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在哪兒?有心人創尋親網為孤兒尋親生父母【有片】

親子 17:33 2018/06/07

分享:

藝術工作者蕭愛冰(Winnie)心痛骨肉分離,2014年開設尋親網義務替人尋找親生父母。

剛出生即被父母遺棄,終生不知親生父母是誰到底有多痛苦?十多年前,藝術工作者蕭愛冰(Winnie)接觸一位於60年代送到海外收養的孤兒,才知道香港昔日棄嬰情況普遍。當看到鍥而不捨的尋親者,她深受感動,自此義務助人尋親;當首次尋親成功,更激發她創立尋親網look4mama.com,4年來接獲數以百計的求助個案,希望幫助他們找到「我是誰」的答案。

問及求助者的背景,Winnie幾乎倒背如流。每天吃飯、備課後,她就花上數小時替人尋親。教人繪畫及做雕塑品是正職,尋親是只是義務,但她經常記掛求助者。

他們尋親,其實是尋根,因為生命中缺少了最重要的部分,空白一片;又好像有個黑洞,永遠無法填補。他們的人生缺少了一塊拼圖:「我是怎樣來的?爸爸、媽媽姓甚名誰?我到底姓甚麼?」我希望為他們填補人生的空洞。

Winnie開設的尋親網站「look4mama.com」。(look4mama.com截圖)

從同情到了解孤兒的辛酸

Winnie第一位接觸的尋親者是祈美恩, 1999年經朋友介紹而認識,那次相遇令Winnie開始關注棄嬰。美恩出生不久就被棄於大埔診所門口;後來被送往粉嶺孤兒院(Fanling Babies Home),姓名也是由院長改的;7歲再被送到美國收養。她曾於1996年回港尋親,卻空歡喜一場。雖然至今未找到生母,但美恩從未放棄。起初Winnie只是同情美恩,直到明白被遺棄的辛酸,在異國成長被排斥,她開始陪伴一眾海外孤兒尋親。

2004年,Winnie為香港大學進行口述歷史工作時,剛好訪問粉嶺孤兒院院長,得知50、60年代有大批難民從大陸湧至香港,因為貧困或無生育計劃,把親生骨肉供手相讓,估計60年代有數以千計棄嬰送往外國收養。

在院長介紹下,Winnie認識另一位在粉嶺孤兒院被領養的「清華」,美恩也因而得知自己並非孤例。透過建立網站www.fanlingbabies.com,清華成功聯繫一群在粉嶺孤兒院被收養送往海外的孤兒,於2010年連同50多位互不相識,身世相近的同路人回港相聚。同年Winnie開始尋找傳媒,借助媒體的力量發放尋親的消息。

Winnie(左)與美恩(右)於1999年認識,至今仍不間斷地聯絡。(由受訪者提供)

開設尋親網站義務助人

就在2014年,一宗個案令Winnie萌生建立網站的念頭,與一眾尋親者結下不解緣。求助者是位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印混血兒,憑著舊居地址及其特別姓氏,Winnie成功在社交媒體為她尋獲至親。

社交媒體的力量之大,令Winnie決定開設網站look4mama.com,收集尋親者的嬰兒相片及出生、收養等個人資料後上載網站,並分享至facebook的尋人專區,正式助人尋親。

找到至親的機會大嗎?Winnie感慨地說:「難!」在五、六十年代,拋棄親生骨肉多數因為貧窮,在七、八十年代主要因為未婚懷孕。五、六十年代的母親,如在生已八、九十歲,加上較難觸及,只能靠身邊的人轉告尋親消息。

再者,拋棄子女是醜事、傷心事,生母或不敢面對,同時擔心不獲原諒。若是未婚媽媽,現在可能已組織新家庭,就更難站出來承認遺棄親生骨肉。此外,即使合法棄養,社會福利署也不會讓生母知道子女被收養到誰家,因為社署誤解私隱條例,令被收養者無法得知親生父母的資料。

Winnie每天也孜孜不倦地為尋親者找線索。(陳偉能攝)

不甘只差一步 比家屬更堅持

替人尋親,有令人歡呼,也有令人心酸的消息。2010年有位女士主動求助,稱妹妹於六十年代被遺留在紗廠梯間。幾個月前,有位求助者為1961年於香港紗廠門口被發現的棄嬰,後來被送往美國收養,兩宗個案相當吻合。事隔8年,當Winnie通知那位要找妹妹的女士,對方卻回覆:「我已一把年紀,不找了,而且其他兄弟姊妹、丈夫也反對找下去。」

Winnie認為只要驗DNA就知答案,現在只差一步。她不甘心,偶爾也致電對方,希望對方回心轉意。可惜,近期收到的回覆是:「她不會是我妹妹,我們的DNA不會吻合的。」無論怎樣求,怎樣打電話,也被拒絕,不肯查證。對此,Winnie一臉緊張:

尋親者只想「有個知字」,想知道根從何來,只想填補生命的空洞。現在生命就像欠缺開首,成了永遠的缺陷。她表示,即使知道了也不會騷擾對方,畢竟大家各有自己的生活。若能知道親母長相,看看舊照片也好。

替人尋親已成為Winnie生活的一部分。(陳偉能攝 )

最棘手是非法收養個案

然而,找到也未必是大團圓結局。最近有位女士尋獲親生母親,卻換來一句:「算了吧,你當我已經死了吧!」儘管如此,那位女士釋懷了,因為她已找到答案。也有人在收養家庭的待遇很差,活得不快樂,更患有情緒病,當她知道養父母並非親父母後釋懷了,放下心頭大石。Winnie解釋:

因為想找的終於找到,就像達成遺願,生命可以繼續前進。雖然未必大團圓結局,但至少能解開心結,整個人也安樂了。

現時,Winnie已接獲百多宗個案,成功找到至親的約有10宗,多是經保良局收養的個案。最棘手是「留產所」的非法收養個案,有養不起而把親手骨肉拱手相讓;也有人為了求子,事先安排「買肚」(編按:生下來是男是女也要付錢),如果生下來是女的,多數會變成棄嬰。

因為出世紙上「親生父母」一欄直接填了養父母姓名,而「執媽」(接生婆)並不會詳細資料記錄在案,可謂無從稽考,只能靠生母主動相認。若知道大概出生年份,就驗證DNA。一般來說,尋獲機會渺茫,因為家醜不外傳,想生母出來相認很難。也有的向收養人發毒誓永不相認親生子女,所以不敢去找,不敢說出真相。

替人尋親直到做不到為止

除了助人尋親,Winnie更牽針引線,為他們設立支援群組。她表示,經中介人送到收養家庭,直至近期才知道自己身世的,是最難接受的,有的甚至患上抑鬱症。現時支援群組有10位成員,Winnie說:

他們可以精神、心靈上可以互相支持、開解,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即使是義務工作,但Winnie說沒想過完結,因為仍有很多人未找到至親,會繼續尋找下去。儘管被拒絕,有氣餒的時候,她表示一切隨緣,做到就做。訪問當天,她又樂此不疲地趕著為人寄出DNA測試樣本了。

尋親熱線:9332 0424
電郵:info@look4mama.com
網站:look4mama.com

想知道Winnie替人尋親的個案,請看【沒顏臉與女兒相認的父親 尋親記中的無奈與心碎】。

【更多義務助人者的報道】

聽不到「謝謝」的善終服務 夕陽送行者:我們不求回報

拯救瀕死露宿者 80後仁醫走進橋底義診:有人需要我就去回應【有片】

曾住過劏房的90後中醫橋底義診:不想露宿者孤獨等死 

牙醫夫婦免費為邊緣人士義診:我們做的很微小【有片】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