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過抑鬱症的叛逆少女重新振作 蛻變遺體修復師:我這雙手至少還有用

健康 18:36 2019/03/29

分享:

予恩成為遺體修復師後,有了人生目標,致力維護大體尊嚴。

對於大部份人來說,遺體修復師是門神秘的冷門行業,可是吳予恩視這份工作為重生的機會。瘦削的予恩以前被大眾視為「壞壞的」叛逆少女,人生沒有方向,甚至患過抑鬱症,但自從成為遺體修復師後,她不但有了人生目標,更致力維護大體尊嚴。

36歲的予恩從小到大已經被家人、鄰居定性為「壞孩子」,中學叛逆時期因翹課、抽煙、與同學打架、老師爭執等,家裏已接過不少訓導老師的電話。踏入社會後,她也做過不少工作,可惜都不長久,甚至因業績壓力患上抑鬱症2年。人生沒有方向,也覺得很渺茫。

予恩以前覺得人生沒有方向,很渺茫。(楊宛茜攝)

罹患抑鬱症2年間,她經常住院,有次更因血壓過低被緊急送院。但該次入院可算是予恩的一個轉捩點,她在急症室隱隱約約睜開眼時,看見媽媽無力地跪在她的床尾,求她起來:

那一幕我永遠記得,所以我告訴自己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

眾人不看好下入行

欲「重過新生」的予恩明確知道自己的興趣,她小時候就特別喜愛血腥電影。反覆思量後,她決定投身殯葬業。一開始她入行做禮儀師,但發現自己只對遺體服務有興趣,而且希望做一份不需要與人打交道的工作,故跟隨遺體修復師陳修將學習。

不過入行前,她遭到家人的強烈反對。

你如果踏入這一行的話,你就戶口遷出去、搬出去。

予恩指家人很忌諱碰到喪事,覺得世上工種這麼多,實在沒有必要加入殯葬業。所以每當提起自己的想法,家人都會反臉。最後她選擇以先斬後奏的方式入行,不過家人並不相信她能做如此艱辛的工作。

以前的予恩很有個性,曾經說過:「沒有冷氣的地方我不工作、太遠的我也不做、太累、薪水太低的我也不做。」她也從來不用做家務,所以一開始家人並不相信她。甚至有朋友打賭她何時會捱不住離開:

有朋友打賭,不出3個月、1個月、半年,看我能撐多久。

但予恩沒有受影響,一直默默跟陳修將學習,甚至加入「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做義工,免費為罹難者修復身體。耕耘2年,她接受傳媒訪問後,家人才相信她、認同她。

予恩一直在「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義務修復大體。(楊宛茜攝)

入行是重生

與預想的不同,予恩家人得悉後只感到欣慰和感動,亦支持她繼續做下去,因為她們看到予恩的轉變。

以前我不懂事,比較自私、霸道,就算自己做錯事,連「對不起」這三個字都不會講。

但現在,予恩懂得安慰家屬、與家屬對話,「站在別人的立場去想」。她直言這個行業讓她轉變很大,不論是脾氣還是對人生的看法。

入這行是重生的感覺吧。

因過去更懂得尊嚴的可貴

由陷入低谷的叛逆少女,搖身一變成為人人尊敬的遺體修復師,予恩更明白遺體,特別是女性在最後階段更要獲得尊重。

以前我也曾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後來接觸這一行,才知道如果我做錯事,會被法醫解剖驗屍。

女生被解剖驗屍即等於全身被看光,先被現場勘查組員拍照紀錄,再被法醫解剖。由於女法醫較少,加上不能指定法醫的性別,故予恩認為驗屍是件沒有尊嚴的事。

或許他們已經習慣了,但如果她還有知覺、或者仍在旁邊看著的話,是不是會覺得很沒有尊嚴。

故此,她決心修復遺體時要維護亡者尊嚴,在還未到該步驟時,遮擋著重要部位。

換成是我,我也會覺得不舒服。男、女也好,我能替他/她所做的,就是這樣。至少家屬不會覺得奇怪。

義務工作的獨特感覺

予恩加入「76行者」後,經常不眠不休地免費修復災難的罹難者遺體,為何予恩願意無償付出?

以前我根本對這個社會沒有意義,這雙手是沒有用處的。後來你發現這雙手至少能做一些事情時,你會覺得自己能做多少算多少,至少是值得的。義務和有賺錢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

撰文 : 楊宛茜、徐穎彤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