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金融開殯儀社企捱過零收入 女殯儀師用利潤助困難家庭辦喪事【有片】

健康 14:20 2018/08/08

分享:

Thereza放棄金融業的工作,轉開殯儀社企--晴善社,幫助有需要家庭。

傳統上大多數人會對殯儀避之則吉,但偏偏有人喜愛從事這行業,甚至是以女兒身的身份入行。Thereza從12歲起就對殯儀業產生興趣,先後做過殯葬統籌師及殯儀化妝師,最後甚至捨棄自己金融業的工作,創立殯儀社企晴善舍,用純利潤的3成當基金資助基層市民辦理喪事。

Thereza從12歲起就對殯儀業產生興趣。(劉卓姿攝)

對殯儀業充滿好奇的小孩

12歲那年,Thereza因為爺爺過世而首次踏進殯儀館。雖年僅12歲,她對殯儀卻充滿好奇,覺得靈堂上發生的事非常「得意」,甚至笑言有種熟悉的感覺:

在殯儀館還可聽到很多小時候從未聽過的用語,所以我覺得非常有趣。

入行始因緣份

Thereza從此對殯儀行業產生興趣,即使後來到加拿大讀書,更投身至金融業,她也沒有尋找殯儀工作的機會。機遇巧合下,她申請殯儀公司In house職位入行,

其實市場上約只有4、5間殯儀公司會請In house策劃師,即有基本薪金,不用為生活而擔心。剛好有這個機會,他們想訓練員工做遺體化妝,而剛好我又想做,便決定嘗試!

當初的決定卻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因為父母覺得殯儀業辛苦、化妝師的薪水亦不高,加上她曾經留學加拿大,用不著做這麼辛苦的行業:

其實他們沒有說過什麼令我傷心的話,但當感受到他們不支持自己,感覺也不好受。

入行初期

入行後亦非一帆風順,Thereza本以為會學習遺體化妝,最後卻突然被公司安排做殯儀策劃師,要學習統籌喪禮。Thereza初入行時可謂處處碰釘,身處靈堂中會感到茫然和不知所措,因為不同宗教都會有不同的儀式,細節太多太難記。

有很多事都要親自接一單個案、碰過釘,才會學懂,只從旁觀察很快就會忘記的。

由於個案主要由同事接洽,所以Thereza初期多數在靈堂從旁觀察和學習,除了叫來賓簽名,能做的事不多,令她在靈堂上非常尷尬。

不為賺錢而辦的喪禮

種種困難都無阻她繼續在殯儀業發展,其後也曾任職過殯儀化妝師,最後她決心自立門戶,與他人合作創立一間殯儀社企──晴善舍。

Thereza希望運用自己的能力、知識幫助突然陷入困難的人辦理喪事。(陳偉能攝)

開殯儀公司很正常,但為何偏偏是社企?Thereza表示不時從新聞上見到有家庭經濟支柱意外離世的個案。當家庭經濟支柱突然離世,家庭就會瞬間失去收入來源,生活往往會產生巨大變化。

所以,她希望可運用自己的能力、知識幫助這班突然陷入困難的人,並相信如可節省辦理喪事的金錢,把金錢用在改善生活上,會對這些家庭更好。

某些家庭的月入也許只能僅僅糊口,縱使有殮葬津貼、意外後可能有恩恤金,但如果能節省喪事的支出,把金錢用於交租或投放至孩子身上,即使只節省了一萬多元,對他們而言已經很有用。

晴善舍主要幫助三類人士:無親無故的長者、自力更新而沒有領取綜緩的低收入家庭、突然失去經濟支柱的低收入家庭。

Thereza一直堅守信念,至今已處理不少資助甚至免費幫辦喪事的個案。晴善舍的運作模式很簡單,由於是社企,需自負盈虧,所以平日都會接一般家庭的殮葬個案,同時將個案所賺到的三成純利,撥入基金池中。若遇到需要資助個案時,便從基金池取出資金,萬一資金不足,她亦會選擇眾籌。

除了殯葬服務,Thereza間中亦會到不同地方進行殯儀講座。(受訪者提供)

為助人打兩份工

維持一間社企並不容易,晴善舍經歷人員變動後,現由Thereza一人營運。一人營運的初期,公司一直虧損,Thereza一直沒有收入,唯有用自己積蓄「捱」下去,其後更為了交租金及賺取生活費,而到父母的公司工作,身兼兩職。

媽媽問過我,打算「嘔錢」嘔到何時?我說「嘔到租約完」,無論如何都讓我先完成餘下的1年租約。

雖然要打兩份工,但Thereza從沒後悔和想放棄,因為她知道自己在做正確的事,她最想幫人、幫社會,亦非常珍惜能創立社企這個機會。

其實我都預了沒有多少生意,不過我有另一份工、有收入,然後自己省吃儉用,就可以把金錢投放這裏繼續營運。

她又坦言:「以前做金融的時候,賺的錢一定比現在更多。」

皇天不付有心人,Thereza的堅持終得到回報,她指出,雖然生意沒有多大增長,但每個月都有數宗個案可處理,即使不多,但每個月都有盈餘可投放至下月身上,這對她來說已是最大的鼓舞。現時她更已簽下公司辦公室新的2年租約,繼續營運下去。

一心一意經營社企,換來的除了有喪親者的無盡感激,更有父母的支持。Thereza指,可能因為父母看見她一直以來的努力終於有點成果,所以相對地希望她繼續做這件事,有時更會轉介一些個案給她。

「善心循環」

晴善舍強調「善心循環」,將盈利收益用於幫助社會上有需要殯儀殮葬服務的人,讓大眾使用殯儀服務同時,為社會做善心公益。同時,這亦是逝者最後一次的善心轉移,幫助有需要人士離逝時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程。

未來Thereza將會繼續營運晴善舍,並開始聘請兼職幫忙處理個案。如社企發展愈來愈好,她會放棄另一份工作,全情投入晴善舍的工作中。

Thereza除了做殯葬統籌師外,亦曾做過一段時間的殯儀化妝師,想知道她做殯儀化妝師時的經歷:讓逝者如沉睡般上路 遺體化妝師為先人化妝前說聲:開始啦

【更多殯儀業故事】

帛金有沒有公價? 資深堂倌拆解靈堂禮儀禁忌

沙士殮房的日子 資深堂倌:完全封棺未必可瞻仰遺容

曾參與馬尼拉人質事件的法醫 走遍馬尼拉尋找乾冰防遺體變壞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