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港媽棄銀行要職全心照顧自閉兒 發掘鋼琴潛能與劉詩昆郎朗同台獻藝

育兒經 17:36 2021/12/24

分享:

分享:

港媽Monica就是憑著想自閉兒子Malcolm過正常生活的心態,勇於冒險,結果不懂看譜但可以與劉詩昆及朗朗同台表演。

家中有自閉兒,是幸還是不幸?剪同學頭髮、打訓導主任、企圖跳樓,這些嚇死家長的行徑,都因為莫梓源(Malcolm)入了一間滿有愛心的學校而一一化解。莫張慧(Monica)就是憑著想兒子過正常生活的心態,勇於冒險,結果不懂看譜但可以與劉詩昆及朗朗同台表演的Malcolm,令莫太自言作為媽媽已功德圓滿可「畢業」了,也感激20年來在育兒路上遇到的一眾恩人,希望自己也可以成為別人的天使。

Malcolm於伊利沙伯體育館,與許廷鏗、陳慧嫻等流行歌手同台演出。(圖片:被訪者提供)

莫梓源是1歲時發現患有自閉症,當時Monica在美資銀行身居要職,朋友提醒她兒子不望人、不說話、自轉,可能是患有自閉症,於是便去求醫。「感恩朋友的朋友也有自閉兒,竟然是我鄰居,結果她做了我的盲公竹。」抹乾眼淚,迎難而上,Monica選擇放棄高薪厚職,全職照顧兒子。「最初是part-time,後來是home office都唔work,於是請1年no pay leave,最後都是要辭職。」

最新影片:

Monica形容當時30歲就升到銀行的Head of Credit這個位置,但霎時間從雲端跌下來,變成nobody,大家只會記得她是Malcolm的母親,不會記得她的名字。但這場育兒戰,真的不容易打,Monica還執意讓梓源讀一般的主流學校,對家庭來說,增添很大的壓力。

梓源長大了,Monica開始學習放手,重拾畫筆,最近便在燕譽堂舉行「愛無懼」聯展。圖為作品《蛋與牆》。(攝影:陳國峰)

自閉症小朋友也有希望

莫太是在玫瑰崗學校畢業,想兒子入讀這間男女校,於是便去求當時的黃慧貞校長,但後來想『縮沙』。「我個仔讀國際幼稚園,唔識中文。」「無問題,可以學。」「我個仔有過度活躍症。」「很多小朋友都有啦!」「其實我個仔有自閉症。」「當然睇得出,不緊要,我們教到他,你放心。」黃校長還一早計劃好,幫Malcolm請個伴讀老師,就這樣梓源這個有中度自閉症的孩子,便入讀了Monica形容很loving的學校。

Monica覺得有怎樣的校長,就會有怎樣的老師、怎樣的學校。像Malcolm終於幼稚園畢業了,以為表演,阿仔多數會被安排站在一邊,誰知是站前面,老師的理由是不站前面,孩子不會專心,甚至安排Malcolm代表學生上台致謝。

我說他不識講嘢,老師就話Thankyou Father、Thankyou Principal、Thankyou Teacher都唔識講?很容易的!後來我將這視頻給特殊教育中心的家長看,有幾個家長都喊,因為我們其實都很自卑,但看到這情景,有家長覺得我們的小朋友是有希望的,原來他們可以企係前面,可以致謝。

Monica說如果校長用心教好小朋友,老師就會跟隨;因此老師不是為自己製造光環,而是希望給機會弱勢的小朋友。

父母讓Monica從小學琴,因此可以成為梓源的練琴老師,陪伴他走音樂路,而他們亦很幸運遇到非常好的鋼琴老師,如鋼琴家金美雪。(圖片:被訪者提供)

兒子在學校出事不被投訴

當然,Malcolm也不是「等閒之輩」,在學校連環出事,Monica竟然也沒有收到投訴。像他打訓導主任的後腦,Monica都是過了幾天才從班主任口中得知。被打後,訓導主任若無奇事叫梓源叫他早晨,然後就讓他回去排隊,事件就完了。

剪女同學的頭髮,同樣沒有收到投訴。但Monica知悉後,硬著頭皮致電家長道歉,得到的答覆竟然是:「唔緊要,我同阿女講,剪咗的頭髮可以生返出來,但你要叫你個仔俾心機聽書,不然就升唔到班,無得同我個女同班啦!」這樣的回應令Monica十分感動,不單不責備,還為梓源操心。

但最令Monica擔心是兒子曾經企圖跳樓,於是找來教育心理學家嘗試找出原因。原來梓源仿效TVB劇集《神鎗狙擊》劇中人物跳窗,但那人死了,他不打算死,所以冷靜下來。教育心理學家遂勸Monica不要讓兒子看電視。「我家裏無電視,但後來發現因為我不懂用一部相機,給了他玩,他竟然用那相機的wifi上tvb.com看電視劇。」

    點擊圖片放大
    +6
    +5

遭業主歧視迫遷刁難

Monica一直希望兒子能過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會讓Malcolm學鋼琴、溜冰、滑雪及游泳,甚至考會考、考樂理(考了10次以上),但就遇上業主迫遷。「他以我們在停車場車位放了紙箱為理由,要我們搬。其實我已寫了道歉信,還找個做律師的朋友做說客,其實都是嫌我個仔自閉,但因為Malcolm第二年要會考,如果轉換新環境,很難適應會有很多壓力,因此我們苦苦哀求可否續租。」

Monica有找黃慧貞校長寫封信,解釋這家人的情況,業主都不為所動,甚至刁難要Monica找黃校長寫封擔保信,確保停車場不再放紙箱。黃校長雖然也半信半疑,但還是替Monica作了擔保,但業主仍然不肯讓步,要加不放鐵架字眼,最後Monica一家才可以住多一年,直至Malcolm考完會考。

為何蝦我們呢?我們經常給人歧視,因此慢慢養成不太好的習慣,好容易起鋼。為了個仔,你唔好蝦我啊!

學琴由無希望到了不起

可以預期,Malcolm會考的成績不是太理想,差不多「全軍覆沒」,只有音樂合格。但梓源的音樂之路,Monica在背後的推動及付出,是功不可沒的。因為Malcolm缺乏專注力和語言溝通能力,令每一節的鋼琴課都是一次艱苦的旅程。

我請了趙式恒老師教他,他會起身會郁,老師要禁住他;又要捉住他的手,逐隻逐隻手指按琴鍵,好像摔角咁。那時候趙老師曾經對朋友說,我個仔hopeless,我想有無搞錯啊!

其實,Monica可以說是鋼琴世家,爸爸和她也有學鋼琴,而梓源小時候就很愛聽古典音樂,因此她會督促兒子練琴,透過觸感、聆聽和記憶,慢慢學會彈奏優美但艱深的樂章,結果幾年後,趙老師對梓源的評語變成:marvellous!

Monica後來也找了在紐約朱莉亞音樂學院畢業的美籍韓裔鋼琴家金美雪教Malcolm,由於梓源不懂看琴譜,因此金老師找到教授的竅門,就是如果Monica懂,梓源就會懂。「Malcolm對音樂的闡釋、領會是零,彈革命練習曲,何謂革命精神,他根本不懂,只是記性好。」

梓源在玫瑰崗中學贏取年度校園藝術家獎時,蘇佩婷校長特別做了一張卡送給Monica。Monica在玫瑰崗學校從小到大都是考全級第一名,但梓源則是倒數第一或第二,心裏當然會不好 受。但他在畢業前贏了這個獎,Monica覺得自己也無憾地第二次中學畢業了。(圖片:被訪者提供)

屢獲獎項技驚四座

自閉症患者本身無慾無求,所以Malcolm沒有爭勝的心,也沒有舞台恐懼症,唯一的壓力是來自母親。

我肯冒險,因為我覺得做母親最錯的事,是不給機會小朋友,不肯take risk。

為了增加社會各界對自閉症患者的認知,Monica一直為梓源爭取機會於各慈善活動中演出,如兩度與香港管弦樂團在文化中心進行鋼琴協奏演出,先後彈奏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夾子》及《第一鋼琴協奏曲》,明年1月更會表演《黃河協奏曲》。

Malcolm有試過在台上不斷玩凳,結果要指揮說:「開始啦!」才收手。又試過表演完不落台,又要指揮叫落台才肯落台。

但這些「洋相」,沒有令Monica放棄讓兒子多接觸外界的機會。

上月在禮賓府舉行的和平發展基金會晚宴上,梓源就在各界名人面前獻藝。

但Malcolm竟然著住靚衫,成為第一個在禮賓府好像煎香腸般在地上典地的人,之後還彈起滿場飛,問達官貴人:「你住哪裏啊?」「你用甚麼電視牌子?」「你搭甚麼車來啊?」我最初也拉住他,後來都放棄,就讓他與大家交流一下。

不過,當Malcolm上台彈奏俄羅斯鋼琴家Rachmaninoff的《G小調前奏曲》,可謂技驚四座,瞬間令達官貴人眼前一亮,充分讓大家明白到:只要給自閉症小孩機會,他們是可以發光發亮。

Monica十多歲時父親便去世了,母親(右一)努力工作,賺錢供書教學,讓她學畫習琴,而站在中間的後父及左一的老公,在她心目中,都是100分的好爸爸。(圖片:被訪者提供)

直升機父母學習放手

有一個患有自閉症的兒子,母親又怎會願意隨便放手呢?Monica每天接送反學放學、中午送飯、到學校當義工,她形容自己在兒子身邊就好像烏蠅一樣。連校長也看不過眼,勸Monica不要做直升機家長,飛走放過梓源一馬:「夠了,你走啦!」「飯堂的飯食唔死架!」

於是,她重拾她的畫筆,追逐她的繪畫夢。

我母親覺得女人一定要有文化上的「學嫁粧」,不是儲錢等你出嫁買多條金鍊給你,而是給你學識、文化修養來做嫁粧。因此縱使我小時候(40年前)家裏不是太有錢,母親也願意付$200一堂的學費,讓我學鋼琴畫畫。

但母親就講明不能當正職,所以Monica最後也去了銀行工作。

她除了年青時學畫外,也在大一藝術設計學院讀過設計,2016及2019年開過個展,最近在燕譽堂與其他5位畫家合作,開了「愛無懼」聯展。她畫作的主題都是以嘻笑怒罵的手法講社會現象,就好像《蛋與牆》這幅畫,包含了許多對近年香港現象的看法及希望,如右下角的7個人仔有3個顏色,代表700萬人不分顏色、政見,一齊挺香港。而她亦會寫詩,這幅畫亦有印在可食用的餐碟上,底部就有她借村上春樹的說話而寫的一首《蛋與牆》的詩。

記者:何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