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專訪】貼身侍候患腎病母親10年 韋淑貞校長:能照顧身邊人是福氣

教育 18:27 2021/04/26

分享:

韋淑貞校長說,在整個照顧媽媽的過程中,啟發了她在學校推行了一個服務學習課程,以專題研習的方式,讓全校的學生一同參與。

歲月匆匆,將軍澳博愛醫院陳國威小學校長韋淑貞細訴人生最辛苦的一段日子,是侍候患腎病媽媽的那10年。當韋媽媽病情日趨嚴重,已婚的韋校長索性接媽媽到自己家貼身照顧,那一年,正是她出任校長的第一年……回望過去,無怨、無悔、無憾。韋校長言傳身教,希望讓孩子明白:「我們有能力去照顧身邊的人,是一種福氣。」

韋淑貞校長出身基層,爸爸年輕時從內地偷渡來港,媽媽是家庭主婦,在家照顧4名子女,直至孩子升上高中,韋媽媽才到工廠打工,返夜班的她十分辛勤,當兒女長大成人,正是享兒女福之際,卻不幸患上腎病。

「那時媽媽剛退休,這是一個遺傳病,接着便要長期洗腎,一洗就10年。媽媽患病,最初不能接受、不時怨天尤人。那時我已結婚,其後更索性接她來跟我們一起居住,希望媽媽跟孫兒相處的過程中有所寄託。」

患病初期,韋媽媽可自行在家進行腹膜透析(俗稱洗肚),一日要換3至4次水。精神狀態好的時候,可以湊孫去玩、吃下午茶。「但最後一兩年她的情況轉差,開始看不清楚東西,耳朵也聽不清楚,最後因中風以至行動不便。媽媽情況最壞的時候,是我出任校長的第一年。」

家中雖有傭人,但韋媽媽始終不太習慣,尤其一些貼身的需要,還是十分依賴女兒。「有些事情媽媽還是接受不了,例如要傭人替自己洗澡、上洗手間等。媽媽也明白日間我要上班,但到了晚上,就由我來接手。那時候工作是忙碌的,加上第一年做校長,很多事情都不懂,但無論多忙,我都會趕回家照顧媽媽。」

歲月漫長,在照顧媽媽的過程中,韋校長坦言日子過得不易。圖為韋校長到護養院照顧母親用膳時攝。(受訪者提供圖片)

教人心酸的一句話

韋媽媽每天期盼女兒早點回家照顧自己,加上病情影響心情,曾說過一句話,教韋校長心痛落淚。

媽媽說為何妳要做校長,做老師不就好嗎?其實我真的沒想過要做校長,但機緣之下答應了校監,我就要盡力去做。

對於韋媽媽的心情,作為女兒是絕對明白和理解。「其實我感受到媽媽要我幫忙,心裏也很不舒服和不願意,但出於對女兒的信任,媽媽還是想我幫助她。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那份親情,有些事情沒其他人可以代替。」

後來韋媽媽先後兩次中風,身體狀況比前更壞,韋校長迫不得已忍痛作了決定。「媽媽第二次中風,醫生解釋就算有傭人,在家照顧也會很困難,因她下不了床,單靠一個人攙扶上洗手間,是做不到的,加上家中沒那麼多器材去照顧患病長者。我掙扎多時,最後決定安排媽媽入住護養院。」

疫情對學校影響大,韋校長坦言無論家長、老師及學生也面對很多挑戰,從中加強了彼此的同理心和應變能力。(受訪者提供圖片)

護養院啟發教育工作

媽媽住進護養院,韋校長仍不離不棄,經常前往探望。在探望的過程中,更啟發她在教學工作中的一些想法,從而讓學生明白施比受更為有福的道理。「每次探望媽媽,我也很大感觸,看到一些不常有家人探望的長者,感覺他們很孤單,於是我會主動跟他們聊天,聽他們分享和傾訴。在整個照顧媽媽的過程中,啟發我在學校推行了一個服務學習課程,以專題研習的方式,讓全校的學生一同參與。」

韋校長續說;「低年級同學以服務自己家庭及學校為主,四至六年級的孩子則有特定專題研習。其中一個單元必須由學生自己設計活動,我們安排學生進行探訪活動,到不同的社福機構如老人中心、老人院及智障人士中心等,希望在服務體驗中培養孩子的同理心,讓他們感受到施比受更為有福的道理,透過活動他們會更加學懂珍惜。」

韋校長說,自己教導兩個兒子也抱同一信念,就是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

媽媽有能力去照顧身邊的人,是一種福氣。

    點擊圖片放大
    +6
    +5

教育理念 每個孩子都可發亮發光

2018-2019年度,正是韋校長出任校長的第二年,那年學校安排了一個「童學童賞」的晚會,韋校長希望將自己的教育理念帶到學校,並向同事說出要求,希望每一個學生都可以上台。但說易行難,表現出色的學生當然問題不大,但要一些平日頑皮搗蛋甚或SEN的同學也一同演出,卻相當有難度。

幸好老師們都有同一理念,過程中雖辛苦,也有「蝦碌」場面,但最後晚會相當成功。「我的教育理念是每個孩子也一定有他的潛質,問題是到底有否機會給他們發揮潛能,以及如何找到他們的潛能。我覺得每個學生都需要一個機會,那次表演晚會我們看到一個學習過程,學習活動是應該每個同學也可以參與,也不一定要完美,我只要求同學上台及事前認真對待,我們要相信同學,要讓學生看到他們是受重視的。」

韋校長在學校推行服務學習課程,以專題研習方式,讓全校的學生一同參與。(受訪者提供圖片)

韋爸爸堅韌生命力影響至深

談到生命中影響自己最深的人,韋校長說必定是生命力強韌的韋爸爸。「爸爸小時候從鄉下游水來港,他那堅韌的生命力對我影響很大。爸爸從事勞動性工作,每日早上5時起床上班,放工回家總是全身貼滿藥膏,也經常捽跌打酒,見到他這情況我心很酸,會不時替爸爸揼骨。」

憶起兒時往事,孝順懂事的韋校長難忘一次偷聽父母的一番對話,更覺心酸。「那天早上爸爸腰骨痛得起不到床,因他患有坐骨神經痛,媽媽着他請假休息去看醫生,但爸爸堅持要上班,那時候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事後我問爸爸為何不休息?他說:『有甚麼辛苦得過偷渡來香港?甚麼艱難我也遇過,現在的算不得甚麼,所有事情都可解決的。』爸爸這信念對我影響很深,我也是個『硬淨』的人,相信每件事一定有解決方法。可惜爸爸退休後真正可享福的日子不多,之後更患上肺癌,大半年後便離開了。但患病期間他也十分積極地去面對,經常到公園運動,希望加強鍛練心肺功能。只要醫生提出的方法,他也會去試。」

記者:陳淑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