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媽唔易做 手作媽媽為孩子向「陰險」功課說不

社會 16:32 2017/03/06

分享:

分享:

「看看以下的小朋友發生了甚麼事,並找出誰的物品變成『沒有』了。」對於育有一子的手作媽媽Billie Ng,每次看見這些令人無法理解的幼稚園題目,總是無名火起。她慨嘆今日孩子功課被「陰險化」,目的就為分辨出誰是高分天才。她不怕被針對、被歧視,勇於向學校說不,不希望孩子們再被迫做這些「天才題」。

Billie育有一子,就讀小一,她開班教鈎織,有時與一班志同道合的媽媽一齊傾下「湊仔經」。她說:

來學鈎織的都不是『怪獸家長』,做手工的人願意花時間理解一些東西的做法、嘗試落手落腳,不會假手於人,這些人是有點與別不同的。

Billie最近收到友人傳來孩子K2的數學功課,題目是「看看以下的小朋友發生了甚麼事,並找出誰的物品變成『沒有』了」,Billie激氣在fb留言:

正常人是不能理解的,因為題目的問法根本不是正常中文。

Billie指K2數學功課題目用字不當,難以正常理解。(Billie Ng 提供相片)

Billie發現,作業由內地人主編,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他們的中文不是書面詞,用中文寫出很歐式的文法,所以有大量『的的了了』。」她說,香港出版社不多,來來去去都是幾間大型出版社,即使學校是粵教中,但教材也有普教中的內容。

Billie又留意到,題目的圖畫顯示一隻豬正在吃豬扒飯,她質疑:「為何豬會食豬呢?」

【延伸閱讀】香港奧數之父:讓孩子「離譜」才會叻

Billie刻意讓6歲兒子入讀一間標榜「愉快學習」的小學,上堂進度跟足課程,但仍遇到問題,例如小一的數學功課題目需要理解大量文字。她參考過外國6歲小朋友的進度,懂基本數字、圖型,加加減減及單數、雙數等便可。

數學題為何要這麼多文字理解?理解不到就做不了題目!成日都話小學生有學習障礙,其實全部都是大人給他們障礙。

Billie指小朋友理解不到就做不了題目。(Billie Ng 提供相片)

她認為作業題目一旦太深,或不明所以,孩子一看不懂做,便會慣性依賴父母在旁教導。為了一條超班問題,Billie到學校與老師談判,建議下次遇到同樣「天才題」,不要讓小朋友再做,得到老師正面回應。

Billie指現時小學功課最大問題,是為分名次而設計題目,「出20條加數,個個都100分。當發現題目不可以再更深,就出陰險題目畀陷阱你踩,不停出理解型題目,這樣才分得出名次。」

小一的數學題目需要理解大量文字才能回答問題。(Billie Ng 提供相片)

【延伸閱讀】K3中文功課要睇200字閱讀理解     家長:實在太艱深  

Billie坦言,最大的責任並不在老師,而是家長身上,「很多人把責任推落制度,不停找藉口不與學校對抗,其實同學校講出訴求,學校未必不理會你。」

她認為,現在香港普遍家長的通病是不肯承受責任,常常有藉口委過於人。

他們說一向學校反映,學校就會針對我小朋友;或是不做齊功課就會會記缺點;又說要考TSA所以要買練習做,不是自己所想。那為何不Fight(爭取)呢?又會說學校會針對自己小孩,然後又一個loop(循環)。

她認為不管制度多差,家長也要站在學生的那一邊,令他們知道爸爸媽媽是站在一邊的,「但現在的情況是,小朋友除了對抗學校,還要對抗家長。」

家長可以做些甚麼?她認為家長可以看看外國這個時間的小朋友正在學甚麼,有常識就會知道香港的教育並不常態,「其他地方一個鐘就可以完成所有功課,香港三個鐘都搞唔掂,你是否還覺得不是香港的問題?」

當家長知道問題在那扮唔知,就是家長的問題。明知制度是扭曲的,你不是去擋住制度,而是去扭曲小朋友的本性去迎合畸形的制度。令家長認清自己的責任才是當務之急,不是去責備政府。

Billie說現在每星期會教兒子一首唐詩,與小朋友一起意境畫出來,又可以學到流傳千年的優雅中文。她記得有一次與兒子到台南餵雀時,有幾隻天鵝出現,兒子就自己在背《詠鵝》,「我那刻好感動,他竟然記得,而且有用出來,我就好像些怪獸家長一樣四圍同人講我仔仔識背《詠鵝》。」

【其他熱話】父母走到生命盡頭 女兒拼死拯救還是忍痛放手?

【其他熱話】導盲犬學出街禮儀 點解唔識排隊?

【其他熱話】港人血紅素不足 紅十字會推介補血之王

撰文 : 袁楚楚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