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巿強心針】居港法國人從巷仔小店進駐置地廣場 Kapok創辦人Arnault:香港成就今日的我

休閒消費 16:48 2021/03/16

分享:

市道不景氣,但居港25年的法國人Arnault卻逆巿擴張,在銅鑼灣開設旗艦店。15年前,他在天后巷仔開設第一間小店,現已發展成6間分店,更進駐置地,究竟他的生意經是怎樣的?

市道不景氣,小市民勒緊褲頭的日子一早就出現,尖沙咀和銅鑼灣更歷史性出現不少空置的街舖,在這個叫人皺眉的環境下,仍然無懼逆市開設大型旗艦店,竟然不是大集團旗下的品牌,相反而是獨立在港經營廿載的Kapok,就正如俗語所說:「究竟主持人Arnault Castel盤數點計?」

Kapok的創辦人Arnault Castel說:「要像一條鯊魚,要一直向前游才可以存活下去。」(攝影:湯炳強)

記:經濟日報        A:Arnault Castel(Kapok創辦人)

記:在這個市道低迷的日子,我們可以看到Kapok積極進取的一面,半年前在中環置地廣場開設兩間店舖,最近又在銅鑼開設旗艦店,不少人都感到意外,究竟你是如何做到?

A:我自己都覺得驚訝。在這兩年間,當傳媒訪問我時,大可以將Kapok撰寫成「香港最聰明的企業家」、又或是「這城市裏最愚蠢的人」,視乎大家用甚麼角度來看。

事實上,Kapok是我生命中其中一項最愛,我很享受經營一間店舖、發掘新的品牌,令來到Kapok的顧客得到刺激感,但是要將這件事做對,背後還須要有很團結的團隊,包括店舖裏前線的工作人員、marketing和operations等同事。

零售業本身就是一行很難營運的行業,須要花很多時間、資源和人力物力去做。如果我今天仍保持著小規模的multi-brand去營運就一定沒有未來,所以Kapok要生存,就要像一條鯊魚,要一直向前游才可以存活下去。

而在近年不利的環境下,我們更加須要去染指一些以前從未接觸過的範疇,例如選址方面在中環或銅鑼灣,可說是完全在適當的時機做著適當的決定。

我永遠都覺得擁有良好品味和享受高品質的產品,並不是富裕人士的專利,所以對Kapok的擴張並沒有感到反感,而能夠做到這一點,還有賴投資者的支持,他們相信Kapok是一個可以長線發展的項目,同時大家在營運時都經常有得著,感覺就像上了一堂獲益良多的課堂。

樓高兩層,面積最大的Kapok Victoria Park早前剛剛開幕。(圖片由品牌提供)

記:在銅鑼灣開店前,我聽說不少地產商都向你招手,但最終你都選擇了一個街舖,而不是寄居於商場內,為甚麼有這個決定?

A:事實上,過去這一年有不少有業主都向我招手,但我一直鍾情於街舖,因為這是我由小到大喜歡的購物模式。在香港生活了25年,不得不承認行商場是一件可以很悶的事,可是香港又熱又濕,令行商場變得理所當然。

過去的日子,我有兩個計劃都在商場裏進行,包括2019年在K11 Musea裏的店,原因是尖沙咀沒有一個合適的地舖。另一個是中環置地廣場,置地廣場對於我來說有著特別意義,它代表著Kapok的成長,感覺「大個仔了」,終於可以進駐中環。

現在銅鑼灣店由門面到室內設計都有著灣仔日街店舖影子,感覺如像雙生兒般,銅鑼灣店就好像兄長般聳立於該地段。

記:你有擔心過過度膨脹發展嗎?

A:我終日都擔心呢﹗但有時我又會想是否應該可以再進取一點。終日的膽心當然令到自己疲累,所以倒不如將精力留在去如何營運Kapok,雖然這一種壓力有時叫和我合作的人感到困難,但最終的結果都是希望令Kapok變得更好。

    點擊圖片放大
    +3
    +2

記:大家都知道剛過去的2020年是一個令大家都感到難捱的一年,今年亦未見得有多大好轉,去年Kapok有甚麼得失?

A:我不會假裝地說2020年自己過得很好,去年面對很大壓力,但這不是惟獨只有我們要面對這些難題的人,所以對於顧客、合作夥伴、業主和同事,我都感到很驕傲,這不單只令我們繼續生存,同時亦得以成長下去。

就好像銅鑼灣店,地產商希望為該區帶來新概念,於是相繼引入OKURA和DELstore等店舖,而它們的出現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好事,我們更可以push自己更多一點,將一些新意念帶給顧客。

我覺得現時香港人都彷彿失去「明天會更好」這一種樂天的精神,在這情況下我反而有更清晰的方向,例如有機會在銅鑼灣開店。而事實上,過去我都有將一些店舖關上,例如K11 Art Mall,甚至將整個新加坡業務結束,我自問是一位很有豐富情感的人,對於店舖結束,都不是一件容易面對的事情。

記:現時Kapok約有6間店舖(不包括o.n.s)分布於港九,有些人會說部分產品在不同店舖有著重覆,因此,你在籌備銅鑼灣店時,有沒有刻意將一些產品只放在新店裏發售?

A:我不是一位億萬富翁,從來都不抱著嬉戲心情來營運Kapok,很多品牌在Kapok裏有著不俗的銷量,所以在不同店舖內都可以找刑它們的影蹤,對於部分顧客來說可能有重覆的感覺,但你都不想我們破產吧﹗哈哈....

當然你說得對,有些店舖相距不是太遠,但最重要的是為不同店舖營造出一種獨特感覺。還記得最初開設Kapok時,心裏想的就是不要做一間模式一樣的連鎖店,直到今日這份心情仍沒有改變,例如灣仔店就好像一間實驗室,給顧客嘗試一些新的品牌,PMQ則是香港品牌為主。

至於新店圍繞「養生」、「可持續性」和「戶外」主題而來,有這個構思,完全是因為這兩年間經驗累積而來,在兩年前我們帶來了clean beauty概念的Kapok elixirs,搜羅了不少有關這方面的品牌,在這裏就可以一次過介紹給大家。

記:可以舉例店舖中最能代表以上3種主題的品牌嗎?

A:養生方面,有一個來自法國的品牌名為On The Wild Side,配方來自非農場種植的野生植物,植物全由人手在大自然採集,品牌以樺樹汁和山毛櫸芽提煉,這些都是來自法國森林裏的野生植物。

持續性方面有Veja球鞋,品牌和我們合作超過10年,現在它們在世界各地得到成功,品牌內的每一位員工都致力向可持續發展目標進發,加上他們堅持做著良心業務,我對他們現在有這成績感到很高興。

戶外則有來自瑞典的品牌Klattermusen,我覺得它是目前芸芸戶外品牌中最好的一個,因為瑞典的天氣異常極端,所以品牌的產品有著很強的保護性。

    點擊圖片放大
    +5
    +4

記:那麼在新店裏,要你選擇3個最值得留意的品牌,你的選擇是?

A:留意一個叫Lumio的品牌,當中有一款喇叭名叫Teno,設計非常有詩意。另一個是來自香港品牌Bookniture團隊所開發名為「Hong Kong Hong Kong」的香薰diffuser,diffuser的形狀取自獅子山,味道方面用了沉香木和一些稀有的木種開發,藉此回應「香」港這地方。

而最後一個值得留意的是由Kestin Hare設計的男裝品牌,名字叫KESTIN,服裝著重功能性用上優質面料,我一直喜歡穿著這類型的服裝,自己都買下不少。

記:你曾經在訪問中說過:「沒有香港,就沒有Kapok」。一直以來,Kapok主要客群是年青人,現在香港的年青人要面對不少問題,例如移民等,這情況就如你當初由法國來到香港發展一樣,今天你有甚麼說話對這些年青人說?

A:我自從22歲來到香港後就成就了今日的我,我好肯定如果換了另一國度,Kapok一定不會出現。今日的年青人面對不同挑戰和困難,同一時間,世界各地亦感到安全不再,但是如果年青人有機會出外旅遊時,過程中可以幫助發掘自己不同一面和繼續享受到自由。

或許我簡單地說,機會來時把握向外闖,否則留在香港繼續發展都不失為一個機會。我相信無論在香港還是外國,都可以遇上一些善良和願意幫助他人的朋友出現,從而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社區。

記:2021年是Kapok踏入15個年頭,今年有甚麼大計可以透露?

A:今年夏天Kapok已經來到15歲,現在已經著手籌備一些大型活動準備在7月進行。我可以透露一點給大家知道,現在我們找來15個最喜歡的品牌來一次聯乘,而每一個都是由我們Kapok的團隊創作,希望在15個星期內逐一發放,當然7月可以來一個盛大的派對更是好呢﹗

地址:銅鑼灣京士頓街2-4號地面(2180 2821)

記者:何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