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南非南美擔任救援野生動物義工 80後OL難忘救海龜:多一隻多一個希望【有片】

休閒 12:50 2019/01/18

分享:

80後OL花了3個月,在南非及南美參與救援野生動物。

旅遊有上千百萬種方式,近年生態旅遊愈來愈受歡迎。80後少女張映彤(Prema)花了3個月遊走哥斯達黎加、秘魯、南非及津巴布韋擔任動物保育義工,走了一趟動物及生態保育旅遊,在旅遊玩樂之餘,亦為生態環境及動物保育而出一份力。

Prema最初聽到動物保育都會質疑,沒有豐富經驗與知識的自己到底能做甚麼?

去完才發現保育與研究都需要大量人力日積月累蒐集數據工作,之後才可用科學方式去計算環境的轉變。

帶獵豹散步的旅遊體驗,機會難得!(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Prema選擇了到哥斯達黎加保育海龜,到秘魯保育亞馬遜熱帶雨林,到南非參與獵豹繁殖及保育項目,以及到津巴布韋參與野生動物救援。

她就曾經試過照顧獵犳帶牠散步,替非洲大耳藪貓梳毛,餵飼野生獅子等,是寶貴的真實體驗。

她替非洲大耳藪貓梳毛,藪貓非常親近人。(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每天與盜獵者擦肩而過

Prema第一站是到哥斯達黎加參與當地海龜保育項目。綠海龜已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JUCN)列為瀕危物種,其存活率低得只有千分之一。

更令人難過的是,在哥斯達黎加,綠海龜及海龜蛋被當地人視為強身健體的補品,縱然獵殺已被立法禁止,但高利潤的回報令非法獵殺與日俱增。

看看她怎樣說:

 Prema每天晚上8時後需巡邏沙灘至少4小時,看守海龜及收集海龜蛋,轉移至安全的地方。巡邏的工作總是驚心動魄,因為在四周漆黑一片的環境下,她幾乎每天都與身上藏有武器的盜獵者擦肩而過。

她憶述,

通常海龜爬上沙灘會留有特別的車胎腳印,有一晚我們發現牠上岸之後無回到海,而且車胎紋變成坑紋,我們就知道海龜被殺了。

因為盜獵者晚上看不到路,就會將海龜反轉,殻朝地面,將牠們拖至灌木叢令保育人士看不到,天光時殺了海龜拿去賣。

Prema每晚巡邏沙灘,與盜獵者擦身而過。(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地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保育者與盜獵者不會互相干涉,誰先看到海龜誰就能決定海龜的命運。

如能有更多人手巡邏沙灘,就能大大增加海龜的存活率。

最大的成就感,是將自己親手保護的BB龜放回海中,可能1000隻中只有1隻可長大,但有機會回來的話,多一隻就多一個希望。

慨嘆香港保育意識不足

回港以後,她直言對環境保育的警覺性高了。

說起氣候變化,大家只會覺得是多了幾個颱風,或者冬天不再冷,但你去到當地沙灘,打一次風幾千隻海龜蛋就掉海死了,你便會覺得氣候變化對那麼多物種都有巨大的影響。 

綠海龜的存活率低得只有千分之一。(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Prema慨嘆,香港的保育工作仍然不足。

大嶼山深灣是唯一一經常有綠海龜產卵的沙灘,產卵季節不讓人進入,但海灘對出的海灣,夏天仍有很多船河派對。海龜都要游過海才上到沙灘,但你早已嚇怕牠們,牠們又怎回去?

Prema出版《野遊去保育》一書,希望大家嘗試動保義工遊,作出改變。(相片:湯炳強攝)

保育的意義,不只在於拯救臨絕種動物,Prema認為,保育是作為人類,考慮人類以外的物種的生存狀況。

不再只是關心人類生活怎樣最舒服,而是在日常生活中,人類在不影響人以外的物種的情況下,在地球上與自然共處。

撰文 : 陸明敏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