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鬥士成守護天使 當化療陪診義工鼓勵同路人

休閒 17:48 2017/07/13

分享:

擁有幸福家庭、生活美滿的賴關裕穠(Candy)於2008年確診乳癌第三期,當時才38歲。作為從谷底逐級走上來的鬥士,她還未完全康復便投入義工服務。

兩個月前,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發起香港首個乳癌化療陪診服務「粉紅天使」,她也參與其中。

Candy(左)與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主席王天鳳相識多年,一起推動「粉紅天使」乳癌化療陪診服務。(黃建輝攝)

還未患病前,經常跟着丈夫往大陸做生意的Candy,生活豐足,夫妻恩愛。一次與友人吃飯時收到電話,電話的另一端跟她說,要她明天與家人來見醫生。

那時她已深知避不過病魔。

當時我正與先生和朋友吃飯,我很想哭,立即蹲下扮縛鞋帶,然後去洗手間。最好笑的是,朋友才剛剛跟我說太太懷孕了,說得眉飛色舞,還說明年要帶孩子去旅行,我又怎能夠在這時候說身體出了問題。

Candy自患上乳癌後,與丈夫一起面對逆境,恩愛如昔。(受訪者提供)

翌日,醫生告訴Candy需要切除右邊乳房,事前毫不知情的丈夫離開診所後,忍耐至中環站的月台時才放聲大哭,Candy反倒過來安慰他。直至接受手術當天,她才真切地意識到乳癌的確發生在自己身上。

當我在手術紙上簽下名字時,才覺得好心痛,原來我心入面還有一絲絲希望,可連那少少的希望也要消失。

手術完成後3天,Candy還面對了另一打擊。手術前,她初步被評估為乳癌第二期,但手術後的病理報告卻證實她為第三期(第四期為最嚴重),故她需要接受8次化療、30次電療,再加上服食荷爾蒙藥及注射停經針。她說︰

確診乳癌的時候,我還未喊,但告訴我為第三期時,眼淚如雨般落下來,全身發抖,身向前傾,已經失控。

為甚麼短短兩三個星期間我便與死亡這麼接近?我原本生活得很開心,一切都OK。要我離開這個世界,我不捨得,我想生存。

Candy得家人和好友支援,成功走出乳癌的陰霾,並成為長期義工,陪同路人踏上康復之路。(黃建輝攝)

然而Candy是幸運的,不但得到丈夫全心全意支持,她妹妹一家五口更搬進她家裏,媽媽也來照顧她的飲食。捱過歷時差不多半年的化療,她明白身邊沒人支援的患者的難受,相對起自己,縱然接受治療後也偶有情緒起伏、旁人難以招架的時候,但也算是十分幸運。

所以,當她還未完全康復的時候,便投入義工服務,主要透過電話或面對面提供支援。她說:

我好明白為甚麼患病的姐妹無緣無故地哭,又好似個小朋友般發忟憎,情緒好低落,這是因為身體上出現變化,賀爾蒙減少了,影響情緒。試想想,我情緒這麼平穩,屋企天天有親人support我,我也可以控制不到自己。既然成功走完了療程,那好應該伸手拉一拉其他姐妹。

9年的義工經驗中,Candy接觸過不同年齡的乳癌患者,發現當中有不少對化療存有誤解。

以為做完化療好似廢人般,需要人照顧,不可以上街,不可以過正常生活。

甚至曾有漂亮的太太跟Candy說,不做化療因為害怕全身皮膚變皺。

我們其實就是最佳sample,讓其他姐妹一看便明白,原來三期都可以有正常生活,皮膚不錯,還幾靚女。有個樣讓大家都看到,原來康復後還可做那麼多事情。

每位「粉紅天使」乳癌化療陪診服務的義工,均需接受10小時的培訓。紅衫者為來自台灣的義工,分享陪診經驗。(受訪者提供)

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於兩個月前發起了「粉紅天使」計劃,為全港首個乳癌化療陪診服務,服務範圍是公營醫療機構,Candy也是參與義工之一。

服務以期數、年齡和居住地區作配對,讓受助人與擁有差不多經歷的義工相伴走過化療的日子。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主席王天鳳表示,就有關化療陪診的支援,坊間十分欠缺,再加上是免費的,就更加少有。

Candy的著作《乳癌路上》將在書展和書店發售,同時可免費索取,可致電3595-8678。

「粉紅天使」所有參與的義工都是過來人,並需接受培訓。現時義工團隊有30多人,且陸續招募中(有興趣加入者可按此瀏覽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網頁)。Candy說:

義工都要接受10小時的培訓。這個服務在香港是從來未有過的,所以我們邀請了來自台灣、7位擁有十多年陪診經驗的姐妹過來講解,她們還是自費飛過來的。

「粉紅天使」乳癌化療陪診服務

預約熱綫︰3595-8678

【延伸閱讀】乳癌是擺脫不了的遺傳基因 朱慧敏走過嚴重抑鬱

【延伸閱讀】陳美齡出自傳談人生 中學時代突破自卑改變人生

【延伸閱讀】拆解乳癌謬誤 飲豆漿可防乳癌?

撰文 : Sylvia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