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顏臉與女兒相認的父親 尋親記中的無奈與心碎【有片】

親子 18:17 2018/06/11

分享:

2014年Winnie開設尋親網正式替人尋親,見盡不少令人心痛心酸的時刻。

自小被遺棄、被送海外收養,要尋找失散幾十年的親人,就彷如大海撈針。然而,香港有位藝術工作者蕭愛冰(Winnie)卻主動開設尋親網站look4mama.com,4年來就像福爾摩斯般東奔西跑,尋找線索,憑一己之力為數以百計的陌生人尋找親生父母,求助者多是海外孤兒。縱然經常被誤以為「白撞」,但她仍希望為尋親也尋根。

結下不解之緣

2014年一宗成功尋親個案令Winnie建立尋親網站look4mama.com,開始義務替人尋親。育有一名女兒的她認為,無論是親生父母或養父母,懂得用心維繫一個家庭很重要。

2014年,Winnie開設尋親網站,正式替人尋親。(look4mama.com網站截圖)

沒顏臉與女兒相認的父親

縱然尋找困難,仍無減Winnie的熱情。有位求助者因父母離異,自小隨親母生活,但常遭虐待,並患上抑鬱症,多次自殺不遂,很想找回親父。於是,Winnie先從姓名入手,一步步取得更多資料。

首先,她上網搜尋其親父姓名,但只在社交平台找到相近的名字,是位女士。透過該位女士上載的相片,發現她積極參加機構的義工活動,聯絡該機構後,查證後發現是求助者的姑姐。於是,Winnie登報,借助傳媒力量發布消息。不久,求助者的堂姐主動聯絡,表示可以找到姑姐。聯繫後,得知姑姐與親生父親早已移民澳洲。

最終經過堂姐和姑姐,找到求助者生父。但他的回覆是,現在七十多歲,生活潦倒,不欲再提往事;又認為是自己連累女兒,沒顏臉相見。因此,求助者一直無法聯絡爸爸,為此哭崩了。Winnie慨嘆:

其實女兒也沒甚麼要求,只想與親父通個電話。沒有埋怨,只想「有個知字」。惟有把父親的舊照片交給她,沒辦法,做到最盡就只能這樣。

經常被人誤以為「白撞」

每次提起求助個案,Winnie總是滔滔不絕,不難感受到她對求助者的記掛。每宗個案,她總是義不容辭、鍥而不捨地搜索蛛絲馬跡。

60年代,有位母親獨自帶長女來港,因為工作加上患病,令她無法兼顧女兒,情急之下交給經營報紙檔的夫婦照顧。當身體好轉,想帶長女回家卻被拒絕。此事令她遺憾一生,天天記掛女兒,至離世前也未能相認。當年偷渡來港的丈夫及兒子,最近託Winnie尋親以圓願。於是,Winnie就憑著報紙檔地址「油麻地金山樓」尋親去。

到達後,報紙檔不見了,在附近問了四、五個報紙檔,也沒有人認識那對夫婦。後來有位好心人告知,那對夫婦的兒子做報紙經銷。找到那兒子後,我就對他說有個舊朋友想找你姐姐,他就給我聯絡電話。當我想向尋親者的姐姐解釋來龍去脈,即被掛線。

這也很正常,因為養父母不會告訴她真相。別人常以為我「白撞」,說話也沒人相信。不過第一步已失敗,就無法做DNA測試了。

Winnie一面說,一面笑,像是沒一回事,早已習慣被誤解。

對於求助者的背景,Winnie幾乎倒背如流,替人尋親彷彿成了她的正職。(陳偉能攝)

屢敗屢戰地替人尋親

有失敗也有成功的時候。最迂迴曲折的一次經過了3重關卡,借助了社交網絡的力量,以及Winnie說的「緣份」。

有位報料人是生母以前的鄰居,不僅知道棄嬰地址,更知「生母」還有幾名女兒。把地址、棄嬰及其姊妹名字放上網站及尋人facebook專頁後,有人主動聯絡,表示與其中一個妹妹是小學同學,其後把資料放上小學同學會群組。

正打算找傳媒報道之際,有位女士打長途電話來,說自己是其中一位妹妹,但對家人失散一事毫不知情。比對相片後,發現樣貌極為相似;收集唾液做DNA測試驗證,結果是99%吻合。從尋找到證實,過程不用3個月。其中,也有2天就相認的個案,因為母子雙方也想找到對方,經常留意尋人專區。

替人尋親雖然是義務工作,但已成為Winnie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除了靠自己的毅力,她還有丈夫及女兒在背後默默支持。前兩天,她又拿著出生資料與尋親者去謝斐道509號上門找線索,說:「40多年了,不要等了」。

尋親熱線:9332 0424
電郵:info@look4mama.com
網站:look4mama.com

想知道Winnie為何走上替人尋親之路,請看【爸媽在哪兒?有心人創尋親網為孤兒尋親生父母】。

【更多義務助人者的報道】

聽不到「謝謝」的善終服務 夕陽送行者:我們不求回報

曾住過劏房的90後中醫橋底義診:不想露宿者孤獨等死

拯救瀕死露宿者 80後仁醫走進橋底義診:有人需要我就去回應【有片】

牙醫夫婦免費為邊緣人士義診:我們做的很微小【有片】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