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清理命案現場血跡與屍水 命案現場清潔師:每個死亡都是獨特的

健康 17:14 2018/09/27

分享:

盧先生2年前由禮儀師轉做清潔師,專門清理命案現場血跡、屍水、氣味等。

命案現場難堪,但總要有人清理。台灣命案現場清潔師──盧先生,2年前由禮儀師轉做清潔師,專門清理命案現場血跡、屍水、氣味等。極罕見的工種,令他見盡人生百態,更懂得珍惜活著的日子。

命案現場清潔並非用漂白水潑一潑、抹走血跡就可以,有時由於死者已往生多日,屍水、血液已浸透木地板、味道充斥整個房間,命案現場清潔師便需要花更多時間、清潔方法於現場還原、洗淨。

TOPick訪問了盧先生,他表示,有時在清理過程中會見到不勝唏噓的畫面,例如聽到人們討論遺產能拿多少、互相跟工作人員說找到值錢物品時不要交給其他人,只能交給他之類、在旁邊蠻不在乎地喝酒、閒聊,彷彿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

盧先生在命案現場仲會見到些唏噓的場面。(受訪者授權使用)

每次遇見時,他只好理性地做事,因為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有多少家庭因著各種因素分離、多少年未見,眼前的是陌生人還是家人?

所以盧生只秉承著「理性做事,感性對人」的態度工作。

罕見個案

工種注定盧先生要面對很多血腥場面,他曾處理一單較罕見、要垂降撿拾屍塊的個案。

他憶述事件是建築工地墮樓的個案,亡者墮樓時因為撞撃而導致部份屍塊掉進大廈管道中。為此,他需從1樓垂降至負6樓,進入管道中清潔及拾取屍塊。由於管道狹窄,所以他必須撥開線路、避開鐵條和障礙物,持續往下清理,最後花了一整天時間清理乾淨。

拾取屍塊絕對是厭惡又令人難受的工作,但盧先生從不退縮。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表現害怕、恐懼,那為什麼客戶要委託他?所以他選擇接受,鎮定做好工作。

盧先生認為最重要是珍惜每天活著的日子,把握當下。(受訪者授權使用)

從事12年殯葬業,盧先生認為雖然每個人都會死亡,但每個死亡都是獨特的。活著本來就是邁向死亡終點的開始,所以不論怎麼活、如何活,都比不上珍惜每天活著的日子,把握當下。

【延伸閱讀】父親孤獨死在家中 女兒不見父親十載跪地痛哭:他沒忘了我

【延伸閱讀】經歷父親孤獨死於家中 90後女生投身殯儀清潔工清理「孤獨死者」遺物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