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躍生命線》拒上學也Call白車 救護員分享真實個案:有人召白車去私家診所

健康 14:49 2018/10/19

分享:

資深救護員表示寧願被「濫用」,也不想市民有危險。

無綫劇集《跳躍生命線》以救護員為題材,當中不少情節都令救護員大感共鳴。《跳躍生命線》最近播出兩集講述何廣沛、張彥博等人正式投入救護生涯,卻接連遇到有市民濫用救護服務,包括被A4紙割損手指、沖涼後皮膚痕癢,甚至小朋友拒絕上學都召喚白車,令飾演救護員的何廣沛目瞪口呆。

現實中的救護員是否曾經遇到相關個案?資深救護員就表示,每個傷者感受不同,難以在法律上界定「濫用救護車」的定義,作為救護員,寧願救護服務被指「濫用」,也不願市民有生命危險。

跳躍生命線劇情貼地

在劇中飾演救護總隊目的馬德鐘則見怪不怪,並教導他們不論遇上什麼案件都要用心對待,而且不能單靠肉眼去判斷,更強調「如果市民有需要,我們就要到場」。

曾擔任消防處救護員會主席的資深救護員屈奇安表示,他也曾看過劇集,

救護員寧願去服務這些被認為是「濫用」的個案,也不願市民有生命危險。

劇中的對白與資深消防員的想法相似。(《跳躍生命線》截圖)

難以界定「濫用」定義

翻查香港消防處2018年9月的「消防事務香港便覽」,消防處去年救護總區處理的救護服務召喚達786,310宗,平均每日2,154宗,不少救護員忙到飯也沒時間食。

屈奇安表示,由於香港並沒有法例界定「濫用救護服務」的定義,救護員只能從電話聽到報案人的狀況,他們必須去到現場,經觀察、檢查及診斷,才能將傷者分為「穩定」或「不穩定」。

他續稱,有些人報案時情況不算嚴重,但在等待救護員期間情況可能轉差,而且每個人對「痛」的定義不一,以割損手指為例,有些人可能見血會休克,因此每個個案都要用心處理。

有人不開心叫救護車,這類報案人其實更需要細心處理。在表面我們看不到他的「傷」,如果我們處理得不好,可能引起更嚴重的傷患,例如自殺。

馬德鐘在劇也提到情緒有問題人士更需要細心處理。(《跳躍生命線》截圖)

資深救護員:投訴文化增叫白車次數

不過,任職救護員37年,屈奇安也有遇過一些「奇人奇事」,

以前叫救護車可以選擇去哪一家醫院,有位傷者就叫我們載他去街口看私家醫生,他口講去看私家醫生,但實情我們也不知道。

隨著香港的投訴文化愈來愈盛行,不少學校或商場有人受傷時都會先叫救護車來保障自己。屈奇安舉例,有位在商場受傷的傷者,抵達急症室時說不用檢查,原來是商場負責人要求他一定要上救護車,怕他秋後算帳。

除了憑法律難以界定何為「濫用」,屈奇安認為要從教育及宣傳上令市民明白。他也表示任職救護員多年,這次是首次有主要媒體以救護員作題材。雖然《跳躍生命線》或多或少有戲劇成分,但也帶出不少正面訊息,他也希望市民從中了解救護服務。

更多《跳躍生命線》報道:

《跳躍生命線》每集旁白感人肺腑 網民激讚成下一齣神劇

《跳躍生命線》地獄式操fit演救護員 何廣沛:我對自己有要求【有片】

撰文 : 徐穎彤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