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保羅書院男校女生 校園情緣變兩代三傑

親子 11:45 2016/11/30

分享:

廖大任跟太太胡傑盈是預科同學,兒子也是「羅記人」早前特別穿校服回校拍攝,紀念兩代同校的一刻。(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現時逾百年歷史的傳統學校,如聖保羅書院,不少校友對母校的情意結,也期望子女一代可延續下去。聖保羅書院創校165周年紀念,屬香港最早創辦的男校,聖保羅書院早年預科曾短暫取錄女生,締造多少段校園情緣,再有下一代在母校成長?

聖保羅書院(下稱聖保羅)百年來孕育無數人才,亦特別為165周年校慶而編撰《香港。中國。聖保羅︰165年的人與時代》,敘述香港百年變遷以外,同時紀錄學校歷屆學生在歷史上的重大貢獻。

今年校慶的主題命名為「保羅萬有」,歷年來的舊生名人,像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時事評論員程翔、前立法會議員劉秀成、前廣播處長黃華麒、作家詹德隆等等——可算左中右政治立場的也在其中,也是聖保羅的特色,兼容不同意見、立場的人。

校友廖大任自中學(1984-1991)就讀聖保羅,邂逅當時轉讀預科的太太胡傑盈,二人從事金融界,兒子廖進曦由小學讀至中二便到外國讀書。

較少男校預科取錄女生,當中有幾多段校園情成為夫婦?單是他們那屆,連同他們在內共有3對。

廖大任跟太太胡傑盈,一家三口都是「羅記人」。廖大任說︰「學校的價值會影響你。很多人用成績衡量一間學校,不過,一個人的性格,多少是學校的價值觀影響,累積下來而成為你這個人。」(湯炳強攝)

校園兼容並蓄

男校女生少不免被視為異類,胡傑盈憶述當時總與其他女生聚集在6樓女洗手間,唯一的課外活動也只有舞蹈學會。「讀了太多年女校,若有其他選擇都想試下。」當時母校聖嘉勒女書院已取錄她讀預科,她毅然轉校多少因為母親一直想弟弟讀聖保羅。

讀了多年男校突然與女生同學習,廖大任笑言始終跟男女校男生不同︰「怎樣也收斂些,扮欺文。」

聖保羅的男生跟其他學校有何不同?記者認識身邊不少舊生,較其他男校更重視兄弟情,亦愛野外活動,而廖大任在中學亦是童軍,他肯定的說︰

男校大,大家拍拍膀頭就是兄弟幫。大學畢業出來做事,你遇見的舊生,就算不認識他,都很快會談得來,有親切感。

見識過不少「上進型」的男生,基本上,只消談一會已經可知其來自哪男校。反而聖保羅的學生,有另一種內斂的特質。

感覺上,我們沒有太多alpha male,親切感便是來自這種氣質。

母校對學生的栽培,是給予很大的空間︰課外活動、資源、機會從不匱乏,任何學生的機會也是均等,卻從不強迫學生達標,反倒令他有上進的動力。「當年已有五、六十個學會,在聖保羅大的,一定會玩過。」

胡傑盈補充︰

我的弟弟讀另一間男校……聖保羅的男生會較down to earth,屋企就算很有錢,你完全不會發覺,大家都不愛show-off, 亦不會太 aggressive,卻不代表沒有成就。」 

【延伸閱讀】滬江維多利亞學校總校長專訪:任何學生均適合讀IB

廖大任跟太太胡傑盈仍保留的校呔,胡是領袖生,因此有(左)另一款不同的校呔。(湯炳強攝)

【延伸閱讀】聖保羅男女中學「雙軌制」 校長解答蒸蝦答案

人人為我 我為人人

轉去男女校,幫助我很多。女校會互相競爭,收埋自己。而這裏不是跟隔離位競爭,而是大家合作做一件事,這個世界很大。

胡傑盈說,聖保羅提供不同活動給學生,卻從不要求學生一定要參加比賽。「俾了你一個機會,便自己先學習選擇,兒子去外國讀書,也是他自己決定。可算是學校培養他。」

現時廖大任是舊生合唱團,也是昔日受學校音樂氛圍感染,培養出終身的興趣。說起校歌,他倆笑道,任何活動也會唱校歌,就算結婚也一樣。

all for each and each for all……吳楚帆是我們的舊生,我不知道是否正確,不過,他在《危樓春曉》常說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便是來自校歌。

有幾多人記得自己中學校訓?廖大任說:

我們團體感很強,永遠相信自己先做好本份,令團體好,最後你都有得着,我深信自己的生活有放在其中。而我個仔都有受感染,會投入學校生活,團隊合作。現在這代人真的少了這樣。

廖大任跟太太在中七那年開始拍拖,卻沒有影響學業,雙雙考入香港大學。學校鄰近香港大學,當年不少學生也愛伏在走廊這位置遙望大學,加強自己讀書的決心。(湯炳強攝)

前排左起第二、三位,便是廖大任跟胡傑盈。聖保羅自1970年起預科收女生,直至2012年為止。(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其他熱話】夫婦為女兒教育分居港日 只因香港教育過分催谷

【其他熱話】6 歲港童寫書 為殘疾唐狗籌款

【其他熱話】以生命影響孩子 兒童之家院長:教導正確價值觀

撰文 : 羅惠儀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