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爸爸忽然消失 智障悟生死:爸爸在他方看顧着我

社會 08:00 2017/11/17

分享:

要將死訊相告,從來不易;對難以理解死亡這麼抽象概念的智障人士來說,更難。有智障人士事隔4年後,才獲告知摯愛的爸爸離世,但反而釋除了「爸爸不要我」的情緒困擾,並安慰母親及兄長,一句「爸爸死了,看顧着我」,終讓家人放下心頭大石。

有非牟利機構成立生死教育平台,為智障人士及親屬提供生死教育服務,助大家學懂如何說「再見」。

「超人大廚,煮蕃茄雞蛋,好食,要兩碗飯。爸爸,起風了要食藥。」這是51歲的阿生(化名)對天上父親的叮囑。

阿生患有中度智障,智力僅6歲程度,其父十多年來每星期皆會到院舍探望兒子,直至2011年因病離世。

阿生眼見父親沒再探望,情緒不穩,經常哭鬧和推撞物件,又問院舍職員及兄母「父親在哪,是否不要我?」,惟阿生的哥哥及母親未能接受父親離世的事實,一直沒將死訊告知阿生,但亦焦急地希望盡快向阿生講出一個最應該被告知的答案 。

拉鋸長達4年,至2015年清明節前,在社工林姑娘協助下,阿生的哥哥決定親口將父親已離世的事告知阿生。

當天之前,林與阿生一起種花和養魚,以其生理周期為比喻,解釋生老病死,「一粒種子由零開始生長成花再凋謝,一條小魚毛慢慢長大至產卵和死亡,更活生生及立體地,讓他明白生命有起有跌。」林姑娘說。

【延伸閱讀】家有特殊孩子的爸爸 張超雄跟女兒開不了口說再見

社工預先製造和合石墳場的模型,讓阿生預先了解拜祭環境及過程。(梁偉榮攝)

阿生父親的骨灰安放在粉嶺和合石墳場,林姑娘特意預先製造一個和合石墳場的模型,讓阿生預先了解這個陌生地方,及拜祭父親的過程。

林憶述4年來特別感動的一幕,是阿生首次聽見家人親口告知他父親之死訊後,手搭着哥哥和母親的膊頭,安慰他們;以及在父親骨灰位前,親眼看見骨灰位上父親的相片,低頭重複跟着家人說︰「爸爸死了,看顧着我。」林認為阿生除了接受父親已離世,更踏前一步,關心家人,這反應超出眾人預期。

接受死亡對智障人士來說是困難,家人壓力更大。「面對最親的人,死這個字很難說出口,即使到那一刻都說不出,我只能說,爸爸已經不在了。」阿生的哥哥說。

阿生哥哥坦言,每次阿生問及父親在哪兒,都難以啟齒。(梁偉榮攝)

哥哥比阿生年長4年,在父親彌留的一段日子,也曾帶阿生到醫院探望,惟在父親過世後的4年間,每次阿生問及父親在那,都欲言又止,「不知如何說,也不知他是否理解,我當聽不到。」

他承認一直沒心理準備告訴阿生,皆因自己也未能接受事實及未處理到父親離世的情緒。他直言父親特別愛錫阿生,因此看着阿生,猶如見到爸爸在其身旁。

告知阿生真相那天,哥哥說,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話「爸爸已經不在了」,也反覆練習多遍,道出這個埋藏心底4年的秘密,哥哥直言如釋重負。

他表示,最深刻的是阿生伸出手搭着他和母親的膊頭,安慰他們,「他一搭我膊頭,我很驚奇,感覺原來他長大了,比我們更接受這事實,下次再面對親人離世,我會照直跟他說。」

【延伸閱讀】路德會設「教我如何告訴他」平台  3年處理93個案

【其他熱話】孩子幼稚園面試唔識答 幼兒教育顧問:用「怕羞」代替「唔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