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師點止配藥咁簡單 崔俊明:藥劑師是醫生的「左手」

健康 17:35 2017/11/22

分享:

分享:

崔俊明,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他對有關藥劑的一切都很上心:爭取本港藥劑師地位、開講座、製作App、拍短片教市民安全用藥、鼓勵市民參與藥物治療的選擇。

一切一切,所為何事?

「我鍾意這行,打個比喻,若醫生的右手是護士,那他的左手便是藥劑師,醫與藥是一家,分工合作。」崔俊明如是說,他希望大眾更了解藥劑師的工作。

今時今日在香港,仍有不少人以為藥劑師只是配藥,對此,崔俊明雖然解釋過無數次,每次也不厭其煩:

藥劑師的範疇很廣泛,簡單來說有二:配藥和臨床藥劑服務。前者由配藥員負責,藥劑師都會配藥,繁忙時也會幫手。而臨床藥劑服務則是藥劑師肩負,當醫生開出每一張處方,藥劑師均需細心核實,並在有需要時給予藥物治療意見。

例如一個病人患多種疾病,正服用多種藥物,藥劑師會幫助查看病人藥物治療是否適合,做把關,事實上不時有處方藥物重複的情況:

如骨科和內科都有處方止痛藥,其實毋須服如此多種止痛藥;又有降血壓藥和治療類風濕關節炎藥,原來部分治療類風濕關節炎藥會影響心臟,有機會增加心臟衰竭的風險,藥劑師都會向醫生提供臨床意見。

病人食藥食得不好或有疑問,可諮詢藥劑師正確食藥方法,千萬不要自行「斷估」。(湯炳強攝)

藥劑工作不簡單

一般人覺得藥劑師好易做,懂得說每日3次每次1粒,或者教病人用哮喘舒張劑便可以。

如果病人只是單單有哮喘同情況穩定,適時用藥當然無大問題,但如有哮喘又有糖尿,每日同時食幾種藥,服藥時間及有否藥物相互影響,藥劑師就能提供藥物評估及臨床跟進。

他指出,醫療是一環接一環的,疾病治療愈來愈複雜,一間醫院最多人使用的臨床服務就是藥劑,專科門診、住院、出院、急症室病人都會用到藥物服務。

【延伸閱讀】藥劑師 ≠ 配藥員 不觸診的藥劑師免費臨床分析處方藥物

非輕微疾病會建議看醫生

他指出,市民如傷風、感冒、喉嚨發炎、眼敏感眼乾、暗瘡、頭皮過多、鼻敏感、皮膚等小病痛,藥劑師經過臨床分析,是可以提供藥物治療的;這樣相比問沒有臨床專業訓練的售貨員靠「經驗」然後「賣藥」,安全可靠得多。

藥劑師的臨床分析包括詢問病人何時發病、詳細徵狀。藥劑師不會觸診,例如檢查病人身體、用聽筒聽肺部聲音,也不會寫病假紙。

現今疾病來勢洶洶,輕微疾病都可惡化至嚴重併發症,難免令市民憂心。「如病人說有頭痛,我們發覺並非小毛病,便會建議病人看醫生跟進。」

藥劑師都受過診斷訓練,讀4年後會有最少半年在醫院實習訓練,由臨床藥劑師帶領學生到病房,分析醫生處方的藥物是否恰當或與其他治療藥物有否相沖,臨床分析時會非常仔細了解病人徵狀、驗血報告和臨床情況等。

現時大學藥劑系主力不是配藥,而是臨床訓練。本港藥劑系難入程度拍得上醫科,收生要DSE成績達36分或以上。

毛霉菌事件印象深

任職藥劑師多年,他最難忘一次是2009年本港醫院的毛霉菌(又稱毛黴菌)事件,5名病人感染毛霉菌,其中兩人死亡。

袁國勇(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發現病人的腸道滿布毛霉菌,初時想來源是否木筷子、餐具。後來袁國勇的助手有日來藥劑部,將這批病人食過的一種藥物,未開封及已開封都拿去化驗,發現未開封的藥物毛霉菌的數量驚人,免疫系統受抑制的病人服後,毛霉菌在身體內不斷繁殖。

他說這事令整個社會關注藥物安全,若製藥這步驟無人監管好易會出事。

【延伸閱讀】消毒殺菌5大謬誤 藥劑師:酒精搓手液不能殺死手足口病毒

藥房售貨員配藥風險大     

任何有「Rx」標記的藥房,即有三分二營業時間有藥劑師駐店,崔俊明說:

通常在藥劑師放工時,會將需處方的藥物鎖好,藥房售貨員若出售這些藥物予顧客便屬違法。」哪手持需處方的藥單由藥房售貨員配藥可以嗎?「這也是不對的,因為需由藥劑師監管下方能配藥。

在香港只要走進任何有「Rx」標記的基層藥房,就可以得到藥劑師免費的專業醫藥意見。

有人問:配藥而已,店員對清楚藥名、核實數量不就可以嗎?

市民覺得拎住個藥盒包裝去配藥便十分方便,其實一來助長違法,二來配處方藥需核實包括種類、劑量,如果病人本身有服食的藥,藥劑師都要小心核實,以防藥物相沖;還要詢問病人有否同時服用中藥、教病人正確服用方法、處理出現的副作用等。

如此專業,又豈是站在櫃台前的藥房售貨員可勝任?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