目是否接受等。我們是給良心價,但舞台劇負擔不起明星的市場價,但已經給能力上最好的價錢。

見有些劇團,會給明星高價,然後刻扣基層,這樣做又有何意義呢?反正大家就算好彩能賺,也是賺少少,不好彩就蝕本,刻扣有何意義?而今次,彼此覺得各方條件都合適,便合作。

記:為何選《搞大電影》這劇本?(這改編自美國劇作家大衛馬密 (David Mamet)1988年作品)

黃:其實與導演選了很多個劇本後,才給了林海峰,之前給了他另一個劇本,但我們很快否決予,告知林海峰不用看。

林:起初你說「不用看」,以為耍我,心想:「都是放飛機」沒機會了。

黃:因之前那個不合適,終於選了這個《搞大電影》。

秋生的神戲劇場常邀非劇界為主的人士跨界合作,如《EQUUS馬》的張敬軒、《狂揪夫妻》的吳君如、《仲夏夜之夢》的林德信等。

終生學習

記:林海峰之前演過一次舞台劇《笑の大學》,為何有興趣再演舞台劇?

林:首先我真的很空閒,第二就是...

黃:夠我空閒?

林:第二就是想學習。上次做《笑之大學》的出發點,是想知以我年資,是否還有機會學習呢?所以主動要求演出,今次也是,見差不多要去報「班」,就向秋生交「求職信」。

林海峰在2014年首演舞台,與葛民輝合作《笑の大學》,該次演出並成香港舞台劇獎十大最受歡迎劇目之一。

記:為何有「要去學習」這個想法?

林:因為我的小朋友有東西學,由我付學費,但自己卻沒東西學。

小朋友每天也在進步,不斷在吸收,而在她們眼中的成年人是每天在退步,變老、不懂新事物。她們在學東西,我是否也可?

但在這行再學東西的機會不是太多,我就似長期在水族館內的魚,終日看到出面海,想去卻去不到。所以一有機會,想做條海魚,去吸收多一些,知道自己的競爭力到底如何,這就是我學習的目的。

不過說到底也是我空閒罷了,不用說得那麼深。

《搞大電影》

日期︰9月1-2/5-9及12-15日(星期二至六)晚上8時;9月3及10(星期日)下午3時

地點︰演藝學院歌劇院

林海峰是黃秋生的影迷。黃秋生說開玩笑說:「我小時候已聽你做電台節目。」(黃建輝 攝)

服裝:Hackett(黃秋生)

化粧:Jolinn Ng(黃秋生)、Gricha Chan(林海峰)

髮型:Takychung@FifthSalon(黃秋生)、Niki Lee@Headquarters(林海峰)

場地:Y旅舍@青年廣場

【延伸閱讀】古天樂拍貓題材電影:貓的感染力很大【有片】

【延伸閱讀】香港電影人要爭氣 杜琪峯:否則年青一輩只得北上一條路

【延伸閱讀】真‧女神朱千雪:進修增人生經歷有助演戲【有片】

撰文 : 鄧龍傑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