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分享紅酒經 一切從Lafite開始

休閒 16:44 2016/05/26

分享:

唐英年嗜酒,眾所周知。但哪一枝酒觸起他的好奇心;哪一個酒莊教曉他風土的重要;還有為何他對法國布根地酒情有獨鍾,並透過拍賣會致力推廣,且聽他娓娓道來。

Lafite這法國波爾多一級酒莊,相信對葡萄酒零認識也聽過吧!原來唐英年當年投進葡萄酒懷抱,也是由它而起。

那是70年代在美國讀書,周末想輕鬆吓,飲橙汁怕人笑,飲威士忌就容易醉;但在超市發現,葡萄酒1蚊就一大樽,但偏偏Lafite就100蚊美金一枝,價錢差距咁大,在好奇心驅使下,便開始留意不同葡萄酒價錢味道的分別。

Cheval Blanc成轉捩點

家境不俗的唐英年,身邊當然多Uncle可以在學習葡萄酒的路上,扶他一把啦!他訴說曾有Uncle拿了枝1947年的波爾多右岸Grand Cru--Cheval Blanc給他飲。

價錢接近1萬蚊港幣,好貴,從來無飲過,我當時就問:為甚麼有些酒可以咁突出?

Cheval Blanc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但他沒有將精神只花在波爾多酒上。

Bordeaux酒的質素一向穩定,只是年份有差異而已,反而布根地的酒挑戰性很大。

他形容Burgundy就好像「地雷陣」般,同一葡萄園Richebourg,不同酒莊可以有很大差異,但這樣才好玩。

布根地紅酒 差異大好玩

布根地的紅酒,主力以Pinot Noir葡萄釀製,唐英年就是喜歡它花香濃,酒質優雅。

我最唔鍾意那些澎澎聲的酒,就好像Robert Parker(著名酒評家)的口味就偏重,所以如果他給100分的酒,我一定不會買。

但他仍然很尊重RP,只是RP的口味不是他那杯茶。

他曾說過打理藝術品容易,但葡萄酒就會忍不住開來飲,最後就變為零。當然以他的酒藏,終其一生也喝不完,所以便在拍賣會公諸同好。

我在政府工作10年,實在太忙,沒有時間打理自己的酒窖,而買Burgundy是講allocation(配額)。

意思即是不能唔靚就唔買,第二年靚年份就可能無你份了。結果他就愈買愈多,於是在2013年與佳士得合作,舉行了「尋味之旅:唐英年窖藏珍釀」拍賣會。

買舊酒 出現假酒機會大

名酒容易出現假貨,經常入貨的唐英年,如何避免呢?

一定要找信譽良好的酒商,我通常透過英、法或港商入酒,他們大多由酒莊直接配給,比較有保證。

他說買舊酒,出現假酒的機會很大。

通常新晉的收藏家都願意出錢買舊酒。我記得有次有人請我飲枝估計也值10萬蚊的Henri Jayer(布根地著名酒莊),我一飲就覺得有問題。

因此,他奉勸大家不一定要買貴酒,平也有好嘢,咁貴又是否值得?哪他有甚麼推介?

我不是想敷衍你,但我經常會告訴人,每一個人的味蕾都不同,都是獨一無二的,你要相信自己。

或許大家聽到他這樣說,會有點失落,但認真細看他的對答,他其實已俾了貼士大家。

文章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閲讀),標題經TOPick 編輯修改,原題為「唐英年愛酒 一切從Lafite開始價廉也有佳釀 酒莊直接入貨有保證」

撰文 : 何小雲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