摰親立志做大體老師  醫科生剖白:不能自私阻偉大決定

社會新聞 00:00 2017/09/04

分享:

「你真的要做嗎?」港大醫學院學生Myra,得知姑媽有意登記做「大體老師」,第一個反應是一臉愕然。她無法想像眼前這位親人,有天可能躺在冷冰冰的實驗室,接受他人在軀殼上動刀;她回想,曾經在實驗室中戰戰兢兢地解剖大體老師的自己,落刀前總擔心稍有不慎,會影響大體老師的遺容,更難以想像姑媽的遺體將被如何處置;儘管心中是滿滿的不捨,但想到這是姑媽的意願時,她坦言:

我不可以因為自己的自私,阻止她做一件很想做而偉大的事情!

Myra是香港大學醫學院四年級學生,在大學二年級的解剖課上,初次接觸大體老師。第一次與遺體近距離接觸,Myra上課前儘管已做好溫習,仍擔心自己會出錯、鎅得不美觀,影響大體老師的遺容。

10個學生一同負責解剖一位大體老師,大家明顯有些「雞手鴨腳」,Myra負責去除其皮下脂肪,真實地看見皮膚被鎅介開一刻,不是直接見骨,中間還有皮下組織和脂肪,也從沒有想過開胸骨是如此困難,需要花費很多氣力。

Myra也曾在大體老師身上學習抽肺積水,發現書本上只會教在某一位置插管,便抽到水,但實驗中發現,每人的位置有差異,稍有不慎可能會插到其他內臟,這一切都是大體老師以身體告訴學生的。

她憶述,香港大學解剖學副教授陳立基在解剖課前,提醒學生,眼前的大體老師大部分是願意犧牲自己,成就醫科生學習的捐贈者,希望學生能時常抱著一顆感恩的心。二年級學期尾,在廿多位大體老師們的告別式上,學生會為老師的遺體縫最後一針,盡量回復一個完整的身軀,並為每名大體老師蓋上「大體大得」的布塊,默哀一分鐘後,便送往火化。Myra感言:

多謝他們的無私奉獻,提供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教我們要小心做每一步,也警惕自己日後當上醫生時不要出錯!

雖然Myra對大體老師充滿敬意,但當她的姑媽去年10月,突然向她透露想當大體老師的想法時,卻是難以接受:

一個活生生的親人突然說要當大體老師,我會覺得好痛,想不到她有這麼大的勇氣去做,作為一個醫科生,我自己也未想到這一步。

醫學院學生Myra去年得知姑媽有意成爲大體老師,心中盡是不捨,曾一度希望打消她的念頭。(陳靜儀攝)

Myra當時問姑媽「你真的要做嗎?」坦言不知道自己的師弟妹將如何處理她的遺體,也希望她與丈夫兒子好好溝通,藉此打消她的念頭。

Myra的姑媽多年前患上子宮頸癌,近年復發後情況一直惡化,她當時向Myra表明心跡,坦言在抗癌路上認識很多醫生,若沒有醫生的用心照顧,未必可以走到今天,希望以有限的能力回饋醫學界。

自小與姑媽關係很好的Myra心中滿是不捨,但想到姑媽多年前已登記器官捐贈,希望幫助社會有需要的人,自己也曾深深感受到大體老師的偉大,只好選擇尊重她的意願,她坦言:

中國人社會很少在未過身便談及死亡,認為這是一個禁忌,但生老病死很平常,希望大體老師的家人明白捐贈者的偉大,也希望捐贈者不要認為自己的身體沒有用才捐出,其實醫科生可以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捐出來也算是一個生命的延續。

Myra坦言自小與姑媽的關係猶如朋友,平日無所不談,不應因為自己的自私,阻止姑媽做一件偉大而有意義的事情。(受訪者提供相片)

香港大學醫學院在1974年開始接收遺體捐贈,當時主要以無人認領的遺體進行解剖教學,但隨著醫學教育的需要大增、社會文化氣氛改變、無人認領的遺體減少,約在10年前,港大加強推廣「遺體捐贈計劃」,成功令登記人數由每年數百人躍升至逾2000人。

港大接收Myra姑媽的遺體後,會向其親屬發出港大醫學院的「大體老師委任狀」,封套與港大學生畢業證書相同。(陳靜儀攝)

香港大學「大體老師」遺體捐贈計劃執行主任鍾慧沁表示,因儲存空間有限,港大每年需要100位大體老師,讓醫護學生及研究人員,在解剖課及研究室學習及加深認識複雜的人體、生理及病變,也希望透過計劃推廣生死教育。她坦言,10年前人們不願意提及「死亡」,近年不少長者主動查詢有關大體老師登記詳情,她強調:

捐贈者與家人的溝通很重要,你可以接受,但不代表家人也接受!一個人離世,傷痛是留給生人,所以家人接受及願意執行是非常重要。

鍾慧沁以Myra姑媽為例,指她在今年4月過身時,她的父母仍然健在,是「白頭人送黑頭人」,但依然願意支持自己的女兒去做想做的事情。Myra也指,家人獲悉姑媽意願初時十分驚訝,但明白姑媽是經過深思熟慮,而爺爺也曾就事件私下聯絡Myra,希望了解更多有關大體老師的資料,最終全家選擇支持姑媽的決定。

鍾慧沁表示,近年不少長者主動查詢有關大體老師詳情,但強調捐贈者與家人的溝通很重要。(陳靜儀攝)

鍾慧沁鼓勵有意登記成為大體老師的市民,同時登記器官捐贈,坦言兩者沒有必然衝突,捐贈器官後的遺體仍有機會作遺體捐贈,也歡迎登記人帶家人一同了解計劃詳情(查詢電話:39176334)。

大體老師會獲頒委任狀,以感謝其慷慨捐贈遺體作教學及科研用途。(陳靜儀攝)

一般大體老師在大學服務1至4年不等,完成教學任務後,遺體會被安排送去香港政府墳場及火葬場部火化。若市民希望透過港大遺體捐贈計劃成為大體老師,以下情況的遺體捐贈有機會被拒絕接受:

  • 非自然死亡
  • 患高危傳染病
  • 已執行病理解剖
  • 經醫院界定捐贈者的死亡原因屬第二類(例如愛滋病病毒感染、禽流感)或第三類(例如鼠疫、狂犬病)標籤遺體
  • 遺體有未癒合的大傷口、嚴重的皮膚潰爛
  • 體重超過100公斤
  • 肢體有嚴重不正常屈曲和變形

【延伸閱讀】生前患癌衍陽法師成無言老師:最有福的還是我

【延伸閱讀】患罕見遺傳病立志成大體老師:盼跟我一樣的人不再受苦

【延伸閱讀】港大解剖教授決定成為大體老師:用我的身體再教最後一次

【延伸閱讀】女兒考進港大醫學院那年 母親離世成大體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