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手機 不為賺錢為良心

City 18:24 2014/11/07

分享:

iPhone 6在內地開售兩周,仍然貨源緊張,愈炒愈熱。iPhone在中國,早已不只是智能電話,更變成經精明計算的投資工具。同時間世上原來有另一部手機,不為賺錢而生產,且產地就在中國。

這部手機其貌不揚,沒升值潛能,卻要求消費者先付費,再守候半年等出貨,並且親身到歐洲領取。手機功能不算頂尖,每部售325歐元(約3,205港元),仍有一班來自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的「傻人」支持,越洋親自取機,至今售出逾5萬部。它是「Fair Phone公平手機」,全球第一部表明為良心而生產的手機。

公平手機誕生於荷蘭,團隊率先拒絕採用於戰爭的礦物來生產手機,不做剛果內戰的幫兇;並主張善待生產手機的廠房員工,避免富士康連環跳的慘劇。憑一股傻勁,打動國企長虹電子合作生產,並在廠內成立首個員工福利基金,舉辦無篩選的工人代表選舉。

美國就衝突礦物立法後,許多大品牌都棄用剛果礦物,然而剛果是手機礦物最大出口國,經濟也依賴礦產業。公平手機創辦人Bas van Abel認為,只有在剛果建立不被武裝分子控制的非衝突礦場,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圖為他到剛果礦場考察。(相片來源:iMoney)

根據綠色和平統計,2012年全球製造4,800萬噸電子廢物,平均每人每年丟棄7公斤電子產品。公平手機採用可更換電池、特固玻璃,背面內部設螺絲口方便維修,延長手機壽命。手機可送回荷蘭總部維修,希望減少電子廢物。(相片來源:iMoney)

公平手機創辦人Bas van Abel。(相片來源:iMoney)

公平手機總部位於阿姆斯特丹東碼頭矚目的設計新區Piet Heinkade。公平手機創辦人Bas van Abel和團隊遷入這辦公室才一年多,辦公室地上還有未拆封的紙箱、傢俬隨意擱。工作間內所有員工不分高低年資,沒有圍板,就坐在一張張寬闊的長桌上,面對面工作,不分彼此,反正在做公平手機這事上,人人也是新手上路。

陽光從大窗灑落滿室內,牆上貼員工畫的漫畫,旁邊還有一句標語:「Buy a phone, start a movement」,這裏正是新手機運動基地。

這個運動始自2010年,荷蘭著名設計機構Waag Society舉行關於剛果衝突礦物和電子產品的公眾教育計劃,當時主理計劃的創意總監Bas van Abel在展覽後反覆問自己,設計能為這困局帶來甚麼改變?就在念頭閃過的一刻,播下了公平手機誕生的種子:「我們發現如果真的要改變電子行業,就必須親身走入這個行業,摸清問題,給予消費者另一個選擇。」

Bas和本受聘於大品牌的Tessa Wernink開始籌劃公平手機,為讓概念成真,他們都放下工作當手機計劃開荒牛,首個任務就是找老闆,料不到公平手機的意念一呼百應,還沒完成設計,已有6,000人網上集體獻策。去年5月他們推出公眾集資計劃,網上預售手機,原只期望一個月內收到5,000個定單就投產,沒想到超額一倍,至7月共賣出2.5萬部手機,每部325歐元(約3,205港元),集資812.5萬歐元(約8,011萬港元)。

「我們暫時只能應付歐洲市場,原來大家等待這個選擇已經很久了。」現任公平手機傳訊總監的Tessa抹一把汗笑說。香港的社企多是先推展,再籌款,到社企工作的人要講心唔講金。惟公平手機計劃一開始已經把員工市場水平的薪金計算入手機成本,消費者預購手機,讓計劃能毋須借貸,獨立運作,同時用有競爭力的薪金,留住人才。

團隊經過反覆討論,決定放棄歐洲而選擇中國,除了因為現時整個手機產業的生產都在亞洲,更因他們認為,手機工廠剝削員工問題就發生在內地,只有走進內地才能參與改變。

要改變一家國企的員工福利政策不易,但由一家旗下小工廠開始,就有改變的可能。經此一課,他們明白在中國營商,找對了人,有機會坐下來談,凡事皆可發生。擅長搭建橋樑的荷蘭人,決定直接派員駐重慶,和廠方溝通,不是請紅鬚綠眼的歐洲人,而是台灣姑娘慕筱蘭,她關注勞工事務多年,年輕又說得一口流普通話,很快和民工打成一片。

慕筱蘭說,民工能在家鄉附近工作,較易得到家人支援,和同事同聲同氣,員工心理也較為健康。(相片來源:iMoney)

她到工廠不久就發現一個現象:怎麼員工做做都慢下來,非得拖到晚上8時、9時?原來人人為了多賺每小時12元至16元人民幣的加班費,寧願拖慢手腳,賴在工作上不回家。然而這樣不但拖慢進度,也容易心散,影響產品質素。

他們和廠方討論過後,決定改變計算工資模式,工時加上效能,如員工能在正常上班時段完成生產目標,照樣得到加班費作獎金。廠方起初只抱試驗態度,豈料員工效率卻因此大升,並節省工廠因超時工作而多花的電費和人力,體驗到人性化管理的好處。

員工代表「真普選」

改變薪酬計算的方法只是首步小改革,後來在工廠舉行員工代表選舉,更加大陣仗。工廠民工每天做重複又艱辛的工作,往往打工兩、三年,儲到錢便走,內地工廠面對人才流失的問題,不得不改善待遇,故亦願意跟公平手機合作。

他們沿用公平貿易理念,在生產地設員工福利基金,每生產一部手機,公平手機和國虹雙方各會捐出2.5美元(約19港元)到基金。生產首批2.5萬部手機後,基金已籌得12.5萬美元(約97萬港元),然後選出員工代表管理資金,決定基金用途。

完全公平的第一步

去年公平手機生產2.5萬部,已全部售出;今年再生產3.5萬部,至今賣出逾5萬部。公平手機只在歐洲地區出售,在關注良心消費的國家如德國、荷蘭及英國等地最為暢銷。當然,相較起開賣3天,iPhone 6銷量已達1,000萬部,公平手機兩年也不及其200分之一,路還有很長。然而他們不急於賣出手機,只想公平手機更公平。

原文刊於iMoney (收費閲讀)

iMoney facebook

【相關新聞】:

你要知道的「公平手機」4件事

拆解公平手機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