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與活雞搏鬥14小時 80後雞販:用勞動力養活家人是榮幸

休閒消費 19:10 2019/02/22

分享:

自從97年香港爆發禽流感,香港的活雞檔大幅減少,目前香港只有130間活雞檔。雞販張偉全今年32歲,已在街市工作10年,靠賣活雞為生。他每天都要與雞進行生死搏鬥,因此全身遍佈傷痕。為了養活家人,他依然努力工作,能靠自己的勞力養活家人,對他而言是十分榮幸的事。

偉全斬雞時手起刀落,十分果斷。他中四便沒有繼續讀書,做了2年運輸業後扭傷了腰。當時家裡雞檔剛好缺人,所以機緣巧合下便成為了雞販。很多人認為殺雞十分殘忍,偉全笑言:「有錢就不殘忍。」他指,雞販每天要斬數十隻雞,他已經習以為常,殺雞時並沒有感覺。

相比起來,體力勞動更為令他感到難受,做街市每天基本上要工作12小時,很多時候甚至要做14、15個小時,十分艱辛。他每天早上4時就要起床,5時左右到舖頭開舖,至少要過了晚上7時才能離開。

最辛苦的是工時長,就算沒生意,你也得站著,一天要站十幾個小時。

除了工作時間長以外,賣活雞亦會經常受傷。偉全指,捉雞時雞會爭扎、會逃跑,雞很能跑,一旦把牠們放到地上,他們會跑得很快。有一次,偉全不小心把雞掉到地上,他和一位同事前後夾攻,嘗試擋住牠的去路,追了兩、三分鐘才追到牠。偉全經常在捉雞時受傷,他撫摸著手上的傷痕說:

被雞抓到會十分痛,而且會留一輩子的傷痕。有一次,我被雞抓到額頭,到現在傷痕還在。

繁重的街市工作,也令偉全犧牲了許多和親人相處的寳貴時間。雖然他們同住一屋,每天見面的時間最多只有3小時。他自嘲說,沒有學識,就算不做街市也只能做運輸,付出勞力去維持生活,但為了妻子和孩子們的生活,就算有多辛苦也得捱下去。

子女們經常跟我說:『爸爸我要跟你玩!』但有時吃完飯,洗完澡,已經9時,我已經很累。

雖然偉全和家人住在一起,但每天見面的時間最多只有3小時。

偉全的舖頭主要賣活雞,只有在流感的時候才會賣冰鮮雞幫補生計。偉全指,鮮雞檔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差,原因是活雞的成本比冰鮮雞貴,所以售格亦是冰鮮雞的一倍。近年冰鮮雞的質素越來越好,很多年輕人甚至分不清新鮮雞和冰鮮雞,因此現時新鮮雞市場只有少量人支持。

生意一年比一年差,香港有700萬人口,但每日只有1萬隻新鮮雞。以前舖頭裡10個籠都放滿雞,現在只能放滿3、4格。

偉全苦笑道,近年雖然有不少年輕人入行做街市,但沒有人願意做活雞檔。他說,活雞雞販先要有殺雞的膽量,亦要不怕辛苦,因為賣新鮮雞的步驟很繁複,放血、過熱水、打毛、開肚。即使街市多了年輕人入行,通常都會選擇做豬肉檔,人工高,又不辛苦。

賣新鮮雞的步驟很繁複,所以就算入行,一般人都不會選擇做活雞檔。

雖然偉全十分討厭自己的工作,但他認為,家裡的生意自己有責任承擔,他不會覺得在街市工作是羞恥,反而覺得很榮幸,可以靠自己的勞力養活家人。

偉全說,家裡暫時只有自己有意在雞檔幫手,面對家業繼承和活雞檔逐漸被淘汰的問題,他只希望舖頭「做得一日得一日」。

撰文 : 劉卓姿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