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蘭父親過世大受打擊 表面開心內心焦慮成「雙面人」【有片】

健康 10:29 2018/06/28

分享:

陳淑蘭蘭子受父親離世打擊,不自覺地患上焦慮症。

觀眾都覺得鏡頭前的陳淑蘭(蘭子)是個開心果,蘭子自言一向搞笑、樂天,從小到大深受父母痛錫,但在陳淑蘭爸爸於1991年過世,情況有了改變。陳淑蘭說:「感覺很不真實,打擊來得太猛烈,他過世時我身處外地,情緒來不及反應,心裏很痛不懂得哭反而是笑。」

當時她正在拍喜劇節目《點解香港咁過癮》,節目尾請來臨床心理學家顧修全講心理學。他聽到蘭子和胡楓談及爸爸出殯的事,一臉輕鬆若無其事,顧修全提醒她要注意情緒。

爸爸過世後,我只哭過一次,整個人很迷離,痛壓着心底,之後才慢慢浮現出來。

蘭子與父母合照。(陳淑蘭提供)

不久後,蘭子本要參與電視電影拍攝,星期一返到電視台,拍不了一會便暈倒要家人接回家休息。她整個人迷迷糊糊,待有意識時已是幾天後。在頻頻甩廠甩景下,最終要易角。另外,和朋友到餐廳吃飯,她二話不說先伏在枱上,點餐後吃一、兩口又繼續趴在枱睡。

很多人以為我撞鬼,曾向茅山師傅求助飲符水,但病沒根治。

聽聽她講述事情的始末,去片:

確診焦慮症

蘭子後來求醫確診廣泛性焦慮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GAD):

不是抑鬱般常常會喊,但很多事情會比別人焦慮,見到水喉滴水會好驚,覺得世界好快便乾旱,乾旱了我們便會死,會有如此深層的焦慮。

別人看不出她有情緒病,畢竟是藝人,不會將不開心一面呈現,出外前要在家「叉滿電」才見人。她說有些朋友婚宴不能推,到達婚禮場地逐一向認識的朋友打招呼後,便躲在洗手間,蓋上馬桶蓋坐下來才感到放鬆,約莫坐半小時才再出去見人,在人多地方便感渾身不自然。

人們預了陳淑蘭好搞笑、不會冷場,就要做這個樣子出來,不想別人見我不開心一面,然後問:是否不舒服、你家沒事吧等等連串問題。但當我無mood不想強裝時,便索性不出來。

蘭子第一天拍電影《家有囍事》已感心驚驚,她說當時已有焦慮徵狀。(電影截圖)

目前蘭子可如常工作、出來飯聚,但面對有些工作仍是會驚、緊張、有壓力。

如果說完全痊癒,你唔鍾意做的事都會去做,但我仍逃避。我做電台主持(香港電台第一台《開心日報》),是合作的人很舒服,已儼如家人,新的場合新的人物我會抗拒,你問好返未?我不知是人老了,抑或有些事情未完全整理,我自己也說不出來。

最近蘭子報讀了一個課程,每個月在香港以外的不同省份學習,學生來自五湖四海,內容有分享、有野外求生課程,當中包括在北京野外求生:

野外求生課程第1天已令我有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感,超級辛苦,5年無做運動,但因學費很貴,去到哪裏甚麼也會逼出來。

車程遠,天氣又懊熱難耐,一行39人分為4組,一人有甚麼差池會耽誤整組人。而且她有玫瑰痤瘡,不能曬太陽,否則會頭痛、皮膚會赤痛,人像被抽乾水份。上課前老師說如有心臟病等可免疫這部分,蘭子便搬出有玫瑰痤瘡。

對老師說:「你別看這病名字美麗,其實是皮膚癌一種。」作到好大希望不用上這課,但老師沒理會,明顯知我亂講。

潛能發揮至盡

參加者有些是00後,不幸地蘭子被人知道是全班年紀最大,更激發她的意志。

不能衰俾人睇,於是把我的潛能推至極致。一些00後在攀繩部分拗柴,我都沒事,更是第一個衝刺終點,事後覺得好玩又有滿足感。

課程翌日有部分是分享和自由發表,患有社交恐懼的她,極怕面對人說話,但也大膽拿起咪高峰,心緊張得卜卜跳。

大家都靜心聽我說話,感覺是挺好。待說完,眾人目光依然望着我,一片寂靜,我甚感奇怪,老師說她聽不懂,原來我起初是說普通話,不知何故後來我愈說愈緊張,變了說廣東話,我自己完全不發覺,超烏龍但又好開心,告訴自己要逼自己行出第一步。

蘭子與父親合照。(陳淑蘭提供)

想知陳淑蘭為何公開自己患焦慮症原因請睇https://bit.ly/2tPRqJ5 

【更多焦慮症資訊】

【延伸閱讀】2歲幼兒患焦慮症 醫生:父母競爭心態激發孩子追求完美

【延伸閱讀】Deadpool曾受焦慮症折磨 死侍:有點神經崩潰出現手震

【延伸閱讀】2歲幼兒患焦慮症 醫生:父母競爭心態激發孩子追求完美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